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鑊復辦年宵 粗疏抗疫誰之過

評.析.天下版 2021/01/20

分享:

新冠疫情肆虐近1年,港府防疫屢被批評朝令夕改,最新有宣布一刀切取消年宵花市不足兩星期後急忙補鑊,重蹈去年中單方面頒下禁堂食令的覆轍。花農連番炮轟,疊加市民反湧去太子花墟,爆疫風險驟增,令當局決定讓年宵原址去馬復辦。抗疫情和保經濟不易平衡,政府決定從善如流後,應當思索如何能讓市民下月安全「行大運」,且深切反思連月來粗疏抗疫,究竟責任誰屬。

特首林鄭月娥昨早表示,考慮到市民會應節,禁花市亦可能令個別賣花地方人流大增,決定跟業界商討後,定出年宵新安排。食衞局隨後公布,15個原有選址將續辦年宵,惟檔攤減半,且會利用科技限制人流。

每項防疫政策皆有連鎖效應,不一而足,派對房間關閉促使年輕人轉戰酒店,麻將耍樂處所休業令中老年人改去跳舞,禁堂食則迫令基層踎街吃飯。禁制年宵會令日常周末已人山人海的花墟更加水洩不通,可謂顯然易見,只怪推行政策的官員思慮不周。

花墟迫爆早知 港府錯在欠溝通

食環署去年11月曾以安全為由,單方面宣告取消乾貨攤位,本月8日再向濕貨開刀,本以為只是「照辦煮碗」,最終激起沒甚其他銷售門路的花農激烈反彈,並令市民染疫風險驟增,始匆匆借用科技亡羊補牢。

綜合署方及花農講法,政府是拍板公布取消花市後,才多次跟業界開會彌補,結果會上怨聲載道。有別於普通菜蔬,年花需時數以月計栽種,桃花商每年動輒高達9成生意來自年宵,貨品過年後卻隨時一文不值,欲賣無從。

節慶歡聚是人之常情,舉世皆然,歐洲多國原皆準備在聖誕佳節特別放寬防疫限制,誰料疫情急速反彈,德國、法國和英國等地的傳統聖誕市集最終近乎全數取消,部分商戶轉戰網上自救。

港府不是不能仿效抗疫至上,惟最初應與業界妥善商議,及早協調能否改於屋邨空舖或網絡賣花,嘗試另闢蹊徑兼顧應節和抗疫。現時距離牛年僅3星期時放行年宵,已改租店舖散貨的花農、額外訂了貨的花墟商戶,以至正籌辦網絡花市的商戶,難免都有損失,政府卻只以花市免租作補救。

比起花墟街舖,戶外的公園球場通風得多,又設出入口,本來已較易管制人潮和減少病毒傳播,年宵未如個別報道所指劃一提早於晚上9時關閉,相信亦有助分散人流。不過,當局必須思索攤檔驟然減半,個別商號會否因而更擁擠;改行「紅綠燈」三級人潮制,卻不設網上預約,等候區會否在傳統深宵熱門時段迫爆,同樣可堪斟酌。

出入口限人流 接觸追蹤恐存疑

從接觸追蹤角度來看,要求攤檔店員事先檢測和遞交聯絡方式,肯定不及強制市民使用安心出行手機程式有效,官員避而不談,是預視阻力重重,還是欠缺抗疫決心?港府領軍抗疫近1年來,甩漏處處,經常坐擁最有效選項卻棄而不用,每次出了亂子才急忙補漏,說到底又是誰之過?

責任編輯:黃鑠安

欄名 : 社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