獎牌與收視 加減奧運項目殊不易

評論版 2021/02/18

分享:

常說體育和政治分不開,從哪裏可以看到呢?奧運會項目加加減減就是,背後有不少博弈。1896年雅典奧運,人類歷史上第一屆現代奧運會,奠定現代奧運9個大項目:田徑、游泳、射擊、舉重、體操、劍擊、網球、單車、古典式摔跤。至今,9個大項增至28個,各種主流或非主流項目進進出出,自然有不少項目成為犧牲品。

1908年倫敦奧運是汽艇唯一一次作為奧運正式比賽項目,維京摔跤亦只在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會出現過一次,兩者因為參賽國太少被out。第二屆巴黎奧運,射鴿子是正式項目。比利時人Leon de Lunden在300隻被運動員射擊的鴿中,射死了21隻,成了奧運冠軍。射鴿子比賽就是在規定時間,看誰射殺鴿子多,由於不人道,巴黎奧運會之後,這個項目就出局。

早期奧運 項目隨意無嚴格標準

早期奧林匹克運動會項目,可以說加減比較隨意,沒有嚴格標準。起初數屆,摔跤、拳擊、馬球這些項目時增時減,純粹看主辦國興趣。背後原因之一,是當時奧運會沒甚麼人識,不足以吸引世人目光,往往靠「摱」4年一屆的世博會車邊舉辦。為了吸引更多人關注,項目加減旨在招徠,並聽從主辦國要求。

1920年,第7屆奧運在比利時安特衛普舉行,項目制定開始規範,並明確了夏季奧運比賽限制在16天內,因而影響項目增減,加上奧運會愈來愈受世界重視,項目愈來愈多,正所謂「瘦田沒人耕,耕開有人爭」,變成要爭位,不能那麼隨意了,但東道國還是有些優勢。在商業利潤下,奧運項目不斷膨脹只增不減,從84年洛杉磯奧運到08年北京奧運,大項目沒有一次刪減,到北京奧運已有28個大項302個小項。

就中國來說,自許海峰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男子50米手槍慢射比賽,為中國奪得第一金開始,歷屆奧運會項目的增減,中國整體可算是得益,陸續多了中國具優勢項目,例如乒乓球、羽毛球、雙人跳水之類。

2001年,羅格當選國際奧委會主席後提出「瘦身」,一些項目被淘汰,但另一些新項目加進去,這時大國及東道國就可出招了,因為有主辦國推薦項目這個安排。誰都知道奧運會不「瘦身」不行,但該瘦哪個項目?換哪個進去?奧運會項目設置和增減,國際奧委會有詳細指標,新項目亦需要2/3國際奧委會委員投贊成票才可加入,各種建議要成真是漫長過程。除了大原則精神,新項目有多少會員國,有否公認國際基礎,是否舉辦過世錦賽等之外,總體有幾個衡量標準。

首先要有觀賞性,例如摔跤雖是古老運動,第一屆奧運會就有,但對普通人而言太過危險,複雜規則又進一步降低觀賞性,結果摔跤被踢出今屆東京奧運;有日本媒體抱怨之所以摔跤被踢出,而不是同樣高危險性的跆拳道,和南韓奧委會在幕後做了大量功夫有關,不排除有「金元外交」因素云云。要成為奧運項目,亦要考慮經濟效益,其實也關乎觀賞性,電視轉播多人看,自然更多贊助商願意砸錢,經濟效益就大;例如北京奧運,美國的電視台支付了9億美元轉播費,由於美國觀眾喜歡觀看游泳比賽,所以大多數游泳決賽都放在上午舉行,照顧美國觀眾的時差,而游泳這個項目,沒人能動它。

第三是政治考量,體育如果上升到一定關注度,就不可能擺脫政治,因為成了各國展示實力的舞台,東道國對項目加減的決定權就是明顯例子,因項目調整會影響國家拿不拿到獎牌。昨天提到1964年東京奧運,新增了兩個項目:排球和柔道。當時的日本女排已橫掃世界,在該屆奧運也毫無懸念奪冠,而被視為日本國技的柔道共有4枚金牌,日本拿走了3面。

今年東京奥運,摔跤雖被踢出奧運,之後卻又成為「臨時大項」,背後也與摔跤強國日本「發功」有關。另外今屆奧運還增設空手道,並拉回了棒球壘球,想想這些運動和日本的淵源,也就明白了。

成各國展示實力舞台 具政治考量

加入何種新項目,今天的國際奧委會還有一個很重視的考慮因素,就是是否受年輕人歡迎。北京奧運新增BMX小輪車,今年東京奧運增設的攀岩、滑浪和滑板,2024年巴黎奧運增設霹靂舞,都和這個原因有關。除了因為多年輕人人玩,比較受歡迎,亦因為互聯網時代人們文體娛樂渠道豐富,參與體育運動熱情下降,奧運會愈來愈欠缺吸引力,國際奥委會要吸引更多年輕人關注奧運,確保奧林匹克運動的可持續發展。

在這個前提下,中國和一些大國也不總是受益者了。今屆奧運新增的攀岩、滑浪和滑板項目,並非中國強項;2024年巴黎奧運將舉重項目一下子砍掉4個小項,對舉重強國中國影響亦不小,而新增霹靂舞,不知中國的料子有無?或許中國可考慮再辦夏季奧運會,到時中國人又有機會尋求把空手道之類踢走,將申奧多年未果的中國武術,又或者舞獅等加入,成為奧運新項目。

國際奧委會本周初公布改革新建議,包括與國際單項體育聯會探討,將「虛擬體育」(Virtual Sports)納入奧運項目,意味將來一群戴着headset、操控着鼠標的運動員,坐在電腦屏幕前代表自己國家或地區,爭奪奧運金牌;又或者戴上虛擬現實眼鏡在虛擬空間賽道,角逐單車獎項,將來這些都並非不可能。

不知道新冠疫情足不出戶下,大家還想出甚麼以年輕人為中心的新競技項目,可以加入奧運?為古老的奧林匹克,增添酷炫氣質?如果不能爭取到年輕群體青睞,那麽奧運的所謂持續發展和滾滾財源,都只是午夜夢來。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