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應撤對華制裁 共建貿易新格局

評論版 2021/01/30

分享:

對拜登而言,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簽署的第一階段經貿協議(phase one deal)很可能不是財富,而是包袱。

雖然拜登於去年12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他不會立刻取消對中國商品加徵的進口關稅,也不會改變第一階段協議,但實際上,他也認為全面評估美國與中國簽署的既有協議,並與在亞洲和歐洲的傳統盟友共同協商,是當務之急。

這說明拜登意識到,有必要評估和反思特朗普政府對華所採取的對抗性貿易政策。這也可以從他任命美籍華裔、會講流利普通話的戴琪(Katherine Tai)為下任美國貿易代表略見一斑。

如果拜登不放棄特朗普那種對中國持續單邊制裁和對抗的幻想,要對中美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作出全面評估,是不可能的。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雖然在2019年12月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後,暫時緩和了兩國關於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以及貨幣和滙率的分歧,但是中美貿易的緊張態勢迄今卻並沒有停歇的迹象。

去年12月,美國商務部又將59家中國企業或個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是自2018年以來美國發起的第11輪對華實體制裁,受制裁中國企業總數達到350家,也讓中國成為世界上受美國實體清單制裁企業數量最多的國家。

特擴制裁 與首階段貿協相悖

更為嚴重的是,特朗普的做法使美國對華貿易政策變得自相矛盾:美國既擴大對中國企業的制裁規模,客觀上必然會降低中國市場對美國商品的依賴,但又要求中國完成第一階段協議規定的採購美國商品和服務的目標,以加深兩國經貿關係。這讓第一階段協議的目標實現,與中美貿易對抗不斷深化的現實嚴重相悖。

正因為如此,大部分中美貿易商品仍然在承受這種高稅率壓力,中國採購美國商品的規模,已經不可能達到第一階段協議的目標值。

美貨高關稅 華企進口意願大減

在中國對美出口品總額中,被美國加徵關稅商品所佔份額,在2年前還微不足道,但如今已佔7成之多;相應地,在美國對華出口品總額中,被中國加徵關稅商品所佔份額,也從2018年2月的約2%,增長到2020年2月的50%以上。既然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中國對美出口商品,以及逾半美國對華出口品仍然被加徵關稅,那麼在第一階段協議下,中美無法形成可持續的公平貿易,反而出現了時刻可能破裂的危險貿易。

這涉及到一個悖論。分析一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PIIE)的「中美第一階段協議追蹤」數據庫提供的美國對華出口商品額累計值,可以看到第一階段協議覆蓋的美國對華出口商品額累計值,從2020年1月開始就沒有達到理論目標值,並且到10月,美國對華出口實際上只完成了目標值的57%,顯示實際數字與目標值的缺口愈來愈大了。按此路徑,要求中國補足餘下的43%進口目標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中國的非國有企業,包括在華外商投資企業,貢獻了近8成從美進口的需求,在這麼高的關稅下,進口意願必然大減。為完成採購目標,中國或許可能依靠國有企業來擴大進口,但這會在中美兩國之間製造很多新的麻煩。

另一個麻煩是,為滿足採購美貨的要求,中國會減少本來對其他貿易夥伴的需求,擠出她們的對華出口,意味在第一階段協議之前,享受同樣最惠國待遇的情況下,美國對其他貿易夥伴沒有絕對優勢。然而,第一階段協議實質上賦予美國進入中國市場,並擴大其份額的特權,這是對其他貿易夥伴的歧視,導致她們對美國處於劣勢。

其他貿易夥伴 將與華建新貿協

這種情況下,美國的做法無疑讓第一階段協議開啟了潘多拉的魔盒。在其他貿易夥伴看來,該協議無視WTO所維護的非歧視性原則,由此更可能學習美國的做法,嘗試與中國建立新的貿易協定,以確保她們在對華貿易上,享有與美國同等的最惠國待遇。這解釋了為甚麼歐盟急於加速與中國《雙邊投資協定》(BIA)的談判並取得成功,以及東盟10國選擇在上月和中、日、韓、澳洲和新西蘭共同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

的確,拜登不應低估RCEP對中美貿易的長期衝擊作用。雖然RCEP沒有採用像美墨加一樣的高標準勞工和環保標準,但是它將中國資本與東盟10國的勞動力聯繫起來,還讓中國市場擴大了來自澳洲和新西蘭農產品和能源的出口需求,更間接地在中、日、韓這3個全球最重要的製造業國家(所謂鐵三角)間形成了自貿區,由此鞏固了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區域供應鏈體系。

毫無疑問,隨着中國強化與其他貿易夥伴的供應鏈關係,美國正在喪失愈來愈多的戰略籌碼,而單邊制裁措施也與美國所追求的對華政策目標日益矛盾。

拜登政府需要反思,對抗性的單邊貿易做法對中美貿易,尤其是對美國自身的打擊,還應接受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所起到的核心作用,更應在基於非歧視性原則的貿易競爭中,與中國謀求廣泛和深入的合作。考慮到中國也正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拜登不妨抓住機會,重啟對話,與中國一起努力,推動建立全球貿易新格局。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國的非國有企業貢獻了近8成從美進口的需求,在高關稅下,進口意願必然大減。(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張軍 上海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石爍 復旦大學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法國克萊蒙-奧弗涅大學國際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經濟研究所訪問研究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2021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