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仙樂飄飄 新冠人禍都不mute

評論版 2021/02/08

分享:

經典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Sound of Music》男星基斯杜化龐馬(Christopher Plummer)逝世,終年91歲。在超過60年演藝生涯,參與過百部電影、電視劇及舞台劇演出,他到82歲才奪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成為最年長奧斯卡得主。基斯杜化龐馬最為人熟知的角色,始終是《仙樂飄飄處處聞》中的奧地利海軍軍官,該片在1965年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還打破《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紀錄,成為最賣座電影,當年在香港亦很受歡迎。這齣音樂電影很多歌曲由女主角茱莉安德絲(Julie Andrews)主唱,例如《Do-Re-Mi》、《Edelweiss》在香港亦街知處處聞。

希特拉上台 薩爾斯堡音樂節蒙污

《仙樂飄飄處處聞》其實是真人真事改編,但就改了很多。電影中,講述的是修女瑪利亞到軍官家中給他的7個孩子做家庭教師,為這個沉悶的家庭帶來了音樂和笑聲,瑪利亞和喪妻的軍官日久生情。新婚之際,納粹吞併奧地利(亦有說德奧合併),痛恨納粹的軍官帶領全家離開薩爾斯堡,到瑞士過新生活。電影中,男女主角帶着7個孩子徒步攀過風光旖旎的阿爾卑斯山到瑞士,一手提行李一手帶着樂器,這些畫面都深深印在當時純真的電影觀眾心裏。

實情是,他們一家乘火車逃離納粹魔掌,經意大利輾轉去了美國。現實中的軍官Georg Von Trapp亦非電影中那麼嚴肅冷酷,本身亦喜歡音樂,反而女主角真身Maria Von Trapp卻被指情緒起伏不定,偶爾叫罵,甚至體罰小朋友,和電影中和善有耐心不一樣,真人版和電影故事還有很多不雷同,此處就不詳述。

電影中,男主角在薩爾斯堡音樂節演唱名曲《Edelweiss》,滿是反抗納粹的愛國情懷;現實中,當時奧地利角色是有爭議的,不少人支持納粹。世上有名的薩爾斯堡音樂節(Salzburger Festspiele/Salzburg Festival),雖則提倡的只是音樂,但也少不了人禍介入。自從1920年開辦以來,音樂節每年夏天滙聚來自世界各地,最優秀作曲家、劇作家、指揮家、歌唱家、管弦樂團等,獻上表演。

希特拉上台後,德語音樂圈受到嚴重的政治干預,奧地利被德國吞併,薩爾斯堡音樂節不可避免地沾上納粹色彩。音樂工作者用藝術來反抗納粹,不是沒有,但音樂界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有指揮家求去,亦有順從納粹的人接過指揮棒。

莫扎特雖然出生於薩爾斯堡,但他父輩原籍德國,當時奧地利人依然認為莫扎特是他們的作曲家,納粹則將這位偉大作曲家的音樂用於鞏固自己政權,當作宣傳符號。納粹充分利用以莫扎特為核心的音樂節,曲目設置以宣揚日耳曼文化為核心,觀眾包括從戰場上輪換撤下的德軍。莫扎特的音樂就是對第三帝國這些人們的褒獎,他是音樂界公認的超級文化Icon,無論知名度、認可度、受歡迎度,鮮有人能及,所以納粹不惜通過各種方式來「洗白」莫扎特,最大化地利用來證明納粹文化的優越性。這個企圖,隨着1945年柏林被盟軍攻陷而煙消雲散。部分歌劇作品在納粹時代被奉為文化瑰寶,二戰後淪為陪葬品。

除了人禍,薩爾斯堡音樂節今天還得應付新冠肺炎入侵。去年夏天音樂節沒有取消,如期舉行,是歐洲唯一保留的大型音樂節,最主要的原因,乃去年恰逢薩爾斯堡音樂節100周年。新冠疫下,奧地利果斷封城、停工停學等,在歐洲各國之中較早控制住疫情,平均每天只約100宗,後來當局每兩星期推出重啟政策,有層次、有條理地逐步解封,文體活動在去年5月底重啟。

薩爾斯堡音樂節本該盛大慶祝的百年慶典縮減,原定200場演出縮減到110場,活動時間從44天縮減為30天,總入場人次由過去每年20多萬,減少至7萬多。門票實行實名制,方便追蹤密切接觸者,現場觀眾和工作人員必須佩戴口罩並保持1米社交距離,所有工作人員和演出人員必須在演出開始前4天內做新冠檢測,演出場地通風設施和空調系統升級達到醫用標準,取消中場休息。在音樂節結束後,主辦單位表示在嚴格執行防疫措施後,各項室內演出都沒有出現新冠個案。

天災人禍磨難 奧地利音樂續奏響

新冠疫下,一些國家的歌劇院及歌劇、音樂、舞蹈等演出團體需要裁員減薪,奧地利「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國家歌劇院卻同樣在去年9月重開,並且汲取薩爾斯堡的防疫經驗。演出陣容縮小,限制入場觀眾人數,裝設透明板分隔群眾,必須戴口罩等,可以說是中間落墨措施,沒有一刀切封殺演出活動。奧地利和香港氛圍不同,除了有很多人靠這些演出吃飯,亦有不少人覺得沒文化就沒有社會,「音樂之都」,文化活動不能hold。他們寧願接受經常性新冠測試,和冒着始終存在的感染風險。

不論薩爾斯堡音樂節抑或維也納的演藝人們,都在疫情下彰顯出音樂以至人性的堅韌,奧地利音樂,在天災人禍的磨難中仍然奏響。新冠病毒也許會變種,奧地利的音樂基因則沒被改變。即使病毒和壞人來來往往,音樂每一次響起,仍舊在薩爾斯堡及奧地利,碰撞出藝術火花,展現不同時代的人類風華。今天在維也納看歌劇、聽音樂會,或許不可再站起來大叫「Bravos」,拍爛手掌還是容許的,仙樂還是繼續在奧地利飄飄,處處聞。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