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吃Sandwich 齊來關心「三文治世代」

評論版 2021/02/05

分享:

昨天提到英國城市Sandwich(桑威奇)和鹽有關,見到Sandwich這個名字,就一定要談談吧,相信大家也猜到,這個地方就是三文治的發源地。說到英國最具代表性鄉村美景,找幾個英國人問肯定都會提到Cotswolds(科茲窩),我也很喜歡。它有很多童話feel小鎮,石屋加上流水貫穿的純樸鄉村景致,獨具特色;而中古時代特色保存較好的,東南沿海有肯特郡的港口城鎮Sandwich。

Sandwich伯爵麵包夾牛肉 三文治由來

三文治名稱的由來,並非因為這個地方造得出色,而是Sandwich作為地方封號。據一般廣泛採用的說法,三文治在1762年源自英國人John Montagu(孟塔古),他是Sandwich這個地方的第四代伯爵(4th Earl of Sandwich),嗜賭如命,賭啤牌賭到不肯離開桌子,飯也懶去食。於是吩咐人用兩片麵包夾着醃牛肉給他,邊賭邊吃,節省時間。久而久之,他食麵包夾肉的做法傳開,人們跟風食,取其封地Sandwich為名,例如點菜時說:「the same as Sandwich」,就此成了今天我們口中的三文治。

不過就像其他歷史,三文治如何誕生亦有其他講法,有人說當年「三文治」伯爵公務繁忙,三文治應該是他在辦公桌忙碌時用以充飢,相信他在書桌發明三文治,多於在賭桌上發明。還有說法質疑,以麵包夾着東西吃這樣簡單,哪有可能等到18世紀才由「三文治」伯爵發明?無論如何,三文治出名後,飄洋到剛獨立的美國,最初口碑不太好,並非因為味道問題,而是美國人不大願意接受這個有着英國地方封號Sandwich的前殖民宗主國產物,直到19世紀,才變得大行其道。

心情好,想吃特別東西和貴價東西時,我們可能忽略三文治,但當不開心想找comfort food,它就非常適合,易做、口味又隨意。食下食下三文治,忘了一切不快事。「三文治」伯爵可以說因為懶,造就三文治的出現,219年之後,三文治還引伸出另一層意義--Sandwich Generation「三文治世代」,這群人卻不能夠懶,而且要加倍勤奮,照顧他人。

1981年,美國社工米勒(Dorothy Miller)和同事發表報告,用Sandwich Generation來形容一批女性--30多至40多歲,上有父母下有幼兒需要照顧,夾在中間。後來因着人口老齡化、遲婚等社會因素變化,「三文治世代」的定義,改為夾在中間的40多至50多歲女性,以及男性;通常有65歲或以上父母要照顧,同時養育未夠18歲孩子,或者仍要給錢18歲以上已成年的孩子。

值得留意的是,受壓力較大的「三文治」,是40多歲的上班主婦,因為要上班賺錢,下班或空檔時間又要兼顧父母和孩子,而男性一般多專注於謀生,較少參與照顧家人。

全美護理聯盟近期調查顯示,在美國的「三文治世代」有1千多萬人,44至55歲美國人中,超過44%至少供養雙親中一位,並照顧至少一個不足21歲子女。還有所謂「公司三文治」,指50、60歲「準老年人」,上有更年邁高堂,下有成年卻難以獨立養家的子女,還有孫輩需要他們幫忙撫養;另一種情況是30、40歲孩子還小的人,他們要同時扛起照顧父母和祖父母重壓。人均壽命延長,「公司三文治」愈來愈多。

三文治們擔起看顧者(Caregiver)角色,日常事務方面,為家人做家務、煮飯、接送、身體護理等,有時還要負起情緒疏導功能。以美國的情況,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數據顯示,08年金融危機後,與父母或祖父母同住的成年子女人數逐年遞增,如今已達到75年來最多,另一方面高達90%美國老人寧願選擇居家養老,需由家人照顧。難以從既有社會安全網和福利制度獲得足夠支援,社會思潮兩極化,抗爭活動頻繁,「亂世」加上其他因素,帶給「三文治世代」的無疑是挑戰大於機遇,於是壓力愈來愈大。

疫下持家 三文治世代壓力爆煲

新冠疫情下,這些群體更慘,既要更勤力搞衞生,提心吊膽家人染病,又面對經濟差收入停滯、儲蓄減少,健康護理支出卻增加。經濟壓力加上家人需要,當自己能力兼顧不了,再想到已為照顧家人犧牲人生,種種負面思想就偷偷生根。誰來關心這些caregiver?他們自身需要的care,誰人give?

看顧者如何自我關顧,不致「爆煲」呢?專家提供一些貼士。首先,對自己仁慈些,不要以為責任只在己方,實際上一些小事可以叫其他人做,例如洗碗,不要羞於讓人分擔一些,對雙方或會更好。當有人分擔,自己能騰出丁點時間,可以做其他事,又或自己小歇一下,下樓一陣檢查信箱,和看更「吹下水」也有作用,休息身與心,當然每天做運動最理想。

另外,調整心態,活在當下,盡量不要讓壓力與焦慮佔據自己時間,這樣和坐搖搖椅一樣,的確在不斷搖,但搖來搖去都在原地,成不了事。

專家亦建議不要把事計劃太仔細,到時無機會實現有反效果,欣賞眼前出現的小美好事物,利用突然出現的空檔時間,更覺開心。如果情緒出現問題,不要自責自己是弱者,一定要尋求輔導,至少熟人情緒疏導,林肯、邱吉爾和甘地也有抑鬱症哩。

「三文治」每代人都有,但未必人人都是三文治,於是並非人人體會三文治苦處。等待「三文治世代」的,就只有角色壓力、工作及家庭衡突,心理抑鬱等困境嗎?除了福利部門及志願組織的支援,大家也可以出手。延遲退休也是幫助之一,除了給自家裏的「三文治」減負,自己亦能減緩退化,避免老人癡呆。或者,大家亦可坐言起行,自己動手或提議身邊親友動手,整一份三文治給「三文治世代」們,那一刻的三文治,立刻變成另一回事,比山珍海錯更矜貴,人間溫暖直透心底。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