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避

副刊版 2021/01/28

分享:

「磁力共振並沒有輻射,你可以放心。」醫生見病人拒絕檢查,便進一步解釋。

「我不擔心輻射。」中年女士回答。

「那是否因你有幽閉恐懼症?」這是另一常見解釋。

「醫生,也不是。我就是不想做腦部磁力共振。」她患上ALK陽性肺癌,腦轉移機會高達40%以上,磁力共振檢查絕對重要,其有否腦轉移會改變治療策略。

她丈夫終於忍不住開口:「她不想做就是因為她怕知道結果!醫生你不要管她,給我們安排好了。」

倘病人不同意的話,醫生也不能勉強,惟有說服才是辦法。隨後十分鐘,醫生不厭其煩詳細地解說;惟十分鐘過後,答案依然沒有改變。

她所怕的,是失去自主能力,從她個人經驗認知,腦轉移是痛苦不堪的,故此,她寧願不知道、不面對,心理學上,稱之為Avoidance(迴避),是人類應對壓力方法之一,明知道這是危機,但故意迴避不去處理、不去想、不去理會,便能短暫減少心理壓力,只是這短暫逃避最終會帶來更多焦慮和壓力,就如這病人拒絕磁力共振,回家後她定會繼續擔憂自己會否有腦轉移,隨後日子更會疑神疑鬼,甚麼手腳麻痺也會與病情掛鈎,這樣的心理很不健康,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迴避」這心理應對方法自幼建立,根深柢固,也非用理性能夠改變,醫生只能用時間去解破。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