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乳癌歷全切及重建手術 瑜伽導師拍片散播正能量

副刊版 2021/01/27

分享:

Char愛行山、做瑜伽,不煙不酒,生活習慣健康。去年身邊有朋友患上乳癌,於是去做檢查,豈料竟然確診。她需做一邊乳房全切和重建手術,在肚上留條長疤痕,還要捱過化療。旁人或覺得好痛苦,但她說景隨心轉,抗病時要在生活中尋找快樂、幸福的事物,拼湊正能量因子,撑住自己。

多數人確診時會摸到乳房有硬塊,或從檢查發現內裏有腫瘤,但Char完全沒有,只看到乳房有好多像塵一樣的微細鈣化點,屬乳癌管腔B型。而因癌症屬多發性,故醫生建議她做一邊乳房全切。「我做好多運動,飲食清淡、工作壓力也不大,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不明所以。」

腹部疤痕長達45厘米

病情屬初期也要做全切,手術更在確診後數天就做,挑戰接連而來。一開始覺得很衝擊,Char指沒時間好好消化,要立即計劃應對方案。「諗返轉頭問為甚麼是我,我覺得無乜用,也不需要。既然事情已發生,改變不了,倒不如想想治療道路該如何走;當然有哭過、有傷心過,但一下子面對人生如驚濤駭浪的遭遇,怎樣也好都要拉自己一把,別一直在低谷。」

要做乳房重建的病人,一般可選擇移植自體皮瓣,如用腹肌或背肌,另外也可選擇用外來物如鹽水袋或矽膠袋。Char選擇前者,用腹部脂肪和腹直肌皮瓣作重建,因自體組織不具排斥風險,用袋或需於十數年後做微調,袋身也有機會變形,屆時可能要再開刀做手術換袋,很麻煩。故雖然做自體皮瓣移植的傷口大得多,腹部疤痕長達45厘米,Char亦寧願選擇此方法。

難以站直和舉高手

術後因腹部傷口太大,難而郁動也會痛,Char坦言連站直和舉手也有難度。「做完手術像個阿婆般,真的好痛。要屈住身子,花兩三星期才可挺直腰背。」初期覺得身體好緊,挺直時覺得肚臍像要爆開,但Char依然在術後第二日就聽從醫生指示,在醫院走廊來回行練走路,但步速非常緩慢。出院後個多星期後亦如是,原本1分鐘就行完的路程,Char足足要花上10分鐘。而且也要練習舉高手,因術後身體變得好緊,要慢慢適應和訓練伸展幅度。傷口雖然刺痛,但Char笑指自己是個「忍得痛」的人。

除文職以外,身為瑜伽導師的她最關心的是何時能再做運動。「我常常問,我能否再做Sit-up、拱橋、後彎?醫生說好靠我自己鍛練,如果怕痛常常縮起身子,不嘗試拉一拉的話,柔軟度就會一直變差。」原本腹部有脂肪,伸展時有拉扯、緩衝的幅度,但術後一下子把腹部的脂肪都取走,不單會變得繃緊,傷口痛楚也妨礙伸展。「開頭會腰痛,腹部力量下降,但既然不能做腹部運動,我躺在病床時就做頸、手、肩膊和腳的簡單伸展運動。術後第二日隻腳突然水腫,我拉拉筋就沒事。」術後20日,有同路姊妹與Char一樣需做移植自體皮瓣手術,她更拍了段片教人如何做伸展,加速血液循環、排走水腫。

嚴重副作用 與死亡擦身而過

術後訓練相當辛苦,但原來最大的難關,在於化療副作用。一共要打4針化療的Char,指最辛苦的時期在於打第一、二針之後。「在我打完針後的第四日,當我吃完早餐,就看到手和頸不斷出汗,汗水全是冷的。突然覺得呼吸好辛苦,好像快要昏倒,完全無力、趴在桌上。」她指當時覺得好害怕,連一句說話也講不了,幾乎失去意識。身上的汗珠多到像倒水般,無奈當時完全不清楚徵狀緣故,也難以向醫生形容和詢問。

