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救亡成敗 管理成關鍵

評論版 2021/02/05

分享:

因疫情打擊,海洋公園去年初提出的106億元更新大計泡湯,接着是向政府提出54億元的救亡計劃,以償還貸款和應付未來1年的營運;但又因為疫情嚴峻,樂園不能不轉型,於是近日再提出約28億元的轉型計劃。

在這計劃下,海洋公園不再是主題公園,而是一個景點。我在去年初園方提出106億元大計時已指出,山下可以發展多元化的活動,如宴會、零售等,因為消費者可以不用付入場費便光顧,就像香港迪士尼的酒店,因為酒店可以有房間、餐飲及零售等收入。

太着重旅客數字 忽略財務回報

這計劃應否支持?我原則上是支持,但這是最後一次了。海洋公園近年最致命的2大錯誤,是太着重追求旅客數字,而忽略了財務回報。的確,以人數計,它在疫情前可以躋身全球25大主題公園,但財務方面表現不濟,在社會事件及疫情前,其門票是498元,但實際人均收入只是約300元,比起香港迪士尼的930元相差很遠。

海洋公園沒有好好應對來自珠海海洋世界的競爭,而在酒店財務安排上,如果酒店是園方擁有的話,每年有數億收入絕對不難,因為海洋公園離金鐘只是一個地鐵站的距離,而金鐘各酒店舉行大小宴會、會議、酒會,賺個滿堂紅。當然,在興建時一定會令負債提高,現時的情況是債已舉了,但成效不彰。

要分析這次轉型時,不得不提港鐵黃竹坑站發展。港鐵將在那裏興建大型商場,面積約47,000平方米,於2023年落成,比海洋公園的零售部分早落成;而海洋公園建議山下的零售餐飲區,面積為43,000平方米,約是德福一期或圓方的面積,比起樂富商場大一點。

政府提交給立法會的文件中,沒有包括敏感的財務資料,但仍然可以參考其他商場的收入來估算。我參考了希慎、太古及領展零售部分的財務數據,估計43,000平方米的零售面積,每年可以帶來約3至4億元的收入,以收費區入場費200元計,每年人次420萬(立法會文件的數字),收入8.4億元。未計水上樂園,每位200元是合理的水平,因為比海洋公園細得多的大阪海遊館,也收每位2,300日圓。

要注資的28億元,只是海洋公園在疫情、社會事件前差不多2年的收入水平,但算是「永久」解決了近年的問題。沒有好好應對珠海海洋世界的競爭、社會事件及疫情,令情況發展至最壞,值得給予最後一次機會。

零售部分收入 將視乎出租條件

但這計劃不無風險,要令商場那部分帶來幾億元收入,要視乎將來出租的條件。如果條件太苛刻,租戶寧可選其他的地方,如黃竹坑等,因為產品價格在市場上沒有競爭力,從前香港的啟德機場便是這情況:民航處收取了相當高的收入分紅,零售價因而比市區貴2、3成。海洋公園不同機場,顧客要買、要吃,可以有其他地方去,因此它的成敗很看管理層如何管理,否則又會與香港其他零售場地大同小異。

優秀的管理層可以令死場變生場,大家如果在很早的日子去過東薈城,便知道我所言不虛:那裏原本是死場,但它後來以outlet為主題,成功地吸引大量國際品牌進駐。相反,如果管理層不優秀,便有可能由生場變死場。我擔心最壞的情況,是轉型後的海洋公園吸引不了人流,在開幕初期人人都想去看看,當發覺不外如是時,人流去了黃竹坑,而收費區又支付不了營運成本,那時便真的要關門大吉了。

因為疫情嚴峻,海洋公園不能不轉型,近日提出約28億元的轉型計劃。(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IBCE)聯席主任及商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