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家族辦公室業務 港須補短板

評論版 2021/01/14

分享:

筆者在本欄上篇文章〈港具優勢迎財富管理中心挑戰〉討論到,特首去年1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着力鞏固香港作為亞洲領先的私募基金樞紐地位,進一步推動香港的家族辦公室業務。這無疑是本港經濟未來一個潛在的新增長點。

在特首發表《施政報告》前,立法會於去年7月9日正式通過《有限合夥基金條例草案》,引入「有限合夥基金」(Limited Partnership Funds,簡稱LPF)這一個全新的法定框架,在此框架下的基金,其合資格交易所獲取的附帶權益可享受稅務優惠。草案已於8月31日生效,新制度推出後,已有67個有限合夥基金成立。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在上周一(1月4日)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就附帶權益的稅務寬減向議員作出解說,推進立法程序,這對香港逐步建構資產和財富管理生態系統,據此拓展家族辦公室業務很有裨益,是一個好的開端。如今特區政府爭取2月初向立法會提交修訂條例草案,立法進程值得關注。事實上,亞洲尤其是中國富豪的人數持續上升,積累的財富尋找傳承和管理的需求,有增無減,為香港進一步鞏固亞洲財富管理中心地位提供機遇。

全球超級富豪 財富不減反增

記得去年10月,財富管理研究機構Wealth-X發布了第8版《世界超級財富報告》(World Ultra Wealth Report 2020)。該細分市場在2019年增長了9.5%,在全球範圍內達到290,720個人。報告還分析,於2019年,北美仍是全球最大的財富中心,超富裕者的數目增長了14.5%,佔全球超級富裕人口的36%,集體淨資產增長14.4%,達到12.4萬億美元;同年,亞洲超高淨值人士數目也增長了10.2%,達到83,310人,緊隨北美之後,成為第二大超高淨值人士的地區,當中包括中國大陸、日本、中國香港和印度,淨資產增長了10%,達到10.4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超級富裕人口淨資產的29%。

隨後,瑞銀去年10月發布《2020瑞銀/資誠億萬富豪調查報告:乘風破浪Riding the Storm》,中國共有415位億萬富豪,創歷史新高,財富總值1.7萬億美元(約11.45萬億元人民幣),超越2019年的1.19萬億美元,可見中國富豪的人數和財富數額,增長十分可觀。

與此同時,中國的大部分第一代家族企業家正面臨着接班的難題。根據過去幾所內地大學的調研,中國家族企業80%的第二代不願意繼承家業,更傾向於自己創業發展;中國社科院也曾對內地家族企業進行調查,顯示高達82%的家族企業二代表示「不願意、非主動接班」。在這種情況下,家族企業主頭人可能有兩項選擇。

第一是物色職業經理人。但傳統家族企業第一代創辦人往往對外人的信任度較薄弱。在沒有二代承傳,加上不習慣由外人管理自己一手創辦的生意,結果可能作出第二個選擇,即賣盤。

未來10年 大量家族企業或賣盤

筆者相信,未來10年會有大量家族企業選擇賣盤,這將成為私募基金進入的大好機會,本港在此時大力推動私募基金的發展,相當適時。而且,企業賣盤後,家族或個人坐擁大量現金,又將為成立家族辦公室注入新的需求,也是香港發展家族辦公室業務未來的「天然優勢」。

此外,近年成立的家族辦公室,大部分都是新財富。這些新財富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策略,不再局限於股票或債券之類,而是有更多的選擇,除了筆者以往提及的直接投資和影響力投資,「藝術品投資」也愈來愈受青睞。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滙的中心,歷年在香港舉行的國際藝術品拍賣會相當成功,藝術品在香港的賣買市場已顯得相當成熟,這一點也是香港拓展家族辦公室業務的優勢之一。以上當是筆者上回在本欄撰寫〈港具優勢迎財富管理中心挑戰〉一文的兩點補充。

雖然香港具優勢,我們也不能妄自尊大,香港無疑仍然有不足的地方,值得注視和討論。選擇在哪裏成立家族辦公室,其「方便性」和「稅務優惠」是兩個重要考慮點。所謂「方便性」,簡單來說是有一套完善的配套政策措施,方便家族辦公室的成立;至於優惠條件,包括稅務優惠等,都會成為吸引富豪到某地成立家族辦公室的考慮因素。在此,不妨簡略地看看新加坡的情況。

早於2004年,新加坡經濟發展局(Singapore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推行了「全球商業投資者計劃」(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 GIP),向全球富豪招手。GIP計劃裏的家族辦公室方案(Family Office Option),積極鼓勵外國投資者在新加坡成立家族辦公室,通過審核批准後,家族成員可以通過家族辦公室申請移民,成為新加坡公民。

GIP計劃施行5年後,新加坡政府於2009年再進一步,降低家族辦公室設立門檻,並給予更多稅收政策優惠,即《新加坡所得稅法13X條款特級基金豁免辦法》(Enhanced Tier Fund Tax Incentive Scheme,簡稱13X條款),對家族辦公室管理的資產所得稅務作出優惠。2019年,新加坡再次降低了適用13X條款要件之門檻,可見新加坡政府在吸引全球富豪在當地設立家族辦公室的努力和雄心。香港則暫時缺乏一套與家族辦公室業務相關的成熟制度和配套措施。

相關成熟制度配套 港暫缺乏

當然,這跟香港「小政府、大市場」的管治理念,政府崇尚「積極不干預」有關。然而,在推動某些新生行業或業務,完全依靠「市場之手」發揮,顯然不能成事,需要更強而有力的政府來支持和推動。這一點也是香港拓展家族辦公室業務,政府需要反思的地方。

在人才方面,早於2004年,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G)聯同淡馬錫控股公司資助成立「財富管理學院」(Wealth Management Institute,WMI),可以說是亞洲首家培養財富管理人才的機構。香港並非沒有培育財富管理人才的組織,像本地各所大學的商學院,以及筆者供職的研究中心,都有相關培訓課程,但卻缺乏像新加坡般的政府支持。香港在這方面的短板,需盡快補缺,冀政府能夠在大學培訓家族辦公室業務方面的人才提供資金支持和合作,把培訓家族辦公室人才作為「頭等大事」來辦好。

事實上,任何一個行業的昌旺和發展,離不開人才、政策,配套、指引、稅務等所形成的生態系統,這不僅是行業孵化和壯大的基礎,更是進一步發展所必需的條件。

從上文的分析可見,香港要吸引更多富豪設立家族辦公室,雖然有優勢,但缺乏清晰的政策指引、稅務優惠的規條也很模糊,如今開始在「有限合夥基金」下展開合資格附帶權益的稅務寬減,邁出可喜一步。然而,在相關移民方面,政策也不算「友好」,新加坡則做得很主動,對前往獅城設立家族辦公室的家族成員,大開移民綠燈。總的來說,香港要加快建立一個具清晰政策措施指引、人才培訓、明確的稅務優惠條文,以及其他配套,包括家族辦公室運作規範等的一個生態系統,使香港的優勢在這個系統中得到更充足的發揮。

中國富豪的人數持續上升,積累的財富尋找傳承和管理的需求,有增無減,為香港進一步鞏固亞洲財富管理中心地位提供機遇。(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