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Netherlands」 荷蘭「換衫」挑戰英格蘭

評論版 2021/02/10

分享:

近日一則有關荷蘭的新聞吸引我,說歐盟委員會一度否認荷蘭是獲認可生產牛津及阿斯利康(Astrazeneca)新冠疫苗的國家之一。話說阿斯利康的協議中提到歐洲有4個生產地點:一個在比利時,兩個在英國,第四個地點寫成I\IL。有歐盟官員向記者表示,前面的I代表意大利,而後面的IL代表愛爾蘭,均是縮寫。然而實情是,協議的顯示出錯,正確的寫法是NL,而不是I\IL,是N不是I\I。NL,是Netherlands(尼德蘭),亦即是荷蘭的英文縮寫,或者叫國家地區代碼。

有關官員的所謂解釋亦有問題,如果是意大利,代碼亦不是I,而是IT,愛爾蘭亦非IL,是IE;補充一句英國不是UK,而是GB(Great Britain),香港就是HK。

換言之,荷蘭的確是協議中獲認可生產牛津及阿斯利康疫苗的歐盟國家。知道這一事實,根據生效不久的歐洲疫苗出口機制,有關部門便有責任向荷蘭生產商了解疫苗情況,有沒有從荷蘭出口到非歐盟國家?因為機制禁止公司未經允許出口疫苗,亦必須報告所有出口。

歐盟因何近日實施疫苗出口機制呢?源於阿斯利康生產疫苗的原料之一短缺,阿斯利康將生產重點放在例如英國的生產基地,未來幾個月歐盟收到的疫苗數量,將比之前預期的少得多。歐盟成員國包括荷蘭,惟有嚴格控制境內生產商的疫苗量,防止疫苗從歐盟流向非歐盟國家,包括英國。英國脫歐後,英國和荷蘭這個「老敵人」便要再較勁了。

荷蘭以Netherlands為國名 設計新logo

不知大家還有沒有印象,去年初有新聞說,從2020年1月起,Holland(荷蘭)將統一以Netherlands(尼德蘭)作為國名,還設計了新的「NL」logo再出發。英文會改,但中文仍然可叫荷蘭,這個舉動相當於不再使用外號,皆因Netherlands(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是正式國名,Holland只是歷史遺留的非正式稱呼。

Holland在該國只是兩個省,北方叫North Holland,南方叫South Holland,實力比其他省份強。幾百年來,Holland一直是Netherlands全國政治、經濟及文化等發達地區,首都Amsterdam(阿姆斯特丹),港口Rotterdam(鹿特丹),以及The Hague(海牙)都在Holland。不難明白,這個國家為何被叫荷蘭。

荷蘭人今天經常被讚幸福指數高,歷史上卻曾是海洋強國,國際地位相當高,亦是其中一個最早和中國打交道的歐洲國家。當時荷蘭人差不多代表洋人,或許由於部分荷蘭人毛髮偏紅的關係,被叫做「紅毛」或「紅毛鬼」,後來洋人引進的例如水泥,廣東人叫「紅毛泥」。據從事粵語保育及傳承的本港出版人梁振輝研究指出,當年但凡從荷蘭引入的東西,也冠以「荷蘭」二字,如汽水叫「荷蘭水」、汽水蓋叫「荷蘭水蓋」,回歸前港英政府授勳,勳章亦被戲稱為「荷蘭水蓋」,還有豌豆叫「荷蘭豆」。

話說17世紀曾佔據台灣的荷蘭人,把「荷蘭豆」引入台灣,價格比當地一般蔬菜高,有得食「荷蘭豆」的可算「巴閉」,有些人自恃有能力吃「荷蘭豆」而「巴巴閉」,旁人看得不是味兒,有人便譏諷說:「那吃荷蘭豆來個飽死罷!」民間流傳的這一句,在上世紀中的香港,變成一句佻皮話用來表達不屑:「飽死荷蘭豆!」

除了Holland,Netherlands,還有一個稱謂Dutch,可解作荷蘭話。Dutch和德語(Deutsch)有近親關係,都屬於日耳曼語系(Germanic languages),荷蘭人和德國人同屬日耳曼人分支。Dutch還可作為形容詞,描述與荷蘭相關的事物,這個字亦折射出英荷兩個曾經的殖民大國之間怨恨。

荷蘭和英國只隔着一個北海(North Sea),幾百年來在貿易、經濟等交流往來都很頻繁,不和亦出現,17世紀就發生一系列英荷戰爭競逐海洋霸權。或者因為「一山不能藏二虎」,又也許打交道太多,尤其做生意時大家斤斤計較,了解加深了。在英語中,和Dutch相關的語句,都帶有明顯負面含義,衍生許多關於Dutch的俚語,原意皆輕蔑荷蘭人。例如:Dutch courage,指的是喝醉酒之後膽量大了,double Dutch代表胡說八道。Go Dutch或吃一頓飯Dutch treat,就是指埋單時「AA制」,源於諷刺荷蘭人孤寒、小氣。「AA」制有不同演繹解釋,可以是「Algebraic Average」(代數平均),或「Arithmetic Average」(算術平均),「All Average」又通,「All Apart」亦可,總之各不相欠。

還有一個「Acting Appointment」,意思是「約定行為」,16、17世紀時荷蘭和威尼斯海上貿易發達,奔波各地的商人,在商言商各不吃虧,吃過飯彼此分攤也是合理的商人行為,但卻被具敵意的大英子民「搞鬼」。

英國脫歐 阿姆斯特丹趁機爭IPO

今天隨着英國脫歐,倫敦和阿姆斯特丹正開打新一場戰役--爭奪IPO市場。波蘭包裹儲物櫃供應商InPost近期選擇在阿姆斯特丹上市,有迹象顯示倫敦可能在脫歐後逐步失去金融樞紐地位。一些公司公開集資可能傾向歐盟市場,認為股票可能更活躍,亦對阿姆斯特丹泛歐交易所(Euronext Amsterdam)的證券交易能力有信心。

據提供內容分析和技術的平台Dealogic數據顯示,泛歐交易所去年僅進行2次IPO,遠遠落後倫敦的36次。過去倫敦或許是上市首選地,但英國脫歐加速了阿姆斯特丹的發展,有潛質吸引愈來愈多IPO,包括來自中東歐國家,自動找上倫敦的傳統悄悄在變。

有人說英國人很「紳士」,我覺得他們有時使出的乃是「高檔一點的陰濕」,例如將對其他國家的輕蔑化為英語一部分,流傳後世,世人渾然不覺地天天在沿用。除了嘲笑荷蘭人,他們也嘲笑另一大敵法國人,例如把法國人與「性墮落」連繫一起,French letter並不是解作法國信件,而是保險套。法蘭西人也不好惹,把保險套稱作English cap(英國帽),此乃英法數百年恩怨又一小小縮影。所以說,英國人不滿荷蘭人,又看不起法國人,也顧忌德國人,怎麼會甘於長期逗留在歐盟?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