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用華氏 美會走向《華氏451》世界?

評論版 2021/01/18

分享:

近日,香港天氣比較冷,但平均凍不過華盛頓,日間徘徊39度至48度,是指華氏(Fahrenheit),即攝氏(Celsius)4度至9度左右。經歷令人心寒的國會騷亂,本星期拜登就職,人們期待政治氣候回暖。美國是一個矛盾國家,既有強烈保守主義,同時又有強大的自由主義;有些人開放變通,有些人保守固執。以整個國家來說,美國有一個持續的固執,就是一直堅持用華氏來作為溫度單位。

美堅持用華氏 因保守固執懶惰

攝氏0℃是冰點,100℃沸點,簡單清楚;而華氏冰點是32℉,沸點212℉。初到美國不習慣的,惟有自己換算為攝氏,轉換公式是(F-32)×5/9=C,如覺得煩或者可請Siri幫忙。目前世界上僅有極少數國家使用華氏,大國只有美國。

美國人為何喜歡背着世界另搞一套,特立獨行,還在用華氏?源於保守固執、懶惰。

18世紀早期,當還沒有人能客觀測量溫度,沒有一致又可靠的方法,在荷蘭生活的德裔科學家華倫海特(Daniel Gabriel Fahrenheit),發明較穩定的水銀溫度計,他設計溫度計數值時,選擇了0度作為水、鹽混合物的最低溫,定義出水的凝固結冰點為32度,人體平均溫度是96度,水滾溫度為212度。這套後世稱為華氏的標準受英國人歡迎並採用,英國在世界各地愈來愈多殖民地,把華氏和其他大英帝國沿用的度量標準推廣了開去,就是英制單位,如英寸(inch)、英尺(foot)、英里(mile)之類。

英制單位,其實脫胎自古羅馬度量衡單位,起先曾是英國殖民地的美國,亦就此用上這一套。後來法國人搞大革命,基於科學要求,出現十進公制,簡單性和科學性被認為較英制先進,逐漸獲世界各國採用。就連英國也自1965年起立例轉換成此國際單位,逐步轉換。目前世界上官方仍然全部用英制單位的,只有美國、利比里亞及緬甸。

攝氏稍遲於華氏,1742年由瑞典天文學家攝爾修斯(Anders Celsius)提出,目標是以科學依據定義國際溫度準則。18世紀末,被納入公制度量系統,成為法國大革命一統準則下產物之一。攝氏在世界流行起來,到上世紀中,多數國家和地區,攝氏成了主流。美國沿用華氏,因為跟過往英制,而繼續沿用英制,帶來不少問題。一次因為沒有將英制單位轉換為公制單位的錯誤,導致1999年太空總署火星氣象衛星發射失敗,造價1.25億美元的探測器沒了。大家亦可想像到,美國與世界其他地方的貿易、各種交流,都會出現混亂。商家為了生產兩種標準的產品,一種給美國人用,一種給使用公制的客戶用,不得不提高成本。

美國學生也需要同時學習英制和公制單位兩種標準,科學教育為此增添麻煩。據報道連公共衞生也會出問題,疾控中心透露每年有大約3千至4千名兒童,因為不小心過量攝入藥物要入急診室,罪魁禍首是藥物劑量單位轉換出錯。

美國也不是沒想過要不要跟公制,和其他國家採取一樣標準,不只想,也做過。1975年,國會通過《公制單位轉換條例》,理論上應該要開始進行度量轉換,當時還設立一個公制委員會監督過渡。然而,問題出在這套法律只是自願遵守,而不是強制遵守,民眾有自由決定用不用公制。事實就是很多人不想學習、適應新標準,不論是長度、重量單位等,還是溫度。開車的人抗拒用公里計算路程,消費者不滿用千克買雞,穿衣看溫度不用攝氏,總之就固執、懶惰,抗拒學新東西。搞到列根總統在1982年,乾脆廢除了公制委員會這隻「無牙老虎」,但國內一些商業貿易行業,卻又出現偏向使用公制的做法。

美國至今仍在糾結這一問題,除了根深蒂固就不去改變,有人亦歸咎美國人自恃國家強大,不喜歡就不做。其實,要改變亦需要一段長時間,英國人也是如此,還涉及大量金錢投入。除非有證據顯示這一改變能帶來實際經濟好處,否則以拜登的工作千頭萬緒,還會得閒理會這個問題?

可以這樣說,拜登現在有兩個首要任務:解救新冠疫下的美國,讓染病的人不再高燒,回到約華氏96度的人體平均溫度,而其他人不再染上新冠;另一重任是令美國不致分裂,充斥暴力,不會變成像一本叫《華氏451》《Fahrenheit 451》的書中所描繪的世界。它是上世紀出版的科幻小說,是美國作家布萊伯利(Ray D. Bradbury)作品,可以有不同層面解讀,當中包括警惕眾人暴力。例如當暴力苗頭,借國會騷亂在社會慢慢滋長,動輒變成解決事情的手法之一,那麼作為世界「民主基石」的美國,就變得岌岌可危。

《華氏451》世界 人們不再思考

《華氏451》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擬的未來世界,消防員這個職業,工作是接到藏書警報就衝上去放火燒書,而不是救火,華氏451度,就是指紙張自燃的溫度。故事從一個消防員的日常生活展開,講述沒有書的世界,大家都在做甚麽,書是如何在這個世界消失,以及主角如何對自己工作產生懷疑,一步一步走上對立之路,與焚書者作鬥爭,走進藏書者的世界。關於書的消失,一開始並不是政府出手,是科技公司、媒體等壓力,說人們不再需要書。一開始人們沒有完全放棄思考,大家只是偷懶,不看書本內容只讀摘要,後來人們漸漸放棄書本。媒體佔據了生活,人們不再思考,媒體完全代替了書本,並且佔領了世界。

有沒有和現在的我們很像?每天睜開眼,拿起手機刷刷掃掃,知道大概就等於看過,聽過不同聲音就是思考過了,已甚少真正停下來思考。美國可能還需要華氏,但美國和我們都不需要反烏托邦作品《華氏451》中的世界,只要我們在這個科技時代放慢腳步,停下來思考,不要被網絡平台牽着走,不要被政客鼓動以暴力出手。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