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把人睇小 卻沒有發明炸魚薯條

評論版 2021/01/27

分享:

昨天說到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崇尚英國民族優等,並認為更強大、高等,在全世界更為聰慧的種族,佔據較低等民族的土地沒有錯。邱吉爾和不少英國人都感覺自己高人一等,心高氣傲,並且四處殖民,將自己一套強加於人,偏偏被視為「國菜」的炸魚薯條(fish and chips),就不是純正大英帝國後嗣發明,而是猶太人。

歷史有流傳說,炸魚薯條中的炸魚,本是中世紀生活在葡萄牙的猶太人菜餚。卡斯提爾(後來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Isabella of Castile),力挫伊斯蘭勢力,收復了伊比利半島後,建立宗教裁判所令人民成為順民,將整個伊比利半島統一在天主教下,強迫長期居住於該地的其他教徒如猶太人改變信仰。猶太先民們只好逃到葡萄牙,但宗教裁判所力量進一步擴張,還殺死不少猶太人,殘存於葡萄牙的猶太人只好將自己偽裝成天主教徒,掩飾自己猶太信仰以免遭殃。

猶太人炸魚扮豬肉 避宗教迫害

根據猶太戒規不吃豬肉,但不吃豬肉可能會被鄰居發現自己是猶太人而去舉報。猶太教徒想出用其他食物扮豬肉,例如炸魚塊,以麵粉和水裹上魚塊表面油炸,炸出來看似豬扒。後來,從葡萄牙逃到英格蘭的猶太難民,維持了炸魚習慣,將這種飲食方式傳入英國。根據美食家羅登(Claudia Roden)的《猶太美食之書》《The Book of Jewish Food》,美國第3任總統傑弗遜造訪倫敦時,亦曾說自己用「猶太人方法吃魚」。

或許大家會說,即使這種蘸上炸漿方式的炸魚是猶太人先創,但第一個加上薯條一起賣的,是英國人發明就OK了,但都不是,也是猶太人。雖然,到底是誰想到炸魚加薯條這種搭配,將兩者牽手已經不能考究,但據英國BBC都有報道,流傳最廣的說法,第一位販賣炸魚薯條的人,是1860年一位年僅13歲,在倫敦Old Ford街一家食店的猶太裔男孩馬林(Joseph Malin)。這兩種食材一拍即合,受到熱烈歡迎,很多食店跟風。

到上世紀20年代,全英估計有超過35,000家炸魚薯條店,到今天有上萬間,年營業額超過6.5億英鎊,每年英國人食掉逾2.5億份炸魚薯條。

今天話食就食,二戰時英國食物2/3依靠進口,由於海上補給綫遭德軍襲擊,糧食緊缺,英國政府實行食物配給,但配給清單並沒有包括炸魚薯條。它被邱吉爾形容為英國人的「好夥伴」,是讓民眾填飽肚子最受歡迎的食物,也是英國人長久以來「安慰劑」。不管是在一戰還是二戰,炸魚薯條總是保證供給,它還有「軍事用途」呢。

登陸諾曼第 英兵以Fish和Chips作暗號

1944年6月6日,歷史上一個十分重要日子,就是著名的諾曼第登陸戰正式展開,人類近代史規模最大登陸作戰,百萬計盟軍士兵橫渡英倫海峽,在法國諾曼第登陸,痛擊德軍。當沙塵滾滾,容易誤擊友軍,英國士兵靠「Fish」和「Chips」作為確認隊友身份的暗號,一個喊「Fish」,若對方不回應「Chips」,那麼9成可以開槍了。

「Fish and chips」可能救回不少英軍性命,又慰藉了眾多英國人心靈,可邱吉爾對猶太人似乎沒有回報以真心。表面上他和羅斯福總統等在二戰中領導戰勝納粹,令猶太人避過可能出現的更大災難。他又在一戰後,主導讓以色列逐步在中東立國,令猶太人擁有家園。然而,大家在新聞也聽得多,以色列國土周邊圍攏着與他們不和的阿拉伯人,搞到那裏成為中東火藥庫。歷史又有一個講法,邱吉爾叫猶太人去那裏立國,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想流散在歐洲繁衍的猶太人愈來愈多,找一個地方送走他們。實際上,有報道指崇尚大英血統的邱吉爾,對猶太人亦有批評言論,只是不大出現在普遍文章,因為和邱吉爾「世界偉大領袖」形象不符。

葡萄牙猶太人創的炸魚,結合薯條,成為了英國「國菜」,讓英國人快慰,在心中有着特殊含義。然而透過這道料理,猶太人感受的卻是受壓迫的悲慘過往。拜登將邱吉爾頭像移走,和「老上司」奧巴馬一樣,不擺放在橢圓形辦公室。包括《太陽報》在內多份英國小報將拜登的舉動,形容為「一種故意的怠慢」。當年是倫敦市長的約翰遜,曾批評奧巴馬「對大英帝國懷有祖傳的厭棄之情」;今次約翰遜已貴為首相,然而他的發言人表示:「橢圓形辦公室是美國總統私人辦公室,怎樣裝飾取決總統本人意願……我們毫不懷疑拜登總統對英美關係的重視。」

約翰遜最清楚邱吉爾,他自己除了是首相、倫敦市長之外,還寫過談論邱吉爾的書《邱吉爾精神:一個人如何改變歷史》《The Churchill Factor:How One Man Made History》。書中不斷流露對邱吉爾崇拜之情,「邱吉爾拯救了我們的文明」,「到處找到邱吉爾改變世界的痕迹」等等。約翰遜和邱吉爾共通的是,擁有極強自我,自命不凡,骨子裏有濃厚精英意識,即便他看上去親民,實際權力慾極強,但懂得以他看似叛逆的非主流形象,掩飾野心。

他曾說理想是成為「世界之王」,他主導的英國脫歐後發展,他和美國新當家拜登的互動都值得我們觀察,這位企圖改寫歷史的約翰遜,會搞甚麼出來?

聽過一個笑話:「世界上最薄的書,包括美國歷史、德國笑話、英國菜譜。」連炸魚薯條都不是英國人發明的,不是讓本來就薄的英國菜譜更少一頁嘛。最愛吃的炸魚薯條都不是自己的,為何英國人還在外面吹噓自己的優越、價值?因為代有「偉人」出,這些人相信憑英式智慧、辯才,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即使言過其實、誇大其詞亦能激發人們,偉大的演說在關鍵時刻能產生影響。即使一切修辭都是可疑的,令薄弱的論點變得強大,但由此卻能迷惑人,除了希特拉,邱吉爾和約翰遜都深明,此所以邱吉爾也有一名句:「歷史將會善待我,因為我打算自己寫。」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