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like即hate以外可能性

副刊版 2021/02/08

分享:

近日少了瀏覽社交媒體,有時最多一天快速瞄一、兩次,因為發現當自己長期在綫時,心情會受影響,所以開始慢慢從放在網上世界的時間和關注,轉移回到實體世界。與其日日在社交媒體上心到咬牙切齒,倒不如抽離一點,把精力關注在人身上。這陣子,反而多了與實體世界的朋友聯誼,經歷這一兩年的各樣(包括心情)動盪,更珍惜今時今日,人仍在、情誼仍在。疏離社交媒體的日子,反覺心情輕省了,自己情緒自己作主,因為有研究證實,社交媒體很易令用家思想兩極化或鑽牛角尖。

美國學者做了一個實驗,A組可在社交媒體看到的政治議題表達like或嬲嬲豬,B組則只能在社交媒體看到同一政治議題報道,但不能做按like或嬲嬲豬的動作。兩組人比較後,A組的政治立場更強化、更極端化。可以想像,現實世界更甚,因為我們每一天都在社交媒體like 啱聽、啱嘴形的,而遇到與自己看法不同的,或會毫不猶疑地即俾嬲嬲豬;網上世界就是如此-非like即hate,二元分野得很簡單,而且太簡單。

哈佛商學院社會心理學教授Amy Cuddy的研究證實,人的行為會影響其看法和態度,即是我們會透過觀察自己行為,去告訴自己是個怎樣的人。當我們在社交媒體上給出一個like或嬲嬲豬時,大腦就會透過閱讀這個按like或dislike的行為,去強化自己:「我是支持××(可指人、立場或看法)的人」或「我是討厭××的人」,久而久之,牢固了我們的既定思維,亦兩極化了不同立場的人之鴻溝。

若社交媒體繼續只有like和dislike屬性的表態emojis,社會就只會繼續走向兩極化,如此趨勢,兩邊的人以後如何還能有偈傾?我認為,like同嬲嬲豬之間仍有很多可能性,例如:加個「respect」的表態emoji、讓人可以表達「我未必完全認同,但尊重你看法」,不是比起非like即hate的二元思維更好嗎?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