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悄悄調整對華政策 恐仍落錯藥

評論版 2021/01/25

分享:

拜登內閣一眾閣員上周雖在國會聽證會上齊聲對中國宣示強硬政策立場,似在延續特朗普對華對抗衝突路綫,但美國國內與國際環境在新年前後都出現重大變化,拜登政府應對中國的策略也在悄悄調整。

美號召力挫 夥盟友遏華難度增

拜登應對中國大戰略簡單明確:聯合盟友。不簡單的是實際如何操作,近期事態更添了不少難度。中國分別與美國亞太與歐洲盟友,完成自由貿易與全面投資協定之餘,美國民主聲譽受到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重創,削弱了美國號召盟友能力。

今天國際格局風起雲湧,印太地區成為大國衝突熱點。拜登政府「亞洲沙皇」、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透露更多新政府應對中國的想法,值得琢磨。

坎貝爾:印太需「梅特涅體系」

這位原奧巴馬政府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月中在《外交》雜誌撰文,以歐洲19世紀拿破崙戰爭後形勢,比喻今天印太局面,認為印太也需要類似當年歐洲的「梅特涅體系」,以國家間的力量平衡來保證長期和平。

梅特涅體系又稱「歐洲協調」(Concert of Europe),乃奧地利政治家克萊門斯.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1773-1859)主導創立,在拿破崙1815年倒台後近100年間,維繫了近現代歐洲迄今的最長太平。

法國拿破崙大軍橫掃歐洲時,奧地利因一度戰敗被迫跟隨法軍侵略,加上當年共和革命思潮席捲歐洲,戰後即時形勢對各君主制國家都不利,奧地利帝國尤顯脆弱。梅特涅這位外交官則以高超技巧,創造了一套保守傳統、各國利益平衡而且都樂意接受的國際秩序,同時延長了奧地利大國地位。

梅特涅體系下,法國失去了所有拿破崙征服土地,但固有力量獲得保留,也恢復了皇室;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領土顯著擴大,多國得以互相制衡,減少訴諸武力誘因;英國安全也因為歐陸沒有一國獨大而獲保證,並進入維多利亞全盛時期。歐洲百年間雖有零星戰爭,未見廣泛大戰,梅特涅體系和平,直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才告瓦解。

中美非你死我活 惟續阻華崛起

說回今日,坎貝爾的梅特涅體系比喻,以中國角度聽起來喜憂參半。

喜的是,梅特涅體系講求的是力量平衡,和平是最終目標,法國戰敗但未被消滅,反而繼續是列強一員;坎貝爾以之比印太,意味拜登政府的中美博弈觀,不再是特朗普政府的你死我活。新一屆華府相信不會如前國務卿蓬佩奧般,試圖將「中共」與「中國」割裂,有意推翻現代中國的根基,將中美關係推向全面決裂深淵。

憂的是,梅特涅體系是戰勝國對戰敗國施加的國際秩序,比喻今天印太不倫不類。印太現已享受了多年普遍和平,這和平也正是中國發展壯大的土壤,中國因此並非嘗試打破和平的力量。坎貝爾談梅特涅體系,實質仍是尋求阻止中國崛起,保持美國一哥地位,甚至不排除有意讓印太國家互相折騰,使域外的美國恢復獨大。

坎貝爾也承認,今日亞洲非200年前的歐洲,各國經濟、金融、科技方面互相依存都大得多;印太多數貿易都是區內從事,現有秩序令數以億計民眾從貧困獲得解放,並使區內累積了顯著財富。他指,美國政策的挑戰因此不是從混沌中創造秩序,而是強化與現代化現存體系。

主張彈性小聯盟 正面衝突料減

坎貝爾接着提出的具體策略既有老套路,亦有新意思。老套路是協助印太國家建立不對稱軍力,意思是以另一種手段反制一種手段,就像中國能以彈道導彈對付美國航母,而毋須用航母硬撼航母。坎貝爾稱,印太國家如擁有長程巡航與彈道導彈、無人艦載機與無人潛航器、導彈潛艇與高速精確武器等裝備,就能迫使北京因應風險改變盤算。

至於新意思,坎貝爾改變了人們的一般想法,主張美國毋須尋求建立單一的大聯盟來對抗中國。取而代之的是更具彈性,就不同議題建立多個較為鬆散、具臨時性質的小聯盟,例如美日澳印四方機制(Quad)可集中軍事威懾,以及英國提出的「民主十國」(D-10,美英法德意澳加日韓印)概念。他並表示,貿易、科技、供應鏈和市場標準都是迫切需要建立聯盟的議題。

可以說,坎貝爾主張相對務實,較接近美國亞洲外交傳統部署。本欄去年提過,北約同盟一次過包括幾乎所有歐美國家,是戰後歐洲特殊地緣環境的產物,而亞洲各國歷史文化觀、政治傳統與安全環境差異大得多,故美國在亞洲向來尋求與不同國家各自建立雙邊盟約,而沒有建立類似北約的廣泛同盟來針對特定國家。

坎貝爾想法如獲拜登政府採納,中美正面衝突機率有望下降,惟這亦有其「古惑」成分。美國按不同議題拉攏不同國家,加入不同門檻較低的聯盟,理論上可增加各國心動機會,亦有借他們過橋的意味,並引中國將鋒芒指向他們,造成「以大欺小」。類似近期中國與澳洲的外交摩擦,日後恐會更為頻繁,中國處理不好的話則容易失分。

不過,坎貝爾的應對始終停留於地緣政治、軍備競賽、意識形態角度看中美博弈,未能回答美國面對的最大挑戰,即中國崛起是一個由經濟發展主導的歷史進程。中國借助巨大市場與國際和平,從事貿易累積財富再用於自身發展,繼而提升影響力與話語權,不同於近現代其他大國以征伐製造崛起條件。更關鍵的是,這過程也促進了其他國家發展,使他們從中國崛起當中受惠。

京具戰略自信 須以武防美求戰

美國戰略的盲點,就是試圖以非經濟發展手段來應對中國崛起。美國盟主地位,是以二戰後馬歇爾計劃,協助歐洲國家從廢墟中復興確立的。中國如今推出一帶一路,美國不甘失去盟主地位,卻未有向世界提供同類的另外選擇,僅以「中國威脅」嚇唬各國放棄與中國繼續提升關係,充其量也只能拖慢中國崛起步伐,難以扭轉大趨勢。

這邊廂,中國經濟規模已突破100萬億人民幣大關,比史上任何國家更接近美國,而隨之增加的會是中國市場對各國的吸引力。

美國當年以《廣場協議》迫使日圓升值,成功阻止日本爬頭,原因在於日本是「經濟巨人、政治侏儒」,與美國是戰敗國與戰勝國的關係,美國顯然無法對中國重施故伎。難怪俄羅斯傳媒評論坦言,美國已無法以和平手段來阻止中國成為第一,若不順應這歷史進程,世界皆會面臨嚴重後果。

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稱「時與勢在我們一邊」,反映的是戰略自信,同時也顯出中國需要以武防止美國求戰。從這角度看,現時世界確是需要一位設法確保長期和平的梅特涅體系。

美國總統拜登應對中國大戰略簡單明確:聯合盟友,但不簡單的是實際如何操作,近期美國內外局勢更添了不少難度。(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