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就職 詮釋不一樣的粉紅色

評論版 2021/01/13

分享:

拜登下星期將會就任總統,4年前的1月22日,特朗普就職第2天,包括華盛頓、紐約等多個城市,掀起一陣「粉紅姊妹團」(Women‘s March)抗議活動,蔓延全球逾600個城市,約250萬人參與。女士們身穿粉紅色服裝,戴上粉紅貓耳帽(Pink Pussy Hat)遊行,反對性別歧視,並抗議特朗普侮辱女性的言論,《時代》雜誌也曾在封面報道這次活動。戴着帽的示威者沒有把粉紅色當成可愛、柔弱顏色,卻是堅毅、不屈的象徵。

說起粉紅色,大家可能本能聯想各種少女心爆棚,是小女孩顏色。長期以來,粉紅色在大眾文化中,一直與女性特質(femininity)相連結。然而,這種觀念實際上只有幾十年的事,粉紅色過往曾經是中性的,甚至是男子漢氣概象徵。

粉紅色過往中性 象徵男子氣概

近代粉紅色逐漸被賦予女性特質,始於二戰後名人效應。上世紀50年代,美國艾森豪威爾總統第一夫人瑪米(Mamie Eisenhower),是十足的「粉紅控」,一生鍾愛這色。1953年,她穿上粉紅色禮服出席丈夫總統就職禮,儼如為戰後復甦的美國增添美好幻想。入主白宮後,她添置許多粉紅裝飾,白宮甚至被調侃為粉紅宮。

荷里活女星開始穿粉紅色,更形成了潮流,包括模仿瑪麗蓮夢露著稱的珍·曼斯菲(Jayne Mansfield),衣服、汽車、房子,全是粉紅色。還有一代女神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生活中和電影裏少不了粉紅。1957年,她主演歌舞劇《甜姐兒》《FunnyFace》,十足《穿着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橋段,片中出現穿粉紅色跳舞場景(請【按此】觀看「柯德莉夏萍《甜姐兒》粉紅色跳舞場景」視頻),音樂劇名字就叫《粉紅想像》《Think Pink!》,歌詞道:「對於每位美國女性……以及所有地方的女性,驅走黑色吧,焚毀藍色吧,埋葬米色吧!從現在開始女孩只要粉紅!粉紅!粉紅!紅色已經死去,藍色已經過時,綠色顯得輕浮。」在另一經典《珠光寶氣》《Breakfast at Tiffany’s》中,她再次有粉紅造型。名人和商業效應推波助瀾下,粉紅色就與曾經的男子氣概漸行漸遠,代表柔弱與甜美,被烙上標籤:「女性」。

那麼,從前具男子氣概的粉紅,緣何被看重?公元6世紀到10多世紀,不少歐洲名畫中聖母都穿藍色衣服,童年耶穌穿粉紅色。從某種意義上說,此形象展示歷史上兒童的形象,當時除了女性,男孩都穿粉色,因為跟從成年男性,粉紅色服裝不但和性別無關,和年齡也無關。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名畫家拉斐爾(Raphael)16世紀初作品《La Madonna dei Garofani》,描繪幼年耶穌將類似粉紅色康乃馨送給聖母。聖母下身穿藍色,當時女性也會選這色,因為象徵聖母的堅貞和忠誠,穿此色可表達對聖母的崇敬。

《La Madonna dei Garofani》,後世英文譯作《Madonna of the Pinks》,大約17世紀,一種類似康乃馨的粉紅色花卉被稱作pink,逐漸成為專指粉紅色的顏色。「聖母藍,耶穌粉」成為了設定,普遍認知。女可以穿藍穿粉紅,男亦可以穿粉紅。那些時代的觀念,男性穿粉紅色才是王道,覺得粉色是被稀釋的血液顏色,代表血氣方剛;而藍色則被認為更沉穩,適合女性。

到18世紀的法國宮廷,粉紅色不單男女都穿,而且成為潮流,打扮入時的不分性別都愛穿,出現風行一時的「龐巴度粉紅」(Pompadour Pink),源於法王路易15著名情婦、社交名媛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愛用,帶領潮流。據說她年輕時,或者穿淺藍色衣服,坐着粉紅色馬車,或者穿粉紅衣服,坐淺藍色馬車,停在國王必經之路上,終於引起了國王注意。這位擅長色彩配搭的女性,亦是洛可可風格(Rococo)當之無愧推動者。

盛行於18世紀的洛可可,就是一種以粉色調為主的藝術風格,包括繪畫、建築裝潢等多個方面,粉紅色、薄荷色等多種粉色融入其中。不過由於粉色染料價格較昂貴,生產和印染工藝繁複,只有權貴穿得起粉色衣服,平民通常用植物染料染成的灰色、褐色。在古代,色彩被用來彰顯權力和身份,炫耀財富和地位,性別之分不重要,階級之別才重要。到了19世紀,化學家發現苯胺染料,合成染料因價格便宜不易褪色,風靡世界,曾經稀罕的粉色彩包括粉紅色,得以普及平民化。

女權分子抵制 令粉紅色更紅

粉紅色平民化,上世紀更被眾多女性KOL例如影星穿成潮流後,還經歷了政治化,乃引起爭議的顏色。女權運動出現,粉紅色被女權分子抵制,說不應如此標籤女性。盡管如此,女權運動的聲勢反而令粉紅色更紅,女性與粉紅之間的聯繫反而更深入民心。不過,人們亦對「粉紅女性」有了新的詮釋:看似溫順柔弱,卻獨立、勇敢、充滿力量。90年代,粉紅絲帶再次把粉紅和女性綁在一起,1992年起成為全球女性預防乳癌運動標誌。

不管大家是否「粉紅控」,粉紅色看來都不是具有攻擊性的顏色,溫柔、安靜,就像甜蜜夢境應有的顏色,令人感到愉悅,科學研究還說,粉紅色能夠幫助人鎮定情緒。70年代末,美國懲教部門曾經調配出一隻名叫「貝克·米勒粉紅」(Baker-Miller Pink)的顏色,也稱P-618,並且做過實驗在監獄髹上這隻色,探討顏色對情緒影響。他們發現讓情緒不穩或有暴力傾向犯人,看到粉紅色東西後,脈搏、血壓和心跳等明顯正常不少,惡意、或攻擊性行為減少,之後歐洲一些監獄也作過類似嘗試。特朗普就職,姊妹們戴上粉紅貓耳帽「贈興」;如今他離任,萬一因為各種控罪要坐監,獄方會否提供粉紅倉給他,紓緩一下,讓他「無咁㷫」呢?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