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財務大花筒 海洋公園一博重生

評論版 2021/02/02

分享:

這一年,海洋公園的存亡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繼立法會財委會於去年5月通過撥款54億元,讓海洋公園續命1年後,特區政府剛於1月25日向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介紹海洋公園的「重生方案」,包括:

一、向海洋公園提供一筆過16.7億元撥款;

二、未來4年,每年向海洋公園撥款最多2.8億元作教育及保育工作,合共最多11.2億元;

三、海洋公園欠特區政府的債務,特區政府建議將還款期由今年9月延至2028年9月才開始還款,限期延至2059年,並且在今年7月起免息。

會議上,議員踴躍發言,主要關注海洋公園將來能否達致收支平衡、自負盈虧;坊間討論更熱烈,有意見形容海洋公園是黑洞、無底深潭,與其苟延殘喘,不如關門大吉,有靚地不如建屋等等,建議莫衷一是。

倘結業 41億水上樂園恐泡湯

在我看來,海洋公園畢竟是象徵香港的招牌景點之一,若就此結業,不單是損失一個景點那麼簡單,還要考慮其他負面影響。

首先,雖然有超支、有延誤,總花費41億元的「大樹灣水上樂園」經已建成,並計劃本年開幕,裏面的人造滑浪池、Infinity Pool等設施,相信會受市民歡迎。若海洋公園結業,是不是任由水上樂園荒廢,或未開業便清拆,任由41億元泡湯?若把水上樂園外判予內地或境外營辦商來營運,港人會否更反感?

園內逾7000動物 處理成難題

第二,海洋公園一旦結業,園內的7,000多動物便成孤兒,後續處理相當複雜,難道將牠們逐一遣返原居地?屆時「香港連動物也養不了」會否成為國際頭條?再者,香港實在欠缺讓一家大細接觸動物、海洋生物的地方,若連海洋公園也沒有了,下一代的教養也將有缺失。

第三,別忘記海洋公園還有千多名員工!香港在疫下失業率已持續高升,若海洋公園結業,這千多名員工的遣散及生計問題,同樣值得關注。

第四,回顧歷史,海洋公園其實不是求賺大錢的生意,它是70年代麥理浩港督的德政,目標是為香港人提供一個樂園。當時,港英政府要求香港賽馬會出資1.5億元,花了4年半時間興建,於1977年開幕;之後,馬會再於1982年撥款2.4億元,進行第二期發展計劃,興建水上樂園、登山電梯等設施;再後來,特區政府於1987年通過《海洋公園公司條例》成立海洋公園公司,海洋公園才走上商業經營的道路。

若不過分擴張 仍值得留低

不過,即使在最高峰的「自由行」年代,海洋公園的年盈利也不過1.27億元而已(2012/2013年度)。所以,若將來海洋公園不過分擴張及盲目追求盈利,仍值得留低。

另一方面,海洋公園的「重生方案」,着力減債、開源、節流、變換營運模式,我認為方向正確,值得奮力一博:

一、減債方面,如上文所述,特區政府把還款期限延至2059年,讓海洋公園「減磅」。

二、「滑浪飛船」等7款老舊機動遊戲將退役,大大減低營運及維修開支。

三、山下園區主力「教育與保育」,將不收入場費,山上園區則逐項娛樂設施收費。我相信免費入場對市民有一定吸引力,屆時市民仍可參觀各動物館,光顧餐飲、零售或娛樂項目才要付費。

四、餐飲、零售及娛樂項目將外判給營辦商營運,海洋公園收取分成,這方法等同由營辦商包底經營,而且營辦商自會帶來各種吸引顧客、帶動生意的點子。

五、香港已有頗長的時間沒有大型水上樂園,大樹灣水上樂園的吸引力毋庸置疑。

六、繼續利用優越的地理及海景優勢,把對海的地方打造成豪華露營場地,擴充客源。

七、海洋劇場拆卸後,原址將靈活變身為各類表演場地,可滿足中小型樂團、舞團、藝團,甚至瑜伽、拳擊等運動項目的場地需求。

以往海洋公園的營運方向走了歪路,毫無財務紀律,投資過度,財務管理失敗,才落得今日下場。若海洋公園獲得「重生」,必須戒掉過往「大花筒」的豪花壞習慣,削減營運開支,轉變營運模式,回歸教育與保育,好好地做香港人的樂園,我相信要達致收支平衡、自負盈虧,並不困難,因此,值得一博!

回顧歷史,海洋公園其實不是求賺大錢的生意,若將來海洋公園不過分擴張及盲目追求盈利,仍值得留低。(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