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隱與盜聽

副刊版 2021/01/19

分享:

內地IT公司年輕員工過勞死,有員工看到救傷車去公司接人,即發上社交媒體。管他是匿名發布,但後來還是被公司查出,上頭並下令要檢查此員工手機,看記錄核證。

結果,員工還是被開除了。找來的理由不是他發布救傷車消息,而是說他之前發播的「極端言論」。事件似乎把最近幾種社交媒體自由及私隱的爭議都包括了,值得細思。

首先,匿名發布,為何那麼易給查到?說明沒有甚麼可匿名了。公司鎖定可疑員工後,以甚麼理據迫員工開軟件檢查?雖然公司明顯是針對救傷車發帖這一項(因近期每多該公司員工負面新聞,怕影響公司形象),但單純指員工發布所見事件,不構成辭退理由,所以就要找其他理由,結果是找到過激言論這一招(員工之前發過的情緒表達,如「想要死」、「把骨灰都揚了」等),說他言行極端,可能威脅同事安全。

究竟發在社交媒體的個人意見,誰來判斷是否有害?誰可禁一個人的發言?不正是上至總統下至這員工此刻都面對的問題?

還有一樣近來重新引起重視的,當香港在討論社交轉台、個人私隱被濫用等問題,在內地,一直的陰謀論式每日私隱暴露爭議,從未間斷,那就是微信盜聽你日常談話。

不同的親身案例都指出這情況:譬如三個人在閒談,談到想買一部新車,話題中提及過車的名字。事後,他們三人微信朋友圈中的廣告,就出現了該被提及的汽車牌子廣告。案例中人都矢口否認,之前有輸入查過這牌子。而再比對一下可能同部門類似背景的人(如鄰房間的同事,但沒參與剛才討論),則沒有顯示這廣告。合邏輯的解釋就只有:曾打開了微信的手機聽到並回報給後台。又或:世界真有咁啱的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