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波動無關挖礦 監管助健康發展

評論版 2021/01/21

分享:

踏入2021年,比特幣的巨幅波動令人目眩。從1月4日至8日,比特幣大舉攀升。根據Bitstamp數據,比特幣於1月8日一舉突破40,000美元關口,最高衝至41,910美元水平,創歷史新高;然而於1月11日,比特幣價格暴跌,日間一度急挫,跌逾20%,低見30,486美元,一天之內狂跌9,000美元。如此巨幅波動,難怪有分析認為,投資比特幣市場風險之高,令人瞠目結舌,無出其右。

摩通:長遠價格 可達14.6萬美元

對於比特幣市場價格的形成機制,筆者在本欄有兩篇文章,作出了詳細分析。事實上,只要有人願意持有,也有供應一方,比特幣的市場價值就存在。摩根大通最近一份研究報告表示,從長遠來看,比特幣的價格可能會達到146,000美元,筆者不敢妄測會否成真,但無論如何,充分掌握比特幣價值形成機制背後的「元素」,是了解比特幣交易市場的鑰匙。其中,挖礦問題很值得進一步闡釋。

筆者在本欄撰寫兩篇分析比特幣價格形成機制的文章後,跟一些讀者朋友交流,發覺坊間對「挖礦」問題,在認識上存有模糊點,故筆者擬再詳加兩點闡述補充。

第一,對成功「挖礦」獎賞減半的機制,不少人並不充分明白。用簡易的表述來說,根據該體系的原設計,支撑比特幣的區塊鏈技術,當中的數據塊產生速率,預期為大約每10分鐘一個,但每個數據塊中,新發行的比特幣不超過50個,這個數字每產出21萬個區塊就會自動減半,大約每4年就會發生一次,成功挖礦的獎賞也同步減半。前一段時間,成功挖礦挖出一個區塊的「賞錢」是12.5個比特幣,但到去年中,已下降至6.25個比特幣,未來會按照這條設定路徑,一路減下去。

挖礦賞錢減半 無影響供應量

坊間有些朋友並不明白「賞錢」減半的意義,或者道聽塗說,甚或以訛傳訛,以為「賞錢」減半就會令比特幣的供應量減少,從而影響到比特幣的價格形成;加上近日比特幣的升勢異乎尋常,一些朋友誤解,以為這次比特幣價格暴升的其中一個因素,與挖礦的賞錢減半相關。

事實上,成功挖礦獎賞的比特幣數量減半,理論上跟其市價變化不相干,原因是比特幣的供應量,一早已設定為2,100萬個,目前已面世的約為1,800萬個,無論挖礦成功獎賞回報減半與否,比特幣的終極發行量都是2,100萬個。由此可見,挖礦成功獎賞回報減半,與供應量無關。

進一步分析,比特幣這個虛擬貨幣在沒有「內在價值」的情況下冉冉攀升,箇中的推手,主要是投資者「深信」,比特幣繼續有交易對手,且在市場上可繼續買賣,同時預期有升值空間。所以,以為比特幣這一浪的上升,與挖礦賞錢數量減半抑制了供應量有關,是錯誤的理解。

很顯然,挖礦賞錢減半對投資比特幣不相干,卻與從事挖礦事業有關。由於比特幣成功挖出區塊的難度大,時間和耗電成本不菲,挖礦所得的比特幣賞錢減半,理論上回報率也減半。不過,實際收益又可能不盡然如此;歸根究柢,最終的回報價值,是與比特幣的市價掛鈎。

舉例來說,2019年中之後,每個比特幣的市價約在3,000至4,000美元間,當時成功挖礦取得12.5個比特幣,以4,000美元計算,成功一次挖礦取得的回報為5萬美元;如今雖然成功挖礦的賞錢減半至6.25個比特幣,但以目前市價35,000美元計算,成功挖礦取得的回報,逾21萬美元。

所以,即使挖礦賞錢再減半至3.125個,並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比特幣當時的市價,才是其內在儲存的價值所在。挖礦事業的興衰、參與挖礦的人數和礦池數量,與比特幣市價相關:若比特幣繼續升值,將會通過挖礦來產生新的數量,並且持續產生到2,100萬個,就一直會持續不斷,代表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發行,可按初始設計的藍圖運行不息。隨着比特幣的市價節節上升,甚至不排除會有更多個體或組織參與挖礦。

比特幣初心 非與央行貨幣競爭

第二,如今不少國家的央行擬發行官方電子貨幣,令人猜想,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會否受到更大的青睞?官方電子貨幣發行會否影響到比特幣交易市場?答案很清楚:兩者無關。迄今為止,筆者並未聽到有任何國家的央行,接受比特幣為法定貨幣。既然比特幣不可能成為在市面上流通的法定貨幣,即使央行發行電子貨幣,對比特幣也沒有必然的影響關係,取得更多市場青睞,反而可能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孳生潛在的負面影響。不過,筆者相信影響不大,因為比特幣設計者的初心,並不是打算與央行的貨幣(無論是實體或電子法定貨幣)直接競爭,而只是用來在互聯網上進行交易。

至於喜歡使用比特幣的「擁躉」們,往往是基於不認同體制內央行任意發行貨幣的行為,簡單來說,即央行利用權力隨時「印銀紙」,無限制性地發行,所衍生的通貨膨脹風險,腐蝕貨幣的價值,因而支持比特幣把發行量固定在2,100萬枚,通過去中心化來化解央行任意發行貨幣的壟斷權力和行為,以實現在互聯網上有一個新的交易系統。當然,發展至今,持有比特幣作投資或投機目的,也許跟這個理念有別。

加強監管 會影響兩類持有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有不少國家的央行擬加強對比特幣的監管。日前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在Reuters Next峰會發表演講,便強調最近升勢猛烈的比特幣是一種投機資產,雖然它促進了一些商業活動,但需要監管。較早前也有報道稱,美國財政部旗下的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透露,擬收緊監管加密貨幣的海外交易申報。

目前比特幣的交易,基本沒有任何監管,一旦政府加強對比特幣交易所作出監管,比特幣交易本身都可能納入監管,此舉對比特幣市價產生甚麼變化,值得留意。

仔細分析,加強監管會對兩類持有比特幣的人產生影響。第一,是那些投資比特幣,卻同時又想避開政府追蹤到交易的人。一旦有足夠多的交易在陽光下進行,對那些傾向在地下或不喜歡交易受政府監視的人,便不是好消息;當然,如果不屬於這一類的比特幣投資者,應該對政府加強監管之舉表示歡迎,因為通過適切的監管,對比特幣交易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有利,能夠有更可靠的交易平台,進行買賣。

監管措施對上述兩群不同的比特幣投資者,利害各異。究竟這兩股人群力量的角力結果如何,有待觀察,但若監管有助抑制比特幣巨大的市場波動性,未嘗不是對其長期健康發展有利的良方。

踏入2021年,比特幣的巨幅波動令人目眩。(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佳龍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艾禮文家族商學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