直至打完第二針,這個嚴重的副作用又再來襲。Char剛好拿了身旁的血壓計,量度後發現自己的血壓非常低,迷糊間傳信息向醫生求助。「診所立即致電叫我入醫院,說血壓低到無得再低,隨時會死得人。但我攤一會,慢慢深呼吸後就甦醒,當時又正值疫情第三波,於是我在床上躺了兩天休息。」即使做足資料搜集,身邊也有同路人支援,卻從來無人試過有如此嚴重的副作用。「後來我忍不住哭,因覺得好辛苦,無法呼救,只可哼到一聲,但無人會聽得到。要花好大氣力才講到一句『我好不舒服』,感覺好像好接近死亡,剛剛擦身而過。躺在床上兩日,我覺得自己廢了。」其他副作用如味覺改變、食慾減少、身體乏力易累、皮膚敏感,腮骨和頸痛等,遠遠不及這兩次深刻。

不過,即使化療副作用如此多,身體負擔又大,她亦有持續做瑜伽。「整個人像被藥物包實、浸在當中,不太清醒。視力有少許模糊,無胃口時身體又弱,常常留在家中情緒也易變差,做瑜伽的時候可靜下來,慢慢深呼吸,將身體緊繃的位置一一放鬆。」

靠種植治癒心靈

在抗病路途上,身邊人的支持雖然重要,但Char認為最重要撑起自己的力量,依然在於自身。「當人在最痛苦、最低谷的時候面對逆境,只有自己才可拯救自己,無人幫到你。我的大學教授常常說,要學習境隨心轉,別心隨境轉。即使遇到好差、好痛苦的事,自己的心如何不被環境所影響,我體會到的就是信念和意志力。相信自己會康復、逆境只是暫時的,之後會變好。」而意志力的來源,Char說好靠在生活中尋找幸福和開心的感覺,在當中找到前行的力量。「入院做手術前一日,我在家中的花園撒下一些通菜的種子。出院後每一日都為它們淋水、照顧它們。直至二、三個月後我打化療針,它們開始長得好大,其實好開心。因為當我身體一路變差,它們就一路成長,給予我希望。」

而就在出現化療嚴重副作用後,Char本來正值低潮,但走出花園時發現通菜已經可以收割,滿足感隨之湧上心頭。「那種幸福惑是,我種下的因,現在有果了。這種開心的感覺就可支撑我繼續堅持。因為病症令我好不適、好失落,有時家人和朋友雖然能幫到自己,但未必明白我的感受,要自己覺得可以一步步走得更好、會康復,如此拉自己一把。」種植的因果概念好比治療,當日辛苦做手術、打針和服藥,捱過痛苦的過程,最終也會得到回報。

---------------------------------

練體能拍片散播正能量

去年10月打完4針化療,完成所有治療之後,Char重拾昔日的運動習慣,行山、跑步統統都會做。由最初跑1公里都會氣喘,至今已能由鰂魚涌走山路至赤柱,4個半小時行12公里,途中更有近千級樓梯。「我在完成化療後4個月就完成到,希望鼓勵其他病友。化療完縱使氣喘又腳軟,當初我連1公里都跑不了,之後不斷練習,一步一步去做,連12公里都行到。」

除此之外,她更開了Facebook專頁Char's Breast Cancer Journey與同路人分享經歷,也有自己的YouTube頻道教瑜伽。「希望藉着拍瑜伽片宣揚健康之餘,也能讓大家見證我的康復進程,現在只能做到簡單伸展,可能過幾個月你一直看着我、跟住我,就會見到有好大進步。」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

患乳癌歷全切及重建手術,瑜伽導師拍片散播正能量。(湯炳強攝)

種植是Char在治療期間的一大興趣,治癒心靈也帶來力量。(湯炳強攝)

重建手術的傷口很大,Char指術後連笑和咳都會扯到腹部,因而有痛楚。故建議病人們可吃些喉糖,避免因喉癢咳嗽而苦了自己。(被訪者提供)

首兩針化療副作用太強,Char全身標冷汗,幾乎暈倒。(被訪者提供)

首兩針化療副作用太強,Char全身標冷汗,幾乎暈倒。(被訪者提供)

做完重建手術後難伸直雙手,要慢慢練習才可舉高。(被訪者提供)

一直熱愛行山的Char,完成療程後就立即起行。(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