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起底定罪難 法例怎與時俱進?

評論‧世情 2021/01/22

分享:

本港網絡起底問題嚴重,但有關條例被形容是「無牙老虎」,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正檢視定罪與舉證門檻。

不少人的個人資料在網上公開,增加被起底的風險,法例需與時俱進。

檢視舉證門檻 增罰則阻嚇力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鍾麗玲在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上表示,去年共處理1,198宗起底投訴,主要涉及警員及市民,他們在公開表達支持或反對政府後便遭起底,情況雖不及前年修例風波之時,但仍然嚴重。有立法會議員反映,有3宗涉及起底的案件被判緩刑,質疑《私隱條例》欠阻嚇作用。

私隱條例的罰則不輕,干犯條例第64條的刑事罪行可面臨最高刑罰一百萬元及監禁5年,比新加坡同類法例的最高罰則(5,000坡元及監禁12個月)要高,但外地也有罰則更重的例子,例如美國密歇根州去年引入一項針對起底(doxxing)的條例,初犯會被警告,再犯會面臨5年監禁,若受害者因此死亡則可被判監10年。

一旦談及起底,人們腦海中第一反應或是黑客入侵受害者電腦竊取其資料、將其公諸於世,但現時不少社媒用戶已將大部分個人資料公開於網上,不少政府人員亦然,起底者若只是將這些資料複製粘貼,又可否構成刑事罪行?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指,這類做法可能違反保障資料第1及第3原則,因收集他人資料時需符合自己的職能與活動。有議員表示條例已經落後、未能處理網上世界起底事宜,有如「無牙老虎」。

新加坡去年針對《防止騷擾法》(POHA)修例,專門打擊起底行為,並根據公開他人資料的不同目的予以不同程度的懲罰,這三類目的分別為

1)意圖導致他人受到騷擾、驚慌或苦惱,受害者的家人即使沒有被起底,但若因此受到情緒波及,也可入罪;

2)意圖導致受害者本人(不包括其家人)懼怕受到暴力對待;

3)意圖導致他人暴力對待受害者或其家人與同事。發布受害者資料的人士即使無意導致他人受到上述傷害,但若有能力理解行為的後果,也可入罪。

保護個人資料 不立於危牆下

英國的《1997年免受騷擾法令》亦以起底者的意圖為舉證標準,起底者的行為若導致他人受到騷擾、或有能力理解其行為的後果,便干犯有關條例,但若有關行為是為了阻止或揭發犯罪、及符合法律原意,便不會被追究。

法例尚有不足的情況下,普通市民最好的自保之道依然是保護好個人資料(見表),不立於危牆之下。

現時不少社媒用戶已將大部分個人資料在網上公開,增加遭網絡起底風險。(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凱迪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