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綠色發展 實現香港經濟復甦

評論版 2021/01/27

分享:

後疫情時代如何實現經濟的綠色復甦,成為世界各國關注的焦點。在2020年11月17日晚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12次會晤中,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世界承諾,中國將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並努力爭取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從國際經驗看,歐洲發達國家多是於1990至1996年間達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並計劃到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大約需要50到60年的時間減排,而中國將減排過程一下子壓縮至最多30年,足見其決心和力度。

盡管美國於去年11月4日已正式退出《巴黎協定》,成為首個退出的締約國,但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日前已簽署行政命令,重返《巴黎協定》。根據拜登的競選宣言,美國將在2050年之前實現100%的清潔能源經濟和淨零排放。

歐盟委員會於2019年12月發布了《歐洲綠色新政》(European Green Deal),提出於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盡管新冠疫情對歐洲造成了極大衝擊,但歐盟實現綠色新政的決心絲毫沒有動搖。去年12月11日,歐盟27個成員國批准通過了總額為1.8萬億歐元的長期預算,其中包含7,500億歐元復甦基金,該基金的大約三分之一將用於應對氣候變化,可見歐盟已經將綠色經濟當成未來發展的主要動力。

邁向碳中和 施政報告列戰略目標

在2020年的《施政報告》中,香港政府將「邁向碳中和」列為戰略目標之一,旨在「推動香港低碳轉型,朝着2050年碳中和的目標邁進」。參考其他國家的經驗和做法,以及香港的實際情況,本文列舉了香港在綠色發展過程中的潛在機遇,以期成為香港經濟復甦的驅動力之一。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去年11月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致辭中提到,香港已做好準備,成為綠色及可持續金融的區內領先中心。盡管與歐洲國家相比,香港在綠色金融方面的起步較晚,但通過積極推出有效的激勵措施、配套政策、監督機制,以及搭建協作平台迎頭趕上,正大力促進綠色金融的發展。由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發布的2019年香港綠色債券市場簡報顯示,香港2019年的綠色債券達到26億美元,盡管較2018年下降5%,但其規模仍舊可觀。

香港長期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其開展綠色金融及相關業務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優勢。加上香港地處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節點,橫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為其成為綠色金融區域中心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筆者認為,香港未來可以在以下幾個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跨國內外市場 港具綠色金融優勢

第一、綠色投資紐帶。香港的金融中介角色短期內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取代,在中國綠色債券市場增長態勢強勁的背景下,香港可以利用其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優勢,充分發揮通道功能,借助各項互聯互通機制,吸引和對接境外資金投資國內的綠色債券,幫助其擴大市場規模。

第二、綠色金融服務。綠色金融的國際規則推出時間並不長,各國的綠色金融制度均在不斷完善當中。香港具有熟悉中西方金融體系和標準的優勢,可以作為兩種不同框架的橋樑,為各類的投資者提供諮詢及顧問等多項專業服務。

隨着「新基建」和「雙循環」戰略的提出,勢必會催生出大規模的基建融資需求。在綠色可持續基建方面,由於成本等因素,其投資額遠高於傳統基建項目,香港金融機構應抓住此輪機遇,通過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綠色債券、綠色資產證券化等金融產品,在資金方面為新基建提供大力支持。

第三、助推綠色產業發展。由於逐利動機的驅使,金融機構對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支持力度遠遠不夠。實際上,金融手段更加偏向激勵和引導,借助金融手段助力生態環境保護,更有利於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提高經濟效率。因此,應鼓勵金融業界通過創新綠色金融產品,重點促進清潔能源、綠色交通、垃圾分類及處理等綠色產業的發展,以獲得綠色金融和綠色產業的雙贏局面。

香港已很長時間陷入「產業空心化」的困境,而綠色技術和可持續解決方案的研發及應用,為香港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同時也對實現「碳中和」目標至關重要。盡管香港政府已推出多項舉措,並在政策研究資助計劃下,將環境保護列為研究項目資助的重要領域,未來港府仍應大力推動高等教育機構、研究機構和企業,在環保技術、氣候變化、可再生能源、智能環境友好型城市等方面開展協調合作。

綠色研究創新 提供新發展機遇

另一方面,港府需要建立健全評判機制,甄別出在綠色產業領域具有高潛力的初創和中小企業,並為其提供融資和市場拓展等保障服務,利用創新和技術突破,達成可持續發展目標,並實現科研成果的轉化和規模化生產。

伴隨着城市的發展,數碼化轉型將成為最顯著的特徵,在某程度上亦能夠進一步促進可持續發展。通過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可以看出,新型傳染病的爆發與傳播,與生態環境的變化有着直接或間接的聯繫。因此,利用各類生態和環境模型,能夠較為準確地預測各類風險,提前進行干預,降低災害影響程度。香港應汲取今次抗疫過程中的經驗教訓,利用自身優勢,吸納全球科研和產業界有關人才,制定出精準的生態環境風險數碼模型,為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科學依據。

低碳發展投資可觀 服務業機會增

香港亦應積極發展與綠色產業相關的技術服務業和消費型服務業,以便在低碳發展的基礎上,促進就業目標的實現。可以肯定的是,綠色產業的深度發展,除了會在研發和技術層面增加就業機會,也會在相關服務層面創造出新的崗位。除了上文提到的綠色金融服務領域外,還包括新能源諮詢服務、碳排放交易服務、可持續發展方案諮詢、綠色建築設計服務等,形成新的就業結構。

此外,在開展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生態旅遊方面,也有望增加就業需求。

另一方面,綠色低碳發展帶來的巨大投資,也能夠為服務業帶來大量的機會,包括諮詢、保險、商業氣象服務、生態環境保護和科普教育、傳媒等。

香港長期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其開展綠色金融及相關業務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優勢。(資料圖片)

撰文 : 董禹 天大研究院研究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