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單親媽媽湊大三子 靠運動走過人生低潮

副刊版 2021/02/06

分享: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最重要跌倒後懂得再次站起來,堅強面對並重新振作。莊嬋鳳身心飽歷風霜,失去視力、失去丈夫,曾一度企圖輕生,幸而得到朋友扶持,以運動矯正人生觀,讓她重拾自信,活得正面而且快樂。

跟今年58歲的莊嬋鳳(阿鳳)攀談,也感受到她的樂觀幽默,難以想像她曾在人生低谷一蹶不振。她是泰國華僑,18歲隻身來港定居,後來與港人結婚,更誕下了3名兒子,本以為以後會過着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生活。

傷心過度致眼疾惡化

她回憶道:「我在14歲時已發現患上視網膜色素病變,當時視力還算正常,來港後情況開始轉差,視力範圍收窄了,更患上夜盲症。我與丈夫育有3名兒子,他卻因為渴望生女而提出離婚,狠心拋棄我們。我讀書不多,最擔心都是小朋友,雖然令我傷心欲絕,但我仍苦撑下去,硬着頭皮獨力照顧家庭,湊大3個兒子。」

可惜在28歲時,阿鳳因為不時嚎哭,令眼睛病情惡化,視力逐漸衰退,直至後來雙目失明。但為了盡母親的責任,也不為自己擔心,慢慢適應看不到的世界。直到幼子差不多中學畢業,她意志愈來愈消極,覺得人生沒有意義,終日借酒消愁。

運動重建自信

當時兒子正值反叛期,她因此寄情煙酒,嚴重酗酒,由中午開始飲到凌晨三、四點,喝醉了寧願坐白車入院,也不想面對兒子。最嚴重時更一時想不開,多次嘗試輕生,幸好亦被救回。走在人生低谷的她徬徨無助,後來獲轉介至社工,參加一些盲人輔導會,更加入了剛成立的盲人體育總會。

意志消沉的阿鳳,從來沒想過視障人士也可以做運動。她說:「當時我是一個體重接近200磅的『肥師奶』,一開始跑步覺得十分辛苦,不時想放棄。後來明白自己的身體要好好愛錫,為保持健康愈跑愈上癮。以往患有高血壓也緩和,同時感到自己的心理平衡了,情緒更加正面,不會再去怪責別人,過去的重擔也放下。」

領跑員成最佳拍檔

她一跑就跑到現在,至今已有13年,當中更曾參加過10公里及21公里半馬拉松,最厲害是遠赴台灣參加9公里的馬拉松。「那次才剛開始練跑,跑到5公里左右想半途而廢,坐在地上抱怨。領跑員不停鼓勵我,說只差少少就完成,跑完再請你飲可樂。」於是她堅持下去,最終也能完成賽事,更獲第二名,為她打了一枝強心針,重燃鬥志及自信心。

她衷心感謝一路帶領着她的一眾領跑員:「盲人其實最重要是身邊的拍檔,我們只是一直向前跑,領跑員卻要擔當我們的眼睛,瞻前顧後並留意安全,又不能快過自己。一個人跑很容易,但兩個人一起跑就講求合作、默契及互相信任,永遠陪伴着對方,過程相當窩心。」

學懂積極面對人生

盲人運動不只跑步,阿鳳也積極參與划龍舟、保齡球及踩單車等,以運動充實自己,更能放下以往的壞習慣。她笑說:「煙酒令體質變差,又會手軟腳軟,肝硬化甚至連荷包也乾硬化,影響運動場上的發揮之外,連朋友也敬而遠之。現在不需要依靠這些東西,加上朋友家人的愛,將以往的唔開心也忘記得一乾二淨。」

除了運動,她亦不時做義工,探訪一些視障朋友,又到老人中心表演唱歌。閒時她亦會在社區中心及學校等講解視障人士的生活與困難,讓大眾可以了解更多。現時她正在學盲人按摩,學習一技之長並增加見識。「香港有不少視障人士也想工作,可惜無僱主肯聘請,每天鬱在家中很苦悶,就會胡思亂想。現在體育中心的資源亦很緊絀,如果有地方給我們一班視障人士聚聚,學習新事物,相信也能改善心態。人到中年,自己的人生方向也改變了。」

阿鳳特別感激香港盲人輔導會以及香港盲人體育總會,創辦人及員工們一直為香港的視障人士默默付出很多,又提供一個平台舉行活動,讓他們的人生也能充滿希望。她期望疫情過後能繼續運動,又想試試參與話劇,讓其他人知道盲人其實殘而不廢,也可以做到很多事,並活得精采。

作者:張頌婷

責任編輯:梁靜詩

莊嬋鳳(右)參與盲人保齡球賽獲獎,與香港盲人體育總會創辦人陳梁悅明合照。(被訪者提供)

阿鳳育有3名兒子,不過她習慣將心事埋藏,不與他們分享。(被訪者提供)

她曾參與慈善跑步比賽,獲得亞軍佳績。(被訪者提供)

阿鳳初次接觸跑步,由感覺吃力變成了跑步好手。(被訪者提供)

運動時有人在旁輔助,令阿鳳感到結伴同行及支持。(被訪者提供)

阿鳳愛上運動後,除了身體保持健康,人也變得開朗起來。(被訪者提供)

阿鳳與一班視障朋友參與龍舟賽事,團結一心。(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