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發燒小腦受損影響智力 智障田徑運動員感激亡母栽培

副刊版 2021/01/27

分享:

在香港要做全職運動員不是容易的事,更莫說是弱能人士,謝彩玉幼時一次感冒發燒後,小腦受損影響智力,需入讀特殊學校。謝媽媽沒自怨自艾,以其無止息的愛,鼓勵女兒發揮運動潛能,成為一位出色的田徑運動員。

可惜謝媽媽於去年過身,由女兒和體育科老師黃鈞豪講述她母女倆的故事,亦足以令人動容。

都說媽媽們最怕孩子生病,此言非虛。彩玉便是在兩歲時發燒,家人起初不以為意,但自此後發覺她走路較同齡小朋友慢,四肢不穩常跌倒。那時謝媽媽只以為女兒是身體虛弱,豈料情況愈來愈差。於是謝媽媽將彩玉送入醫院,留院十多天,經過多次檢查,始終找不到原因。彩玉出院後,謝媽媽帶她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但情況沒有太大進展。

彩玉回憶兒時狀況說來慢條斯理,表達詞彙不算準確,仍努力地想說明事件始末。

直至入學後的一次智能測驗,才得知彩玉腦部受損,影響了手腳活動能力,並需要入讀特殊學校。

其後彩玉入讀匡智屯門晨輝學校,謝媽媽在這裏認識了彩玉的班主任,正是黃鈞豪老師的太太。黃Sir笑言:「那時我不多機會接觸到彩玉,但我太太就是她的班主任,很了解彩玉的課堂情況、學校日常。加上謝媽媽常到學校做家長義工,她和我太太關係緊密到是每晚都會煲電話粥。」

加入田徑隊

特殊學校注重培訓學生多方面的才能,運動和藝術科目不可或缺。黃Sir知道謝媽媽多年來堅持帶彩玉醫治四肢不協調的情況,加上彩玉參與了兩、三年的運動課堂後,身體關節能力得到改善,走路亦較前穩陣。

彩玉自言很喜歡學校生活,看到同學們可以靈活行走,覺得自己都可以,更被學校選拔進入田徑隊。黃Sir憶述選拔彩玉時也有猶豫,「田徑喎?初見她時還只是一個企不穩的孩子,要接受田徑訓練不是輕鬆的事。因要天天練習、操體能、港九新界田徑場都要去,她家住天水圍,單是乘搭交通工具的時間,也不是平常人能夠付出的。」

但謝媽媽卻願意肩負起這個接送女兒出入訓練場地的責任,有一次,黃Sir更見到謝媽媽帶着彩玉在往九龍的巴士上做功課,只見彩玉忙於在膝蓋上的書簿中寫字,謝媽媽則手拿一個麵包往她嘴裏放,此情此景令他印象深刻。

性格變開朗

謝媽媽曾在校內的一份刊物中透露,因着女兒玩田徑,小時候沉默寡言的她,性格上明顯變得開朗。她說還記得女兒接受訓練的初期,最怕是跨欄,見到欄桿已感恐懼,但在教練和媽媽的鼓勵下,勇敢跨出第一步,克服了心理關口,也開始建立到自信。她看到女兒每天認真地練習,心疼她之餘,亦帶着感恩,尤其感激老師們對女兒多年來的幫助。

她們家境不富裕,謝媽媽便積極為彩玉爭取獎學金,令她在運動以外,餘暇亦有資源學習拉小提琴,紓緩運動訓練所帶來的壓力,平衡心理,從而提升運動的表現。

盡管訓練時的艱辛難以言喻,但彩玉沒有怨天尤人,只輕聲說:「訓練時好辛苦,試過好攰發脾氣。媽咪都會氹吓我,煮我鍾意食嘅嘢俾我食。」

記者問是甚麼食物,彩玉低頭不語,只見眼眶已湧出淚水。黃Sir即解圍代答:「甚麼都愛吃啦,只要是媽媽煮的便愛吃。」

彩玉加入田徑隊短短幾年,已擁有多次的海外賽事經驗,先後到中國、美國、法國、杜拜、日本參賽等;其中最好成績的一次是2015年特殊奧林匹克夏季世界比賽,在洛杉磯舉行的400米田徑賽中得首名,其餘香港或校際等運動項目皆有優異表現。

現年21歲的她,離開母校後,成為香港智障運動員代表之一,目前正積極訓練,最大希望是能夠參加到新一屆的特殊奧運會,她也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嚴峻,運動會不知何時才能舉行。但她記得媽媽說在逆境中都要好好學習,不要放棄。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李越樺

有老師曾給彩玉的評價是在逆境中具奮鬥精神,努力學習,如她從不欠交功課、不曠課、遲到。(黃建輝攝)

目前因疫情關係,只能自我訓練。(黃建輝攝)

黃鈞豪老師由細睇到彩玉大,太太更是她的多年班主任,大家關係亦師亦友。(黃建輝攝)

她在香港特殊奧運會40周年邀請賽中取得400米冠軍。(被訪者提供)

謝媽媽常陪伴彩玉四處走,為女兒常領獎感到開心。(被訪者提供)

左邊的吳教練在彩玉成長中有約4年時間作她的教練,拍攝當天是她20歲生日呢!(被訪者提供)

問她出外比賽好玩嗎?她即點頭說自己去過好多地方,單杜拜都去過3次。(被訪者提供)

謝媽媽和彩玉於某年見到偶像蘇樺偉,當然要和他一起合照留念。(被訪者提供)

2015年特殊奧林匹克夏季世界比賽,在洛杉磯舉行的400米田徑賽中得首名。(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