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恐怖主義升溫 全球「制度失調」

評論版 2021/01/11

分享:

上周三(6日),美國經歷了一場恐怖襲擊,但負責國安與情報的部門卻無可奈何:因為今趟本土恐怖主義之核心乃美國總統本人,而恐怖份子則是支持特朗普的民粹主義者。

美國會暴亂 有別港闖立會事件

有評論把美國這次衝擊國會事件,跟香港2019年7月1日暴徒侵入立法會作類比。然而就單一事件來看,兩者間之差異極多,包括在目標方面的最基本分別:美國暴徒強攻國會時,參眾兩院正舉行聯合會議,特朗普的支持者亦明顯是要阻止確認拜登(Joe Biden)當選下任總統。相反,香港暴徒闖進立法會時,卻沒有任何法案在審議中,過程只見眾人恣意塗鴉和破壞--雖然任何形式的暴力皆不可取,但美國暴徒的目標起碼比較明確,而香港暴徒則似純粹發洩,對要爭取的所謂「五大訴求」,根本無實質意義。

另一個明顯差異,是許多美國暴徒皆不介意露臉,即使戴口罩相信也可能是因應疫情需要,但香港暴徒則絕大多數全程蒙面--概念上,這兩種現象可以理解為: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因為響應號召,故認為自己理直氣壯,而香港一班所謂「勇武」,則害怕被人認出兼且逃避責任。由此引伸之重點,是美國今次暴動的核心,從來只有特朗普一人,故此他能立即喝停進一步破壞行為;至於香港前年暴動,則強調「無大台」而像流水一般,於是在群情洶湧下便只能見步行步,最終亦未能達致任何中長期的策略目標。

民主選舉 非解決政治問題靈丹

至今仍有人指香港出現大規模動亂,其根源為沒有普選,又謂暴政之下官逼民反云云。可是美國兩個月前才剛完成該國史上最多人投票的一次民主選舉,破紀錄的投票率卻沒有帶來認受性,更反而引發自1814年以來再次出現國會淪陷,可見民主選舉即使在民主大國,亦已非和平解決政治問題之靈丹妙藥,更因為民粹主義崛起,隨時令百年基業毁於一旦。

實情是自英國籌備脫歐公投的過去5年,有愈來愈多學者和智庫警告,民粹政治已逐漸發展成「民粹恐怖主義」(populist terrorism)。近10年恐怖主義的溫床,主要在中東、非洲、南亞等發展中國家,而未來焦點則放在中亞--這些接近傳統模式的恐怖主義,很多時候跟國家高層的權鬥有關,並牽涉武裝份子和犯罪集團。與此相對之民粹恐怖主義,則預料愈來愈多出現在歐美及亞洲發達地區:由個別民粹主義者發動,號召群眾以極端手段破壞社會,藉以表達他們對種族(美國)、階級(英國)、經濟結構(法國),以至政治制度(香港)等問題的強烈厭惡。

美暴徒白人至上 港攬炒心態

概括而言,2021年美國和2019年香港的這兩場暴動,實質是民粹恐怖主義之一體兩面。在此框架下,特朗普猶如典型的「邪教教主」,擁護者則不惜一切追隨,那怕置法律、公義、制度、科學於不顧。至於行動背後的核心精神,則為白人至上主義--故衝擊國會翌日,候任總統拜登亦借孫女的話來暗示,若參與示威衝擊的是美國非洲裔黑人,執法人員的處理手法或會截然不同:意思是場面肯定會暴力得多,並有更多人被當場射殺。也有保安專家指出,美國國會山莊有狙擊手駐守,倘若有非裔或阿拉伯裔人士接近國會並出現任何異樣,未抵大樓內部便不由分說的早在遠距離被擊斃。

相對於美國暴徒以特朗普為圖騰的那種內心「自身優越感」,香港暴徒則以外發性的「攬炒心態」為軸心,背後是強烈厭惡中共並同時混雜恐懼:由最表面歧視內地人而反對自由行及每日150名新移民,到最極端之本土分離主義至搞港獨。

留意概念上的所謂「黃絲」,不論從淺到深,其不言而喻的共同原則是「反共」--或是反過來看,也許還有愛國泛民(像「民主回歸派」),卻不可能出現「擁護中共的黃絲」;而由「勇武」到「和理非」之間的政治論述,也不理會國家發展,只強調港人優先。部分政客甚至把國家變成煽動仇恨和散播恐懼的符號,以至每次提到國民教育、認識基本法、一帶一路、大灣區等字眼,即使不談內容,亦總有大量香港市民(或該統稱為「黃絲」)不由自主地心生厭惡乃至怨恨,映照長久以來非建制派尚在議會時的拉布和暴力衝擊:不斷推倒一切,包括否決政改普選方案,卻不見得有更佳選項。

美民主黨掌府會 惟分裂難免

2021年才過了6天,美國國會暴動,世界展現出新天新地,卻是較「2020瘟疫年」更堪憂的混沌之境,國際關係並沒有出現新秩序,而是民粹恐怖主義令全球「制度失調」(new world disorder)--至少死了5個人,特朗普終於公開承諾會「確保政權順利移交」,但這既是一大笑話,亦是誤導群眾的假新聞:真要確保政權暢順運作,他兩個月前便應該認輸,啟動交接程序--國會之亂後仍斗膽說今後會順順利利,正是特朗普本色,意思是今後劇中仍會有他戲份。

表面上,美國民主黨雖然重掌白宮兼控制兩院,但國家進一步分裂無可避免:這邊廂,共和黨如今被迫到牆角,為了兩年後的中期選舉,必用盡所有方法阻撓拜登施政。那邊廂,數以千萬計的特朗普支持者只會愈發不信任政府,甚至跟香港泛民支持者相若,認為所有政策皆為「制度暴力」,繼而引發民粹恐怖主義升溫,帶來更多衝擊。

嚴重後果包括反對疫苗接種計劃,以表達對民主共和兩黨無差別不滿--世上最大經濟體縱擁有最先進的疫苗,但依然抗疫失敗,死亡人數持續上升,試問全球經濟又怎能盡快復甦?

美國兩個月前才剛完成民主選舉,但上周出現國會淪陷,可見民主選舉已非和平解決政治問題之靈丹妙藥。(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