All Politics is Local 拜登控制參院也煩

評論版 2021/01/11

分享:

All politics is local,即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這是美國已故重量級政客奧尼爾(Tip O'Neill)的名言,意思是政客不論做甚麼,首先都需要鞏固自己的基本盤。

此人是至今唯一5屆連任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他在自傳指自己一生只輸了1935年麻省劍橋市議會選舉,當時他僅二十出頭,得票多數皆非來自他所住一區,而父親告訴他,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

拜登(Joe Biden)下周出任美國第46任總統,只是美國大選爭鬥未有隨2020年結束,反而愈演愈烈,為美國民主制度鬧出大亂子,正正因為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而這同樣也會影響到中美關係。

特朗普(Donald Trump)號召支持者干擾國會確認選舉人票,結果引發暴動奪去多條人命。美國國會山莊更在美英「1812年戰爭」當中,英軍1814年火燒華盛頓以來首次淪陷。事件震撼國際社會,多個西方國家也對美國暴力事件予以譴責,擔心美國民主狀況。

美總統參院選舉 都拉中國落水

另一邊廂,美國國會選舉也拖到了今年。參議院佐治亞州2席去年大選未能決出,上周舉行補選。結果民主黨一舉拿下共得48席,加上政見一致2名獨立議員,與共和黨形成50對50之勢。民主黨今後可按規定,由下任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賀錦麗(Kamala Harris)多投一票掌控參議院,全盤控制白宮與國會。

值得一提的是,佐治亞州補選亦與總統選舉一樣,將中國拉落水。落敗共和黨候選人珀杜(David Perdue),選前指控民主黨對手奧索夫(Jon Ossoff)與中共有生意,「原因」竟然是後者與香港電訊盈科 (00008) 有生意,而電盈由國企中國聯通 (00762) 持股18%。

美國政客睜眼就是講中國,連地方選舉攻擊對手也是如此,因為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這情況在共和黨內尤其普遍,也間接影響了民主黨的取態。

爭右翼選票 須靠攏特朗普立場

特朗普高舉反全球化、民粹主義大旗,將全球化一大得益者中國崛起,論述成美國社會停滯不前的主因,他雖然連任失敗,但仍自覺有朝一日可以翻盤再當總統。國會暴動亦證明了,不管特朗普所說所做的有多不可思議,美國一半民眾仍然覺得很有吸引力,並深信大選結果是假的。特朗普即使下了台,仍會繼續是共和黨與美國右翼的「精神領袖」。

其他共和黨人在此之下,為了爭取右翼民眾選票,就算心裏不認同,也不得不向特朗普立場靠攏。美國社會這股保守派民粹思潮,不會因為拜登上任而改變。特朗普執政最後日子鬧出國會淪陷這美國史上黑暗一大章,共和黨政客今後或會與他本人保持距離,但並不會放棄「特朗普主義」民粹思想;共和黨之後即使有人跑出成為新核心,也難逃特朗普的陰影。

這也解釋了,為何眾人深知特朗普嘗試改變選舉結果,是絕無成功希望的純粹鬧劇,不少共和黨議員上周仍嘗試阻撓國會確認選舉結果。他們不顧必定遭到否決,也一次又一次提出議案挑戰各州選舉人票,這姿態甚至沒有因為特朗普煽動國會流血暴動而改變。

民主黨國會優勢薄弱 變數仍大

較為高招的共和黨政客,也就如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彭斯(Mike Pence),盡量保持低調,對特朗普瘋狂行為不置可否,同時「歡迎」其他人去質疑選舉結果。因為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共和黨人若公開與特朗普決裂,就無法動員美國右翼政治力量,難以在自己的選區獲取支持。

說回拜登。民主黨拿下了參眾兩院控制權,拜登施政可以相對舒服。他至少不用擔心國務卿、財長、防長等重要內閣人事任命遭參議院否決,各項法案闖關國會亦有較大把握。

但民主黨掌控國會的優勢極度薄弱,拜登能否扭轉美國在特朗普任內走的方向,變數仍大。今屆大選民主黨其實在眾議院損失了10席,而參議院要靠副總統特殊一票更有相當風險。假如民主黨內有任何議員倒戈,或出現有議員辭職、身故等突發事件,就會失去參院控制權。這意味拜登政府仍需在一定程度上尋求與共和黨人合作,並向右翼民粹主張妥協。

這也潛在影響到中美關係。拜登團隊內部對中國政策立場光譜頗闊,布魯金斯學會專家懷特(Thomas Wright)將他們不含褒貶地分成「復辟派」與「改革派」。復辟派理念與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接近,認為美國需要小心處理後冷戰時代世界秩序,避免將中美關係直接定義成大國競爭,並更為重視就氣候、衞生等議題與中國合作。

改革派則挑戰這種觀念,立場相對接近特朗普政府。他們認為美國外交政策需要從根本上改變,以適應特朗普背後的美國基層民粹風潮。他們視中國為拜登政府的最大挑戰,主張以聯合其他民主體制夥伴為外交政策核心,並較為願意承受權衡過的風險,包括在統戰對抗中國過程間與美國的非民主夥伴衝撞。

以拜登多年從政經驗,以及他與中國打交道的資歷判斷,拜登對華政策的彈性同時容得下復辟、改革兩派,惟他至今表現得更傾向於改革派。拜登上月底再次重申競選時主張,呼籲美國民主夥伴團結一致,就貿易、電訊與數據安全、市場標準、人權等各項議題制定統一立場。用拜登的話說,是美國與民主經濟體加起來佔全球過半,中國會無法忽視。

美社會分化 拜登徘徊進取保守

拜登這種選擇的原因,無疑也有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成分。從選前角度看,拜登屢受特朗普攻擊「對華軟弱」,他要跑贏這自稱「比任何一屆政府對華更硬」的對手,則萬不能令民眾真的覺得他軟弱。從選後角度看,民主黨無法排除需要在國會尋求與共和黨合作的可能,促使拜登就算想也無法完全拋棄特朗普主義,而且民主黨與美國左翼內部同樣存在反全球化訴求,與特朗普主義實質殊途同歸。

美國社會極度分化,左右兩翼更勢均力敵下,拜登政策相信無可避免在進取與保守之間反覆徘徊,對華政策亦會如此。事實上,當年奧巴馬第一任期間以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推出重返亞太戰略後,第二任期卻起用了較為重視中東的克里(John Kerry)接替希拉莉;這種微妙的平衡手段很可能會在拜登總統身上重現。

美忙擺平內部矛盾 成中國機遇

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美國首先忙於擺平國內矛盾,對中國而言就是戰略機遇。中國近期已連下兩城,與美國亞太盟友簽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並與歐盟完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簡稱CAI)談判,某程度反映美國的民主夥伴認為美國無法為其提供更大實利,更對美國擺脫特朗普之困、重建「燈塔」沒有信心。拜登上任首年位子未暖的機會,中國勢會繼續把握,年底氣候大會尤其是一大契機。

拜登下周將出任美國第46任總統,但美國社會極度分化,其政策相信無可避免在進取與保守之間反覆徘徊。(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