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網巨擘商業決定 惹個人私隱憂慮

評論版 2021/01/28

分享:

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式WhatsApp日前宣布更改私隱條款,將與Facebook共享用戶個人資料,包括電話號碼等,用戶如不接受,將無法繼續使用。事件引起爭議,WhatsApp最終於香港時間1月16日宣布,推遲全球用戶必須接受更新私隱條款的期限,由原定的下月8日,延至5月15日。

WhatsApp的聲明指出,WhatsApp一直以點對點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技術處理用戶的私人對話,因此WhatsApp及Facebook都不會看到對話內容、用戶之間分享的位置,亦不會記錄或與Facebook分享用戶的通訊錄,今次更改私隱條款並不會就此作出改變,只是增加用戶透過WhatsApp向企業發送信息的選項功能。由於事件引起一些公眾疑惑,我們不妨細看一下這起牽涉私隱信息問題的新個案。

客觀地看,筆者覺得WhatsApp更改用戶私隱條款,出發點未必是考慮私隱問題,更多是一項商業決定。事實上,Facebook本身已於2011年8月9日發表Facebook Messenger,也是一個提供文字和語音服務的即時通訊軟件程式,跟WhatsApp類似,用戶可以透過網站或流動裝置向其他用戶傳送文字、圖片、動畫、語音和短片等多媒體信息,甚至進行語音通話,而毋須額外付費。然而,Facebook Messenger並不算成功,除了在美國市場稍勝WhatsApp外,在國際市場上幾乎「全軍皆墨」,佔有率落在WhatsApp之後。

回頭看Facebook於2014年2月公布,以40億美元現金,加上價值120億美元左右的股票,總額達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可見Facebook對收購WhatsApp可謂「志在必得」。

如今WhatsApp宣布更改私隱條款,筆者認為可能更多是帶有商業決定的性質。據一些美國媒體分析,早於2016年起,WhatsApp用戶已在不知不覺間,與Facebook分享資料,包括電話號碼、使用WhatsApp的頻率及時間等,Facebook除了利用這些資訊去確保WhatsApp的營運外,亦用作展示相關廣告用途,但對話內容仍會被加密。

正如WhatsApp所解釋,WhatsApp是以點對點加密技術處理用戶的私人對話,WhatsApp及Facebook都不會看到對話內容、用戶之間分享的位置。此次私隱條款變更,是源於Facebook想增加WhatsApp的功能,加入商業用途元素,但相信因為以半強制的方式進行,加上Facebook在保障個人私隱信息上「信用不良」,才使商業性質的決定,蒙上一層私隱問題的面紗。

從商業角度來看,Facebook收購了WhatsApp後,一定想把二者「融滙」起來,以收更多協同效益,因此今次事件的緣起,可視之為商業併購後的「後續」商業行動。當一家公司併購了另一家公司後,很自然想把資源合併起來,使資源能夠更有效率地使用,筆者估計,Facebook也是想走這一條路。

更改私隱條款 併購後策略調整

當然,一旦Facebook和WhatsApp名正言順分享用戶的個人資料,或多或少對個人私隱受到一定影響,個人的私隱資料日後將暴露在更大面積範疇之中。Facebook和WhatsApp把共享的資料作甚麼用途,透明度有多大,值得進一步留意,但今次WhatsApp更改用戶的私隱條款,相信針對的並非個人私隱信息問題,而是公司進行併購後的發展策略調整。

事實上,Facebook進行商業收購,藉此進一步壯大自身集團的實力,並非始於WhatsApp。2012年Facebook以10億美元收購了Instagram,如今Instagram的估值,有分析估計高達1,000億美元,為Facebook帶來巨額利潤;2013年提出30億美元收購Snapchat,雖遭拒絕,但反映Facebook相當傾向收購發展尚未進入成熟階段的軟件公司;2014年買下WhatsApp,顯然是想鞏固本身在社交媒體領域的「霸主」地位,今次擬增加WhatsApp軟件的商業功能,可以看到濃厚的商業味道。

再從WhatsApp的功能看,最初設計主要是取代手機的短訊玏能,功能相當簡約,發展至今,始終是落實方便用戶收發信息的發展主綫。相比其他聊天應用軟件或通訊應用軟件,很多有遊戲等功能,WhatsApp在這方面便顯得有所不足。因此,Facebook千方百計想把更多功能或商業元素嵌入WhatsApp裏,是遲早會走的一步。

網絡平台愈大 用戶私隱風險增

事實上,當一個互聯網平台規模太大,而且信息資源的滙合很多,自然會出現一些對私隱保護的擔憂。筆者看到,不少網民表示不再信任谷歌(Google),因為Google集合了太多平台上的資源,例如電郵、搜尋、網上搜索、地圖等等。如果這些多種資源由一家公司單獨提供,並收集用戶數據,便難免衍生對個人私隱保障的憂慮,擔心私隱信息受到侵犯或濫用。

再看深一層,據WhatsApp 2020年2月公布的信息,2年前WhatsApp的活躍用戶數量為15億,之後的2年間提升了5億,即共20億,顯示WhatsApp保持強勁增長的活力。更值得留意的問題是,Facebook同時成為全球唯一一家企業,擁有兩家活躍用戶數量超過20億的網路服務公司,難怪歐盟於2018年實施《通用數據保護法規》(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後,便對Facebook及WhatsApp的數據分享展開調查。很顯然,當一個互聯網平台規模太大,收集到巨量用戶的個人信息,若然進一步滙合更多其他平台上的信息,用戶的私隱或會暴露得更為徹底、全形。

記得上世紀90年代轟動一時的「美國訴微軟案」(United States v. Microsoft Corporation),美國聯邦政府聯合多州,共同起訴微軟(Microsoft)違反《謝爾曼反壟斷法》(Sherman Antitrust Act),濫用壟斷地位帶來的權力,在其微軟作業系統中,強制捆綁銷售瀏覽器;2018年的Google Android行動操作系統案,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EC)要求Google支付43.4億歐元的破紀錄罰金,理由是Google濫用Android行動操作系統優勢地位,以鞏固其搜索引擎市場的主導地位。

歐美監管當局 警惕科企壟斷經營

可以看到,歐美監管當局高度警惕和針對這些科技公司的壟斷性經營,以及由併購不同公司平台,帶來眾多信息資源滙合,所引起的個人數據保護問題。這種針對性是合理的,因為當平台公司的規模太大,滙合的資源也很多,個人私隱信息暴露得更「全形」,的確會令用戶的個人私隱資料受到潛在的暴露威脅。換言之,當下科網巨擘的商業決定,會衍生個人私隱暴露憂慮的溢出效果。

今次WhatsApp更改用戶私隱條款,其實只是當下大趨勢中的一個新演繹案例,也是今日這類網絡信息大型企業商業決定的「自然步伐」。就像微軟當年的MSN Messenger,可以與親朋和工作夥伴進行文字聊天、語音對話等即時交流,當微軟收購了另一個通訊應用軟件Skype後,最終以Skype取代了MSN Messenger,MSN Messenger從此退疫。Facebook收購WhatsApp後,有可能最終想WhatsApp取代Facebook的Facebook Messenger,透過資源整合,發揮更高的資源使用效率,微軟和Facebook所走的,相信都是同一條路。我們的社會如何防範這些科網巨擘公司的併購和多平台資源融合帶來的弊端,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

WhatsApp日前宣布,推遲全球用戶必須接受更新私隱條款的期限。(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佳龍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艾禮文家族商學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