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自食苦果 改寫「歷史終結論」?

評論版 2021/01/18

分享: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美蘇冷戰勝負已分之際,日本裔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撰文,形容是「歷史的終結」。

福山3年後再將思想整理成書《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認為西方自由民主體制(liberal democracy)是人類政治體制演化最終產物,再沒有空間進步,因為再也沒有更好的制度,世上所有國家最終因此都會奉行自由民主制。

當年冷戰後 福山斷言歷史終結

時間到了2021年,歷史非但遠遠還沒有終結,反而或許正進入新開端。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敗選不認輸,號召支持者干擾國會確認選舉結果,行為瘋狂,嚴重損害美國國家形象和利益,但也反映特朗普有大批美國人為他撑腰。大部分共和黨政客和議員有礙於此,事後也未有與特朗普割席,拒絕配合民主黨再次彈劾特朗普。

美國社會各界反特朗普力量於是決定私自出手,以非常手段反制被指煽動暴力的特朗普。這過程是否符合自由民主體制精神,則在美國國內外引起了熱議。

特朗普以Twitter治國聞名,無論怒炒官員還是退出協議,總是首先要在Twitter等社交媒體公告天下,今次動員支持者示威並導致衝擊國會亦一樣。Twitter、Facebook、YouTube遂凍結特朗普帳號,Twitter更令特朗普歷來近6萬條推文一併消失,直接「殺掉」這個擁有逾8,800萬粉絲的帳號。

特朗普想轉移社交網絡陣地也不成。美國新興社交網絡、右翼分子大本營Parler成為封殺目標。Apple與Google應用商店齊將Parler程式下架,Amazon更宣布旗下雲計算服務停止託管Parler網站。Parler月中開始全面下綫,其誕生至今還未滿3歲。

反特朗普力量不止要令特朗普「社交死亡」,還要斷其財路。在綫支付服務Stripe停止處理特朗普競選網站及相關籌款組織交易。眾籌服務GoFundMe也拒絕主持,用於前往出席可能涉及暴力集會的路費籌款活動。

科企以外,美國傳統大型企業也對特朗普陣營多踩幾腳。大行高盛、美銀、花旗、嘉信;信用卡商Visa、萬事達卡;電訊商AT&T、Comcast、Verizon;工業商3M、陶氏化學、福特;食品商Tyson、可口可樂;零售商沃爾瑪、Target;速遞商Fedex、UPS;酒店集團萬豪、希爾頓,以至迪士尼、德勤會計師樓等,皆表示考慮或已決定,停止向阻撓確認選舉結果的共和黨人捐款,以至乾脆暫停所有政治捐款,對美國政治亂局「無眼睇」。

反特力量 亦採非常手段回擊

美國各行各業對特朗普陣營這番絞殺聲勢之浩大,令人想起他任內對中國重重設限、圍追堵截、有位必入的作風。豈料特朗普對中國極限施壓類似的手段,卻在他自己身上再現。

盡管封殺特朗普出師有名,但對民選總統滅聲,似乎有違西方自由民主體制標準。特朗普的「老冤家」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此時也為他發聲,對Twitter永久封鎖特朗普帳號表示關注。默克爾形容此舉「有問題」,並稱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至關重要,予以限制的應是法律,而非私人公司。

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陷入了怪圈:反特朗普力量以保護民主之名動用了非民主手段,而特朗普取得了美國史上第二的7,400萬票;為何美國有一半民眾去相信和擁護他?

答案在於,特朗普右翼主張在美國有相當市場,與此同時,美國右翼政治力量也非常了解和懂得掌握民眾心理。美國右翼陰謀論核心思想主張,特朗普正與一個由崇拜撒旦、孌童癖組成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鬥爭,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等民主黨要員、「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等富豪都被其視為其中成員。環繞這主張的陰謀論層出不窮,除了「大選被偷去,結果是假的」,也在疫情下衍生出口罩和疫苗「都藏有5G晶片,是把人控制的陰謀。」而這些論調接連命中了美國白人基層民眾的多種複雜心理。

拆解一下這些論調不難發現,「拜撒旦」、「孌童癖」能激起保守派基督徒的仇恨,「富豪」被視為全球化的獲益者,是令基層民眾生活質素下降的罪禍首,「5G」反映了美國人對中國崛起、美國地位相對下降的不安,同時可挑動他們的排外情緒,「口罩、疫苗」也正是中國大力生產的東西,特朗普則是跟這一切殊死鬥爭的化身。他們最終攻擊的目標,就是「民主黨」和他們「偷去大選」。

美式民主重個人權力 忽視責任

美國右翼政治勢力藉此成功觸動了保守派民眾的深層不安、焦慮與恐懼,以至講法是否合乎事實也已經不再重要。極端思想因此得以有市場,這既造成了美國國會流血暴動,也有份導致美國抗疫失敗。

美國自由民主體制本是理想的,它保障了言論自由的行使,可是卻沒有阻止對言論自由的濫用,令社會分裂一發不可收拾,更衍生出暴力衝突,反過來嚴重威脅美國自由民主體制。

歐美發達國家在全球疫情下,應對整體遜於發展中國家,西方自由民主體制已經暴露出過分強調個人權利,忽視責任、義務和紀律的不足。美國案例更可謂把這缺陷進一步發揮,揭示了西方制度的局限。

凝聚民心 拜登上場最棘手難題

遺憾的是,美國反特朗普力量開出的重藥,看來並無法治本。美國社會已出現撕裂,缺乏頂層設計的修正努力,似暫無力鎮住亂局。反特朗普陣營的封殺,甚至可能會加深右翼「保守派遭滅聲」的怨念。如何率領美國在各方利益獲得兼顧下走出這謎局,讓民眾重新凝聚,已成為拜登最棘手的難題和最迫切的任務。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歷史顯然不會終結,西方自由民主體制亦有改善與進步的需要。人類科技與社會發展並沒有止境,管治方式無疑也需要與時俱進。美國正在為贏得冷戰後故步自封付出代價,其他國家能否學好這堂歷史課?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右翼主張在美國有相當市場,成功觸動保守派民眾的深層不安、焦慮與恐懼。(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