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一上 特朗普與馬斯克兩種代表

評論版 2021/01/12

分享:

今年1月7日,特斯拉(Tesla)股價升穿800美元,馬斯克(Elon Musk)身家躍升至約1,900億美元,比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多約15億美元,取而代之升上世界首富。當上全球首富如何反應?馬斯克在Twitter拋下:「How strange」(真不可思議),「Well, back to work」(返去做嘢先)。

馬斯克問鼎首富之路其實主要在去年初開始,當時在全球富豪榜還只排35,1年就當上首富。Tesla去年累計升逾743%,如今股價突破800美元,市值逾8,000億美元。其實,去年底市值已幾乎是9大車廠市值總和,卻只付運了逾49萬輛車,比原定目標的50萬略少,比大車廠數百萬部差很遠,但仍可創下紀錄。Tesla上海廠房2020年產能大約25萬輛,也就是說一半特斯拉生產的車,是中國人幫手搞出來的,不僅如此,中國人還買了1/4生產出來的車。

中國拉了一把 馬斯克成世界首富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中國市場起來前,Tesla差點玩完,馬斯克亦曾說Tesla一度離破產只差1個月。2017年,中國銷售額翻一番,成為美國之外第二大市場,但之後Model 3產量無法提升,汽車召回等狀況頻生,公司虧損,股價插水。在馬斯克最慘時,中國拉了他一把,Tesla得以和上海市政府簽約,建設超級工廠,走出特斯拉中國產的關鍵一步。

現在Tesla股價持續上漲,也得益於中國市場強勢表現,撑起了這位新首富。從瀕臨破產到新冠疫情下仍然能資產大升過首富癮,馬斯克意識到擁有強大購買力的中國市場,給他帶來了甚麼。他似乎也不吝嗇對中國的感激、稱頌,日前接受美國媒體專訪時說出了:「中國政府很關心人民福祉,可能比美國政府對人民福祉『更有責任感』。」事實上,他以前亦說過「Tesla的競爭對手在中國」(不知是說蔚來、理想、小鵬、威馬哪一家?)「Tesla未來全球總部應該在中國」之類的說話。

當馬斯克近年被全球眾多人奉為偶像仰望之際,特朗普在美國亦被視為「The One」(天選之子),底層窮困白人、宗教及政治保守白人,視之為救星。正如本欄昨天談到,美國內陸廣泛地方,文化程度不高的底層白人藍領、農民,生活困苦,當初期望特朗普打救。那些人自稱鄉下人(hillbilly),城市人則稱他們為「紅脖子」(redneck),是以前美國北方人貶低南方人的用語,就是「土氣鄉下佬」意思。這些「紅脖子」,部分就是近日參與國會暴亂的「特粉」,主要來自相對落後的中部、南部及五大湖地區。

過去數十年,美國產業結構升級,那些地區製造業在國家經濟比重逐漸下降,加上全球化,大量企業倒閉,或為尋求更低成本搬離美國。沒工做,沒競爭能力到別的地方打拼,房產貶值想搬家也不得,一代又一代人被迫困守鄉下。沒有錢沒有未來,失去人生支柱,有人依賴酒精、毒品。他們遭到大城市精英白人看不起,沒有社會地位,但在宗教懷抱找到安全和歸屬感,部分人愈來愈狂熱。有一天特朗普突然提到這些底層白人們,為他們利益吶喊,他們激動得將這個同樣被華盛頓精英政客嘲弄的房地產商,送進了白宮4年。

現在美國的撕裂,可以有不同角度分析,有人以兩個「平行世界」來形容:一個是金融、科技強盛,理念較開放的世界,馬斯克可作為代表;另一個則是依靠傳統製造業、農業的基層白人世界,不少是福音派等宗教信徒,理念較保守,特朗普本身並不屬於此群體,但聲稱代表他們爭取利益。

東岸華盛頓、紐約金融區,西部加州的矽谷、荷里活等,盤踞大城市的精英階層大部分是民主黨支持者。當東西海岸富人賺得盆滿缽滿,中、南部等地區民眾愈來愈「生銹」。東西海岸發展金融、科技,例如華爾街金融產品、特斯拉電動車、獵鷹回收火箭,全球應用的電腦系統、手機、社交新媒體等,是全球最先進國家的代表性輸出品。愈來愈窮的中部、南部、湖區等則沒落,窮人愈來愈窮,愈來愈沒有東西代表美國,反過來被質疑代表「好食懶飛」,不事生產一群。

美國撕裂 凸顯兩個「平行世界」

從兩個「平行世界」角度來看,就能理解為甚麽去年大選支持特朗普的人逾7,400萬,大部分是中部南部鄉郊選民;而支持拜登的大約8,100萬人,大多來自東西海岸及大城市。為甚麽特朗普支持者會戴着印有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字樣的棒球帽,不戴口罩,似足狂熱信徒一樣崇拜特朗普,而拜登的選民聽他演講時,都自覺守規矩戴上口罩,坐在汽車裏保持社交距離。為甚麽華爾街金融家、矽谷高科技公司老闆多數都不支持特朗普,而是民主黨金主,特朗普金主則包括傳統工業如石化大亨。

回到文章開頭有關馬斯克,中國當局為何拯救他?有一種分析認為,當美國部分人企圖完全和中國決裂脫鈎時,中國要拉住美國一些勢力,作出牽制。選擇支持科技強人馬斯克,讓他的利益和中國掛上鈎,以全球發展潛力極大的特斯拉牽制特朗普,未嘗不是可以走的一步棋。當然,中國同時在部署反制美國的不同棋着,例如達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歐投資協定等。對於馬斯克來說,為了節約成本和提高效益,像Tesla這種顛覆前人的企業,搶人大蛋糕,在歐美在在受牽制綁手綁腳,進入中國才得以擁有快速發展空間。

4年前差不多這個時候,特朗普在就職時向「特粉」說:「準備將權力從華府權貴手中歸還人民,長久以來華府欣欣向榮,卻未和人民共享。政客貪位慕祿,民眾工作崗位卻漸漸流逝,工廠一一關閉,美國財富從中產手中流逝,被分配到世界各地。」特朗普不點名指中國崛起衝擊全球製造業,捲走美國工人飯碗:「他們生產我們的商品,偷走我們的公司,破壞我們的工作機會…我會傾盡全力為你們而戰,不會讓你們失望。」

如今,美國hillbilly要失望了,特朗普是時候離開;馬斯克的前景,則大有希望。特朗普與馬斯克,一個落台,一個上位,雖則拜登亦非好相與,但特朗普再不能將中國打倒,而馬斯克將會更多同中國擁抱。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