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走在潮流的尖喙

副刊版 2021/02/16

分享:

近日最爆紅的App,非Clubhouse莫屬。它以音訊社交媒體作主打,在2020年推出,暫時只供Apple手機用戶加入,用家可以參與討論或只在一旁聆聽。數據顯示,近日數據大幅上升,每周活躍用戶由2020年12月的60萬人,大增至今年1月底的200萬人。Clubhouse爆紅,主要獲名人加持,先有Tesla創辦人Elon Musk,首度出現在Clubhouse,拷問綫上券商Robinhood執行長,為何在GameStop設交易限制,瞬間令大量用戶湧入至無法登入,之後,Clubhouse股價暴漲100%。外國名人如Oprah Winfrey和Mark Zuckerberg也紛紛加入。更有趣的是,日本有幾位很受男士歡迎的AV女郎也在Clubhouse開聲,瞬間就擠爆上限5,000人。

Clubhouse極速爆紅,成功因素除了名人加持效應外,還在於它以邀請制形式推出,即不能單靠下載App就能使用,必須要有其他用家發出「邀請碼」才能加入,而一個用戶最多只可邀請兩個用戶,做法像當年Google推gmail時,先不免費開放給全部人,而是採用限額分配,要獲得別人推介才可開設一個gmail戶口,捕捉了人類「愈難得到愈想得到」的虛榮感。聽聞一個Clubhouse「邀請碼」,現已炒到$1,299。

但我對此新玩意仍抱觀察態度,首先,大部分名人或KOL早就對我沒太多吸引力;二來門檻低,個個聽眾都可開聲跟名人聊天有其弊處,因無法控制開聲者質素,有時我甚至不知道開聲者想表達甚麼。聽Clubhouse就等如要聽着無數人七嘴八舌現場開網上聲控會議般,有時把我本來想聽某些名人獨特觀點的興致都冷卻了。平時在日常工作中,開會已夠累,還要在我僅有的空餘時間聽自己不認識的人在網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我得承認,我沒有走在潮流的尖喙,個人暫時還未發掘到參與和旁聽一大堆陌生人聊天的箇中樂趣。

科技新玩意以後陸續有來,一時爆紅易,如何維持公眾熾熱度才是大學問。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