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電影《白老虎》 印度種姓制下的「上流寄生族」

副刊版 2021/02/03

分享:

近期於Netflix上架的印度電影《白老虎》(The White Tiger),備受談論,除了因為僕人向主人反撲的主軸,令人想起奧斯卡得獎南韓片《上流寄生族》外,更因為這部得獎小說改編電影對印度種姓制度的直接控訴。

《白老虎》是一部以印度為背景的劇情片,看畢後會發現它竟然沒有寶萊塢片必備的歌舞場面,125分鐘的篇幅,比一般動輒3小時的寶萊塢電影短小精幹得多。這部片雖然主角全部印度人,但原來它是一部美國出品的電影,這大概正是影片能夠非常直接地批評印度種姓制度的原因。

這部片導演及編劇是伊朗裔美國電影人Ramin Bahrani,他的前作有講美國許多業主無力供樓後無家可歸悲歌的《鬥地主》(99 Homes),而這部片就改編自紐約時報暢銷書兼榮獲2008年Man Booker Prize的得獎小說《The White Tiger》。

改編得獎小說

該小說作者是印度裔澳洲人Aravind Adiga,他跟Ramin Bahrani其實是在美國讀大學時期的同學,而Ramin也正是當年推動Aravind回印度發掘題材創作小說的關鍵人物,所以最後也就由他改編及拍攝這作品。

電影以倒敘形式講故事,由主角Balram以擁有計程車公司的成功企業家身份,自述其作為印度低種姓人卻能衝破「雞籠」改變命運的經過。

Balram解釋了印度的種姓制度,如何令到有錢人世世代代有錢,低種姓人就一代傳一代地認命,甘於做最低下的工作。而他自小聰明,被老師認定他如同罕有的白老虎般有勇氣和毅力,在窮鄉長大的他,不斷打聽門路,千方百計成為富二代Ashok的司機。

賤民向上爬傳奇

本來他的目標只是成為Ashok的僕人,直至他發現富人家族其實一直官商勾結靠貪污穩固勢力,而又碰巧發生了一宗交通意外,令Balram認清主人一家的為人,也因此驅使他不再甘於做忠僕,用暴力手段向上爬。

此部片劇情未如《上流寄生族》般峰迴路轉,對於主角發迹經過刻劃也略嫌簡單,但對於貧富卻有不少精闢的金句,也讓人更了解種姓制度對社會發展的負面影響。而主角Adarsh Gourav由頭帶到尾的出色演繹,也是全片亮點之一。

作者、責任編輯:胡慧雯

《白老虎》主角Balram是低種姓人,他受聘成為富二代 Ashok及太太的司機後,即不惜一切向上爬。

Priyanka Chopra Jonas飾演 Ashok太太Pinky,她在美國長大思想開明,鼓勵Balram不要甘於做僕人,要有遠大目標。

飾演Balram的年輕印度演員Adarsh Gourav由頭帶到尾,演技備受讚賞。

Balram脫貧後開設了以白老虎為名的計程車公司。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