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引稅務措施 助減疫下額外負擔

評論版 2021/02/11

分享:

過去1年受疫情影響,香港政府牽頭實施公務員在家工作安排,以減少社區人流和個人社交接觸,筆者的機構亦遵從政府呼籲,讓僱員在家工作。雖說在家工作大大降低了僱員受感染的風險,卻為個人帶來了許多額外開支,例如炎夏時,因冷氣產生的電費便大幅增加,不少人亦因為在家工作,需要添置或更換適合辦公的設備,例如較大的顯示屏、用於工作的手提電話或辦公桌椅等。然而,僱主普遍不會補貼僱員這些因在家工作而產生的額外開支。

現行稅例 在家工作開支難扣稅

此外,也有些人士因職業關係,需要往內地或其他國家出差,因而需要進行新冠肺炎檢測;亦有許多人士由於工作需要,經常要與不同人士接觸,為了自己及家人健康着想,他們會自費進行病毒檢測。

根據香港現時的稅例,計算薪俸稅或個人入息課稅時,除各類免稅額外,納稅人可申索扣除「完全、純粹及必須」為產生該評稅入息而引致的開支,但屬私人性質的開支以及資本開支則不能獲扣稅,而過往法庭判決及稅務局均對「完全、純粹及必須」採取嚴謹的釋義。

值得參考的是,在英國上議院Mallalieu v Drummond [1983] 2 AC 861的案件中,一名女大律師申索扣除她在法庭上需要穿着的法袍清洗及更換費用,但法院不接納其申請,原因是相關費用具有多重目的,包括保暖、正確着裝和滿足職業要求,因此相關費用並非完全及純粹為產生入息的可扣稅開支。

稅務局在《稅務條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第9號》指出,如果開支只是與產生入息有關,和可能有助於產生入息,該等開支並不足以成為必須的開支而可扣稅。也就是說,必須的開支是指,假如沒有作該項開支,納稅人便不可能從受僱的工作產生入息。因此,上文提及的一些因在家工作而衍生的開支,未必能獲得扣稅,有關開支對僱員而言將會是一筆額外的負擔。

然而,有些海外國家如澳洲、加拿大、英國及美國,由於在家工作文化已盛行多年,這些國家具有相關稅例,容許僱員就不獲僱主補貼或資助的在家工作費用扣稅。為進一步減輕納稅人在疫情下的稅務及合規負擔,上述國家去年已相繼推出不同措施簡化扣稅申請,或提高扣稅額。

疫境當前,我們建議財政司司長考慮引入以下短期稅務措施,在2020/21及2021/22課稅年度,容許僱員就不獲任何補貼或資助(例如僱主或保險公司)的新冠肺炎相關額外開支扣稅,當中包括:1)新冠肺炎檢測費用的實際開支;2)在家工作的額外開支。這項短期措施可免卻稅務局需要就納稅人的申請是否為「完全、純粹及必須」產生入息的開支,而進行個別審批。

宜參考外國簡化方案 方便報稅

為讓納稅人更快捷及方便地報稅,我們建議參考其他國家的簡化方案,只要納稅人在相關課稅年度在家工作超過30天,便可以選擇以下其中1個方式申請扣稅:

簡易扣除方法:固定扣稅額24,000港元,容許納稅人毋須提交任何如收據和賬單等證明文件,以減輕納稅人的合規證明負擔:或

實際成本方法:如果納稅人在家工作的開支金額比較高,可以實報實銷的方法扣減因為在家工作的特定額外開支(見表),納稅人須提供收據或賬單作為證明。

由於納稅人可能難以計算因在家工作所產生額外開支的實際金額,我們建議稅務局可考慮接受在家辦公前後的費用差額,作為申報依據,例如在家工作前後的電費分別為500港元和2,000港元,當中1,500港元的差額可被視為工作所產生的費用,能獲得扣稅。此外,如果家裏有多於1人在家工作,同一戶家庭的工作人士可平分扣稅額。

我們預計,以上建議的短期措施將會令政府每年少收20億港元,其後政府可以在適當時候,根據將來社會狀況,檢視應否延續,或是否需要作出適當的調整。若在家工作有機會在香港成為新常態,政府可考慮將此定為永久性的措施。

(本文中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安永全球機構或其成員機構的觀點。)

撰文 : 蔡智煇 安永稅務及諮詢有限公司人力資本諮詢服務合夥人
管秋英 安永稅務及諮詢有限公司商業稅務服務總監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