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用通訊軟件前 宜理性衡量需要

評論版 2021/01/23

分享:

本月初通訊軟件WhatsApp更新私隱條款,要求用戶同意WhatsApp與母公司Facebook共享用戶資訊,包括電話號碼、定位紀錄、通訊錄名單等,否則有關帳戶將無法繼續使用。事件引來全球用戶激烈聲討,誓要轉用其他通訊軟件。

筆者認為,保護個人私隱固然重要,但此次事件引起極大回響,也關乎WhatsApp以較為生硬的姿態強迫用戶。其實WhatsApp早在2016年8月已修改使用條款,開始將用戶資料與Facebook分享,只是當時他們容許用戶在30天內選擇不參與。此後註冊的新用戶,全部都要接納與Facebook分享資料,才可以開始使用服務。當年的策略明顯較為軟性,也避免了營造「與民為敵」的公司形象。

然而,撇開公關技巧不談,筆者反而認為,WhatsApp此次措施有其正當的商業原因,也想借此次事件向讀者說明資訊科技行業的運作。

免費產品背後 仍有利潤考量

一直以來,許多數碼產品以免費形式推出市場,消費者樂於以「零成本」採用,便對其運作不聞不問;今次事件令大眾醒覺,原來「免費」產品的背後,依然有成本和利潤的考量。以一般通訊軟件、社交媒體和搜尋器為例,供應商為了支付運作成本和賺取利潤,往往會搜集用戶數據,經過分析後,再送出用戶感興趣的廣告或資訊,從中便可賺取廣告費。

這種商業行為其實合法,甚至並非以隱密的方式進行,一般廣告客戶都能接觸這類宣傳方案;本質上,這又跟傳統的市場調查類似。中年或以上的讀者應該記得,上世紀很多流行的品牌,以禮品或贈券吸引消費者回答問卷,藉以索取消費行為的資料,再用來訂定行銷策略。那時候可未有人投訴市場調查公司,因為雙方都是你情我願,各得其所。現今WhatsApp每月活躍用戶人數超過15億,運作成本龐大,同時又要維持免收費以保住市場份額,就是靠上述的商業模式才能持續發展。

享免費服務 亦須了解商業模式

因此,用戶除了關注所享有的免費服務外,也有責任了解供應商的商業模式,看看是否對自身有任何影響,然後再考慮是否適宜使用。就筆者的經驗,有一部分用戶確實喜歡接受個人化廣告和資訊,也不介意在一定程度上分享個人資料;當然,源源不絕接收個人化資訊也有其副作用,用戶容易把自己的喜好或意念強化,從而忽視客觀或另類的聲音。

對於非常重視私隱的消費者,或許以為轉用Signal便一了百了,但他們也有責任了解Signal的商業模式。Signal的收入來源依靠捐款,資源自然比不上以牟利為目的之競爭對手,也限制了它的發展,例如早前便未能應付驟增的使用量而當機;又由於開發Signal的公司不儲存用戶資料,變相沒有辦法把用戶的通話資料由舊電話移植到新電話。因此,一些長者如果珍視與親友長年累積的通訊紀錄,就未必適合轉用Signal。這些例子說明,消費者宜衡量自己的需要,再以理性的態度接納個別通訊服務的優點和缺點,不宜人云亦云。

WhatsApp事件帶給筆者的另一反思,便是通訊軟件已經成為很多人不可或缺的工具,並由少數服務供應商霸佔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當這些供應商更改服務時,便會牽連全球上億計的用戶人數。我們能否開拓一種新的通訊服務,平衡保障私隱和便利通訊的需要?

免費通訊軟件 真的「免費」嗎?

通訊軟件的前身其實是簡訊服務(SMS),屬收費服務,電訊供應商既有收入,便毋須出賣用戶資料維持運作。2009年之後,智能手機和3G網絡逐漸普及,WhatsApp等一眾通訊軟件便乘時而起,以「免費」作招徠,成功吸引全球手機用戶「轉會」,但這類通訊軟件實際上會消耗用戶的數據用量,故此用戶只是以較轉折的方式付出費用,「免費」僅是消費者先入為主的錯誤觀念而已。

WhatsApp事件是一個契機,讓其他通訊方式伺機挑戰它長期獨大的局面。除了Signal、Telegram外,筆者建議各地電訊供應商或可協同解決SMS的安全性問題,降低跨網或跨國通訊的費用,提供一種「付費SMS」作為新的增值服務,讓關心私隱的用戶使用,同時消除分享用戶資訊的疑慮。

本月初通訊軟件WhatsApp更新私隱條款,要求用戶同意與其母公司Facebook共享用戶資訊。(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耀宗 集信軟件科技行政總裁、創科未來成員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