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忘記電子學習的初衷了嗎?

評論版 2021/02/06

分享:

上年10月,筆者在本欄分享了一些在家觀察遙距上課的反思(《疫下子女遙距上課家長忙過上班》,2020年10月17日)。不幸疫情反覆,長期遙距上課似乎變成了「新常態」。沒有了面授的機會,學校都比以前更加積極嘗試電子學習。筆者所謂的「電子學習」是狹義的、直接包含學習內容,供中小學生上課的電子產品,例如電子課本、應用程式等,其內容皆以考試為依歸;至於一些作為支援的軟硬件,通常只是一個載體(如iPad)或方便師生通訊和處理文件的系統(如Google Classroom),本身並無學習內容,又或是「為知識而學習」等,則並非本文重點。

少用電腦學習 學生表現更佳

現今校園的上課方式,早已跟許多家長當年的求學情況不同--學生經常要使用電腦學習和做功課,教學材料變得多元化,也愈來愈重視人機互動的效果。有三種原因推動這波潮流。首先,教育局冀望透過資訊科技提升學與教的效能,包括在中小學推行「自攜裝置」(Bring Your Own Device,BYOD),鼓勵學生攜帶平板電腦回校學習;第二,現今的出版商為了拓闊收入來源,已不再甘於僅是出版教科書,而是着力開發配合教材的電子產品,向老師和家長推銷。筆者的女兒剛升上中學,本來看似傳統的歷史科,原來也有一大堆「增值服務」,有互動地圖講古羅馬,又有VR虛擬實境講金字塔等;第三,學校也樂於以電子教學作為賣點。筆者曾出席多間中小學的新生簡介會,發覺家長普遍受落,覺得校方在科技應用上「好pro」(很專業的樣子)。應用程式上多元的互動,加上動畫、遊戲的活潑呈現,確實令原本枯燥的課堂變得不再乏味。又有得玩又讀到書,有誰不喜歡呢?今時今日,如果出版社只是推銷一本編寫精良,能啟發學生的課本;如果校長還在強調老師循循善誘,真是老套落後,缺乏賣點。

關於電子學習的成效,很多教育界人士曾大力推薦。然而,策劃PISA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2015年公布了一項令人意外的調查結果,發現學生若經常使用電腦學習,其學習表現較差;相反,適度使用和很少使用電腦學習的學生表現更佳。

上述調查並未解釋電子學習與學生表現的反向關係,但據筆者觀察,很多學童埋首在電子學習媒介的操作,反而容易令他們失去焦點,忽略學習內容本身。較早前,澳洲部分小學便決定踩煞車,收回所有iPad,因為老師們發現,iPad上的各種誘惑太大,學生們很容易學習到一半便分散了注意力,在不同的應用程式和畫面上轉來轉去。

僅輔助非終點 仍須融會貫通

其次,學生和家長放太多心思在軟件和硬件,便很容易忘記學習的初衷:學習成功的主要關鍵依然是學生的專注力、勤奮和適切的讀書方法。學習絕大部分文理商科目的步驟皆包括:先由學生經課堂和課本透徹理解內容、再記憶資料,最後融會貫通,並在考試中表現出來。電子學習只是一種工具,或許有助學習的進程,卻非終點。電子學習即使設計得再好,通常只是幫助「理解內容」這一早期階段,然而,單是明白內容,還遠遠不足以算是純熟運用所學,例如一般小學四年級生已學會了四則運算,應用程式和互動遊戲不難令小學生掌握「先乘除、後加減」這些基本概念,但數學題目千變萬化,學生若要考試表現優秀,仍然要勤做功課,從練習中熟習應對各種刁鑽題目,和找出自身弱點。

另外,筆者從常理推測,上述調查中,經常使用電腦學習的學生,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使用電腦作娛樂和社交用途,反過來影響他們的學習時間和專注力。有育兒經驗的讀者可能都知道,如果你善意地把一部智能手機給小孩,方便他和同學仔做project,問功課,不出數天便會變質,變成「點止做功課咁簡單呢」。使用數碼產品一旦成為長期習慣,其好處和副作用會同時影響學童,實際上是很難分割開的。

電子學習當然也有其優點,一些設計良好的產品確可勾起學生的學習興趣。對大學生和成年學生來說,他們較有定力,能長時間專一利用電子學習深化理解和思考;高階課程的內容浩繁,以數碼方式更能展示一些複雜的資料和模型,這些都是以往紙本書和黑板難以呈現的。

現今校園的上課方式,學生經常要使用電腦學習和做功課,教學材料變得多元化,也愈來愈重視人機互動的效果。(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