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絡大移民

副刊版 2021/01/13

分享:

上周,WhatsApp以用戶隱私條款作通知,要求用戶同意FB可獲取我的WhatsApp帳戶資訊、電話號碼、服務相關資訊、跟其他人與企業互動資訊、IP位置等,並同意取消原有「不與臉書共享WhatsApp帳戶資料」的選項。新條款將在2月8日生效,WhatsApp用戶需在期限前同意新條款,否則將無法繼續使用WhatsApp。

今次WhatsApp事件,私隱是一個問題,不同意就不准使用是另一個問題。前者關乎誠信,後者則是霸道。有人提出了要對「科技霸權」say no,於是上周開始了網絡大移民,而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亦在Twitter寫上「Use Signal」(另一加密通信軟件)。有名人加持,Signal自上周起,在多地的下載量急升至首位。

WhatsApp本來很好用,創辦人Brian Acton and Jan Koum多年來強調不會將用戶資料賣給第三方。但2014年FB收購WhatsApp時,已有人對WhatsApp能否保持舊信念作出懷疑,而當時FB信誓旦旦,說會堅持保障用戶個人資料的原則。現在的政策轉變,有用戶覺得反感或憂慮,是可理解的。

前日WhatsApp和FB分別出來解畫,說「只會跟商業用戶分享資料」,又說「更新私隱條款,本意都係想提高私隱保護透明度。可惜溝通上有所不足……」如此,能說服你嗎?有令你覺得那只是個小小的溝通問題嗎?有否令你會安心氣順地繼續使用?言人人殊,各有取捨。說到底,這關乎公眾對一間企業的信心問題。為何今次會出現那麼多的人對FB存疑?以往企業累積了甚麼未令人釋疑的事件而導致今天會出現這樣的信心危機?現時公眾有高度智慧和批判能力,看企業行為不僅單看解畫當下那刻公關怎麼說,而是看企業一直以來所有行為的累積。

簡單一個問題:「你憑甚麼要我們(再)信你?」企業就要問一下自己,可以如何答?答得出嗎?答得到嗎?天下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亦沒有無緣無故的不信任,所有的恨或不信任,都是一直以來有軌迹可追溯的,這才是核心問題所在。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