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大打疫苗戰 中俄印乘勢崛起

評論版 2021/02/03

分享:

新冠疫情全球肆虐,正默默改變國際政治格局。由於西方助長病毒全球擴散,又幾乎壟斷大藥廠的新冠疫苗供應,既損道義責任,亦失道德高地,削弱其領導全球地位;相反中國、俄羅斯、印度就給發展中國家雪中送炭,提供疫苗,贏取國際友誼,西方與中俄印在國際影響力出現此消彼長現象。

對於疫情肆虐全球,西方最流行的說法是中國隱瞞所致,就算是與中國較友好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近日亦說:「不得不說的是,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國疫情信息的透明度或許不夠」。

中國初期處理新冠疫情確有不足,此因新冠病毒是未出現過的病毒,毒性未知,可輕可重,若一早就拉響警號,或容讓未確實的病毒消息散布,可能自製恐慌;加上地方官員向以「無事為本事」,只想大事化小,免在政績留污點,故心存僥倖地低調處理,乃人性使然。不過,中國判斷錯誤亦難辭其究。

特朗普明知病毒凶猛 仍瞞疫情

若要計算新冠病毒蔓延全球的責任,西方國家不會比中國輕。中國於去年1月23日實施武漢封城,繼而全國陸續封城,已明確告訴全球病毒凶猛。一向敵視中國的特朗普亦快速反應,去年1月底已向中國封關,但他2月卻私下對記者承認,刻意向國民淡化病毒,因不想引起恐慌、打擊經濟。武漢官員不知病毒高危,存賭博心態淡化疫情,已是不該;特朗普明知病毒凶猛還刻意淡化,又遲遲不肯加強抗疫措施,結果導致美國疫情大爆發。特朗普隱瞞疫情責任,較武漢官員輕嗎?

其次,美歐一直抗拒中國式嚴防死守、嚴厲封城,皆因西方民眾極度重視個人自由、人權,絕不願意犧牲個人出街自由、聚會權利,民主政府不敢違逆民意,結果中國疫情只維持了2、3個月就受控,美歐的「半湯半水」抗疫則令疫情仍處水深火熱中。全球確診個案在1月底突破1億宗,其中美國佔2,600萬宗,歐洲佔2,900多萬宗,美歐合共佔全球感染數字的55%,加上美歐民眾是全球最活躍的遊客,可說是將病毒帶到全球的重要推手。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又是最初爆發疫情而措手不及之地,感染個案理應高踞全球,現在中國因抗疫得宜,只有9萬宗確診,若西方國家去年2月跟從中國般嚴打病毒,那全球感染個案很可能控制在100萬宗以下,只及目前的1%,220萬因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數,亦可控制在2萬之內,免去200多萬人枉死。

歐美保障自由人權 令疫情擴散

默克爾責備中國在疫情之初做得不好,她又可有正視歐美怠忽抗疫,造成更大人道災難呢?歐美政府要保障國民自由人權,卻忽略了其自由人權為全球疫情帶來的禍害,那對全球又是否欠了一聲「對不起」?西方要追究中國責任,發展中國家又可否追究西方助長病毒擴散全球的責任呢?

美歐對發展中國家的失德,還有一個疫苗戰爭問題。

美歐由於疫情深重,加上是全球最富裕國度,有能力搶購新冠疫苗,尤其壟斷西方大藥廠的出產。近日英歐因搶疫苗幾乎大打出手,英國阿斯利康由於生產疫苗不足,要先供應英國,大減首季向歐盟供貨,理由是英國較早訂貨,歐盟大怒並譴責先簽先得邏輯,認為藥廠需承擔道義、社會和契約責任。

對於歐盟的說話,發展中國家可能比英國更氣憤,皆因歐盟在全球搶疫苗時,可有想過對窮國的道義責任?歐盟反對先簽先得,要藥廠公平分配產出,那窮國又可否如此要求?相信歐盟會對窮國說不。歐盟與英國吵架後,為盡快取得疫苗,禁止境內生產疫苗出口,只豁免友好國家及新冠疫苗全球獲取機制(COVAX)下的最貧窮國家。

全球疫苗接種 「災難性道德失敗」

據《自然》雜誌去年11月底統計,全球9款最受關注的新冠疫苗,已簽下和在談判的定單共103億劑,其中一半即51.5億劑已被歐盟和英、美、加、日、澳5國所搶購,西方已開始接種疫苗,但低收入國家恐要到2023年才有疫苗接種。世衞總幹事譚德塞形容,全球面臨「災難性的道德失敗」,49個富裕國在1月中已接種逾3,900萬劑新冠疫苗,有窮國卻只得25劑,富裕國的年輕、健康人群,比窮國弱勢人群先接種,是不公平的。

西方重視自由人權,認為應是全球遵從的普世價值,並對違反自由人權的國家,作出譴責甚或政治干預。人總是自私的,國家以本國國民利益優先,亦無可厚非,然而人權的最基本是生存權,若歐美因只顧國民自由人權,令疫情在全球擴散,又為本國國民生命搶購疫苗、禁止本國生產疫苗出口,都侵害了窮國人民的生存權,那西方就難向世人奢談自由人權了。

自由人權若是普世價值,那應是一視同仁,不能讓西方人的自由人權,凌駕在別國人民的自由人權之上,否則就只會如政治寓言小說《動物農莊》(Animal Farm)的名句:「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美歐壟斷藥廠 中俄印推疫苗外交

西方大打疫苗戰爭之時,中俄印卻在進行疫苗外交。美歐幾乎壟斷了西方藥廠今年所生產的新冠疫苗,發展中國家只能向非西方國家的中俄印採購。

中國有4種疫苗已進入第三期(即最後一期)的臨床試驗,並早已表明中國疫苗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參與了世衞牽頭的新冠疫苗保障機制(Covax),成為世衞取得疫苗分配給發展中國家的最重要提供者。中國已開始向東盟、中東、南美、中歐的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這惹來西方媒體批評,指中國繼去年3、4月的口罩外交後,現在又搞疫苗外交,用疫苗買友誼。然而,歐美壟斷西方大藥廠供應,害得發展中國家難尋疫苗,西方媒體卻批評中國用疫苗買朋友,會否顯得偽善和不道德?若媒體不滿中國的疫苗外交,理應敦促西方大國不要壟斷疫苗,對窮國盡些道義責任。

推動疫苗外交並不只中國,印度亦在急追。印度開發的疫苗雖然還未通過第三期臨床實驗,但卻是多間西方大藥廠的生產基地,故亦手握大批疫苗。印度在1月下旬提出,在2月中前向不丹、孟加拉、緬甸等約10個鄰國提供約2,000萬劑疫苗,就是在湄公河及南亞,與中國爭奪盟友。

此外,俄羅斯的衞星V新冠疫苗每劑定價低於10美元,目的亦是益街坊、爭朋友之舉。據負責銷售的俄國公司透露,已有50多個國家要求購買,合計超過12億劑,當中包括巴西、埃及和墨西哥,以及美國死敵伊朗等。

美歐的疫苗戰爭,讓發展中國家覺得西方損人以自肥,中俄印的疫苗外交,就可在患難中贏取別國友誼,如此此消彼長,將深遠地影響西方與中俄印的國際影響力。

中俄印的疫苗外交,可在患難中贏取別國友誼,將深遠地影響西方與中俄印的國際影響力。圖為摩洛哥醫務人員展示中國國藥的新冠滅活疫苗。(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