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簡單問題複雜化

副刊版 2021/02/01

分享:

一個人腦筋的靈活性,未必跟其教育程度有關。有時,一班學歷高的人一齊開會,得出的結果可能最穩陣,卻未必是最好、最有效率、最有成效的方案。我很喜歡身在當中而又抽離觀察,發現學歷高的人比較容易出現「死板思維」,或許因為習慣了某種思考模式,例如直綫邏輯思維,久而久之,因為最熟悉,所以最安全,然後就失去了跳出固有框框去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勇氣。一個book smart的人(很會讀書,書本教出來的聰明)不一定是street smart的人,有時兩者甚至是反方向,考試能力跟實際解決問題的能力,不一定成正比。

很喜歡這個故事,那是愛迪生其中一個助手Francis Jehl在回憶錄裏提及的:當年愛迪生的另一位助手Francis R. Upton是普林斯頓大學優材生,數學方面非常厲害,學歷比愛迪生高。一天,愛迪生拿着一個正要進行電燈實驗測試的梨形燈泡,請Upton計算一下燈泡的容積是多少立方厘米。然後Upton進行一大堆複雜程序:在紙上小心翼翼地勾勒出燈泡的輪廓曲綫,再對曲綫進行方程撮合,正當他想根據方程去計算體積時,愛迪生回來問答案。Upton表示還未計完,解釋燈泡形狀不規則,沒有現成公式,所以要自行計算公式云云。跟着,我覺得最有戲劇(甚至是喜劇)感的場景發生了——

愛迪生一瞥,然後說:「要是我,我會在燈泡中注入汞,再將汞倒入量杯量重,只要知道汞的重量及其密度,5分鐘就會得到燈泡的體積。」輕描淡寫一語道破,可以想像到,助手Upton的滿頭大汗和愛迪生的滋油淡定,構成一個頗有趣的對比。

故事教訓:一、讀書叻不等於解決問題叻;二、勿把簡單問題複雜化;三、自命讀書叻的人有時要learn to unlearn,跳出死板思維,做個貼地人。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