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印花稅加與減 需留意潛在影響

評論版 2021/02/10

分享:

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即將出爐,有學者及立法會議員建議提高股票印花稅稅率,以即時增加政府收入。到底甚麼是股票印花稅?調整有關稅項,會對香港帶來甚麼影響?

金融交易稅 被指是「雙刃劍」

股票印花稅是股票轉讓時所須繳付的稅項,以香港為例,買賣雙方須在股票轉讓時,分別繳納交易金額的0.1%,作為股票印花稅(不足1元亦作1元計算)。

股票印花稅屬於金融交易稅(Financial Transactions Tax,FTT)的一種,而FTT是針對金融交易徵收的稅種。經濟學家凱因斯在其著作《就業、利息與貨幣的一般理論》中指出,當投資者購買投資產品時,若將希望寄託在資產價格上升,而不是產品的預期收益率,便牽涉投機,而當投機活動主導投資市場,風險便會增加。他認為,高昂的經紀費用和巨額的轉讓稅,能有效削弱市場的流動性,撇除大量投機性的交易,故建議政府對一切資本交易徵收重稅。

FTT在國際間一直廣受討論,支持者認為,徵收這類稅項能達到能者多付的目的,並能阻止無生產力的高頻交易,減低價格波動。高頻交易是指在極短時間內,利用電腦系統搭配演算法,進行非常快速的證券交易,雖然每一宗交易的回報通常很低,但是獲利穩定,只要交易量夠多,便能集腋成裘。但有人認為,演算法執行的「交易策略」,可能「有失正當公平」,例如透過一連串的下單交易,可能引發市場價格急升或暴跌,而徵收FTT則可令高頻且高槓桿比率的交易成本大大提高,故FTT的支持者相信,徵收FTT能減少高頻交易,抑制過度投機的行為,亦可為政府增加稅收,並為公共開支籌集資金,使金融業對公共財政的貢獻更加合理。

反對者質疑 削金融市場競爭力

不過,亦有反對者質疑FTT的實際效果。國立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研究所專任教授胡星陽曾對香港、日本、韓國、台灣等亞洲市場,進行14次調整金融交易稅率的研究,發現提高稅率會降低股票價格,但對市場波動性和市場成交量沒有明顯影響。由此可見,金融交易稅即使提高了交易成本,也未必能降低市場波動。

此外,有銀行業界指出,若果FTT只在部分國家和地區實施,原本在徵稅地區金融市場上進行的交易,或會轉移到非徵稅地區,甚至令不活躍、利潤率低於稅率的交易品種消失,削弱開徵稅項地區金融市場的競爭力。

回到香港,近日因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有學者及立法會議員相繼提出,可透過提高股票印花稅稅率,為政府提供即時收入,令應否調整股票印花稅的議題再次受到關注。

正如FTT的原意,支持增加股票印花稅稅率的一方認為,此舉符合「能者多付」的原則,同時能達至增加稅收的目的。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預計,若將稅項由現時0.1%調升至0.2%,政府每年可增加至少500億元收入,又認為股票印花稅不會對一般市民造成太大影響,輕微上調稅率不會影響投資者意慾,是最有效即時增加政府收入的方法。

然而,反對方案的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則擔心,調高印花稅將增加衍生交易的成本,減少對冲交易,加上目前中國內地的稅率較低,而其他國家如美國更沒有印花稅,提高稅率或令投資者轉至其他市場,削弱本港市場競爭力。

印花稅成本高 或抑中小型股流通

此外,過往有金融業界人士分析,若印花稅成本持續高企,程式交易將繼續忽略市值較低的中小型股,導致這類股票的流通量偏低。根據這種分析,股票印花稅率高企,受苦的將不只是中小型的上市企業,就連持有這類股票的散戶,也會難以套現,或令部分散戶轉投其他股票市場。

而對一些進行大額買賣的投資者來說,影響可能更大,例如在2019年,因應港股市況波動,曾有一些小型基金轉投美國市場,買賣港股美國預託證券,投資者學會主席譚紹興當時分析,原因可能是美國並無收取股票印花稅,只需支付一個劃一收費,即可「全包宴」任買,交易成本只需香港約十分之一。由此可見,一旦市場產生波動,大額投資者會選擇轉換市場,若加上稅率上調,成本增加,或加大他們轉換市場的誘因。

在新冠疫情影響下,今年政府錄得3,000億元財政赤字,財政司司長更預計,下一個財政年度將繼續出現財赤,庫房確有「乾塘」危機。增加股票印花稅無疑是開源方法之一,但政府亦需要留意不同持份者的意見,以及改變的潛在影響,為維持香港長遠競爭力,作出明智的決定。

增加股票印花稅是開源方法之一,但政府亦需要留意不同持份者的意見,以及改變的潛在影響。(資料圖片)

欄名 : 評論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