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化大趨勢 香港金融中心未來

評論版 2021/02/04

分享:

自2014年始,中國內地便開始研究數碼人民幣,又稱數位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到去年8月,中國商務部發布了《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方案公布後,中國政府於去年10月及12月,在深圳和蘇州進行二次使用試驗。目前,全球多國也積極進行數碼貨幣試驗,顯示金融數碼化和電子化已然是大勢所趨,此舉對傳統銀行帶來甚麼衝擊?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又帶來甚麼影響和轉變?這些都是當前值得探討的問題。

國際金融中心是一個金融機構聚集國際級的城市,其中金融機構的聚集,讓這些機構可以從彼此的存在中受益,以實現金融活動集聚(agglomeration of financial activities)的外部規模經濟(external economies of scale),或曰集聚經濟效應(agglomeration economies)。這些金融機構和活動包括商業銀行、投資銀行、經紀行、交易所(包括股票、衍生工具、大宗商品和其他資產)、離岸外幣交易、保險業、債券交易等。而相關服務包括法律服務、會計等的聚集也很重要。

金融機構聚集 取決3因素

金融行業的特點,是各方之間經常面對面互動,因此公司必須彼此靠近,以減低人員的交通成本。這就是為甚麼金融區的土地租金那麼高。金融中心的條件是有自由的信息流動、健全的法律體系,包括獨立的司法機構、執法機構(尤其是合同執行)、中央地理位置、歷史因素、自由市場、健全的監管、穩定的貨幣和財政體系、自由的資本流動性、人才流動性和政治穩定。

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外部規模經濟,取決於以下3方面:

一,勞動力市場滙集(labor market pooling)--有龐大的本地金融人才勞動力市場,以便利勞資雙方的人才配對。

二,專業供應商(specialized suppliers)--有龐大規模的相關服務商,讓相關服務更專門化,使金融機構效率更高。

三,「知識溢出」(knowledge spillovers)--即機構和人員間的信息、知識和創新理念通過非正式渠道的交流和互相促進,提高效率和有利創新。

很顯然,數碼經濟對傳統金融活動勢必產生一定影響,包括--1、由於電子科技高度發達,交易雙方和員工之間面對面互動討論業務可能變得不太重要;2、員工可以在金融區以外,甚至在另一個城市工作;3、知識和信息傳播,甚至簽署文件,都可以通過電子方式進行;4、電子經濟和數碼貨幣的存在,意味傳統銀行的重要性可能下降;5、傳統銀行的支付和借貸角色可能會有一部分被電子支付平台、電子商務平台向用戶所提供的支付和貸款服務所取代。

數碼金融公司 削銀行中介功能

因此筆者認為,傳統銀行的作用將難免會減弱。原因有四--

一,來自大型在綫數碼平台供應商(例如阿里巴巴、微信、Facebook)的競爭。這些供應商在其數碼平台上所支持的支付系統,讓用戶可透過這個支付系統進行付款、直接滙款和付款給朋友,也可作購物之用,以致傳統銀行提供的支付功能將會減弱。

二,隨着諸如阿里巴巴的螞蟻金服等擁有大量個人數據的數碼金融公司加入競爭,銀行的中介作用也將減弱。這些數碼金融公司可以將支付和中介服務,以及財富管理服務,與一系列數據服務(例如電子商務和供應)捆綁在一起,同時發揮社交媒體功能,為用戶的個人金融行為帶來極大方便。

三,傳統銀行提供的大額國際支付功能,也可能被基於區塊鏈(block chain)技術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支付平台所取代,或部分取代。

四,加密貨幣將得到更好的監管和管理。與此同時,利用區塊鏈技術的中央銀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CBDC)快將出現,例如上文提到的中國數碼貨幣電子支付DCEP。在這種電子系統下,錢可以從一個獨立個體轉移到另一個獨立個體,而毋需中介。

由上述可見,傳統銀行大有調整業務發展策略的需要。

至於在金融數碼化大趨勢下,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又帶來甚麼影響?

筆者相信,金融中心仍然會存在,而不會遭金融數碼化所「淘汰」。集聚經濟效應(Agglomeration economies)仍然存在,因此金融中心仍有存在的價值和需要,理由有二--

其一是「知識溢出」。由於各金融服務公司和金融機構的互相學習、互相促進,當某一公司或個人通過創新而提高生產率,其他公司或個人也可以通過學習,來提高生產率。創新的主意也可以從相互討論及促進中產生;信息和知識的交流也是如此。

這種「知識溢出」的效應,經常是通過非正式的途徑,如吃飯、喝咖啡、派對等場合產生的,例如不同公司的員工通常都是朋友,經常有社交活動,互換信息和意見,因此金融機構存在於同一城市中,從彼此存在中互相受益。知識溢出和集聚之間的邏輯顯而易見。

其二,只有在面對面的接觸,才能保證機密性和可信性,因而許多金融交易和談判都要在實體辦公室內進行,使傳統金融機構的實體辦公室、會議室,需要繼續存在,不能被網上互動所取代。因此,金融機構需要座處同一個城市,甚至同一金融區,「勞動力市場滙集」和「專業供應商」這2個因素也仍然重要。總的來說,集聚經濟仍然重要,因而金融中心也需要繼續存在,不會被淘汰。

透過上述的學理推斷,筆者有理由相信,國際金融中心仍會存在。

推動金融科技 優化法規吸人才

不過,金融中心必須適應才能生存。總的來說,第一,要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功能,當地必須提供數據安全性以保護虛擬資產,和對金融創新友好的環境,例如積極發展和推動金融科技(例如區塊鏈、數碼貨幣)、批出虛擬銀行、增強不同支付平台之間的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促進數碼資產(如加密貨幣)交易等。

第二,金融科技非常重要。筆者建議,政府應提供並優化適當的金融科技法規,鼓勵創新,吸引金融科技人才,鼓勵對金融科技包括CBDC、區塊鏈、大數據,進行研究,並鼓勵相關科技的使用和發展。

第三,必須保持政治穩定。這一點毋須細表,因為只有政治穩定,跨境的資金流動和金融活動才能持續展開。

第四,香港政府要做正確的事,而且也正在這樣做,例如許可數碼資產(如加密貨幣)交易,最近有一間OSL Digital Securities公司獲發牌照;增強不同支付平台之間的互操作性,如銀行界推出的轉數快(Faster Payment System,FPS),就是增加了銀行和電子錢包營運商如WechatPay、Alipay等之間的互操作性,讓它們的客戶可以實時互相支付。

事實上,在金融數碼化的大趨勢下,傳統銀行如何面對新的經營挑戰,以及香港如何把握機遇,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作為目前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在中國積極推行數碼人民幣的支付系統下,進一步提升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地位和功能,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也是香港經濟未來發展和轉型的關鍵。

在金融數碼化的大趨勢下,傳統銀行如何面對新的經營挑戰,以及香港如何把握機遇,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黎麟祥 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經濟學系教授、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美國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前高級經濟學家及顧問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