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招吸業務委託人 打造海運業集群

評論版 2021/01/28

分享: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香港港口吞吐量在2020年1至5月延續了2019年全年下跌的趨勢,更在2020年1月按年大跌15.9%。不過在下半年(6月到12月),除了8月出現輕微下跌之外,葵青貨櫃碼頭的貨櫃吞吐量,始終保持按年小幅增長。這可能與內地經濟率先從疫情打擊中復甦,進出口量增大,以及香港本地疫情在6月之後曾相對受控,經濟活力緩慢恢復有關。

不過,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就是隨着內地,特別是香港周邊港口快速發展,以及內地可能會逐步開放沿海運輸權,香港港口未來面臨的競爭壓力會更大。因此,特區政府從2016年提出發展「高增值航運服務業」的方向是正確的,也必須繼續堅持。但「高增值航運服務業」該怎麼發展,以及如何發展,是特區政府和本地航運業界需要考慮的問題。

發展高增值航運服務業,與做大做強海運業集群息息相關,而海運業集群的核心問題,則在於是否有足夠的業務委託人來港興業展業。沒有業務委託人的高增值航運服務業,只能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海運業集群也只能成為一紙空談。

定長遠策略 促高增值海運業發展

在2018年《施政報告》中,除了推出8項支持和提升高增值海運服務發展的措施外,還提出要推行額外措施,鼓勵更多海運業的業務委託人,如船東、營運商和船舶管理者等,利用香港作為業務基地。時隔2年之後,2020年《施政報告》附篇披露,政府已經成立「包括業界成員的專責小組,研究稅務措施,以鼓勵更多海運業的業務委託人選擇香港作為他們的營運基地。」由此可以看出,該專責小組的主要研究方向,僅是通過「研究稅務措施」吸引業務委託人來港。坦白說,無論是從主觀和客觀條件來看,僅憑稅務優惠已經很難起到大規模構建海運業集群的效果。

首先,香港已經在推行低稅政策,包括豁免香港註冊船舶從國際營運所得利潤的利得稅、與多個國家及地區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上述針對船舶融資租賃的稅務寬免,以及未來推出的海事保險稅務優惠等。在面對財政赤字,以及社會目前正在討論擴闊稅基的情況下,通過進一步減稅的方式吸引業務委託人,不僅可能不合時宜,成效也未必顯著。

其次,興業展業對於一個企業來說,是一項長期投資。環伺香港周圍的競爭者,包括新加坡,以及內地的上海、廣州和深圳等,不僅同樣推出多項稅務和財政優惠,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方面都已超越香港。香港在經歷社會暴力事件、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以及《國安法》推出等影響下,很多企業不會僅僅因為香港再推出一些稅收優惠,就作出長期投資的打算。在這種情況下,圍繞研究吸引業務委託人,特區政府應攜手業界,從3方面着手相關工作。

第一,制定航運業長遠發展策略。特區政府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曾提出,要積極與業界攜手制定全方位策略,以推動和促進香港海運業和高增值海運服務的發展,以及吸引外地海運企業來港。但遺憾的是,不僅此後3年的《施政報告》中再未提及制定全方位策略,迄今也未見推動制定該策略。雖然香港奉行自由經濟,但這與政府着手制定行業發展長期策略並不矛盾。無論是英國,還是新加坡,都在近年制定了各自的海運業發展長期規劃,也未見有人批評英國和新加坡背離其自由經濟發展理念。

本屆特區政府提出,在經濟發展方面要更加「積極有為」,成為行業發展的「促成者」和「推廣者」。因此,特區政府更應攜手業界,結合「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為吸引業務委託人、擴大海運業集群、發展高增值航運服務業謀劃未來。在策略推出後,特區政府才能更好因地制宜,有效施策,航運業不同領域和企業才能更加清楚明瞭特區政府的相關政策,為在港興業展業早作打算,投入更多。

設海運發展專員 當業界政府橋樑

第二,研究開設海運發展專員。其實航運業界一直呼籲特區政府,為航運發展成立法定機構,早在2014年發布的《提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的顧問研究報告中,就建議成立相關法定機構。但由於種種原因,特區政府最終選擇在2016年成立海運港口局這一諮詢機構。

過去4年,海運港口局進行了不少工作,包括組織一年一度的海運周活動,研究並推出上述相關稅務措施等,但由於其相關屬性所限,海運港口局始終無法在業界最需要的時候,及時跟進相關措施。例如面對港口吞吐量不斷下跌,海運港口局無法整合港口運營商,推出有效解決措施;面對疫情大流行導致船員無法正常換班,海運港口局幾乎無法響應業界號召,採取任何積極應對措施。

再例如,2020年香港海運周受疫情影響而取消,海運港口局也未能及時推出相應補救措施,宣傳香港海運業發展。相反,新加坡得益於其獨立法定機構Maritime and Port Authority的工作,在過去10餘年領導了新加坡海事中心建設的快速發展。

業界理解成立一個法定機構,需要進行大量工作。在這種情況下,退而求其次的選項,可能包括成立一個類似金融發展局的獨立海運機構,或是先成立一個類似「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專員的海運發展專員,也是業界可以接受的。一旦成立,相關機構或專員領導研究和制定相關政策,安排組織宣傳和推廣工作,並成為業界與政府的橋樑,及時因應業界需求作出政策調整和推出措施。

向內地海運城市 宣傳港航運業

第三,向內地主要港口海運城市宣傳和推廣香港航運服務業。內地沿海很多港口城市當然都值得去進行宣傳和推廣,作為起步,有必要選擇海運業及航運服務業最集中的幾個地方,例如大連、青島、上海、寧波和廣州等地。推廣模式傾向以小型座談會或中型研討會為優先考慮,邀請1名政府主管官員,以及4至5名、分別來自上述高端航運服務業領域的香港海運業代表人士,以對談、小組討論等形式,與當地航運業代表進行深度交流,闡述政府的政策措施、行業發展現狀和優勢等。

此外,亦應加強與內地主流航運媒體溝通,通過他們的微信公眾號、雜誌和其他社交平台,向內地及時推廣香港有關海運和港口業的最新政策措施,以及業界利好動態。

隨着內地特別是香港周邊港口快速發展,以及內地可能會逐步開放沿海運輸權,香港港口未來面臨的競爭壓力會更大。(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法務總監、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