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碳中和承諾 開啟發展新篇章

評論版 2021/02/18

分享:

1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方式,應邀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對話會,發表題為《讓多邊主義的火炬照亮人類前行之路》的致辭,重申去年9月22日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所強調的「中國力爭於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實現零淨碳排放目標,這是令全球振奮的一大喜訊。此外,內地於去年9月30日提出保護生物多樣性倡議。2項聲明都在聯合國會議上公布,清晰反映了中國希望透過多邊體系,與各方攜手合作保護地球環境的決心。

時間表一錘定音 顯示華減排決心

碳中和承諾並非一蹴即就,是多年來內地政府智庫與大學及研究機構,就中國的全球責任議題反覆探討所得的合作成果。

即使落實方案,在未來數年仍需更多的論證作決,然而,公布的減排目標和時間表如今一錘定音,的確顯示中國政府的政策決心。

記得2007年,時任總理溫家寶就中國經濟的發展道路,作出「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的評價,隨後中國政府開始積極求變,直至2012年,中國共產黨修訂了黨章,把「生態文明建設」增補為全新綱領,為黨的整體發展和一眾幹部的未來工作,指明了清晰方向,引導他們在推動經濟增長之餘,對環境予以同等重視。

2013年,中國政府發表「大氣污染防治10條措施」,隨後數年亦陸續就水源和土壤污染,制定一系列政策,包括水源保護和管治,以及修復受污染土地和恢復生物多樣性,並成為國家重大要務。

另一方面,中國亦推行了多項先導計劃,其中一項涉及排放交易,還有一系列在可見將來牽引政策發展的試行措施,包括從會計角度計算生態價值(ecosystem value accounting),反映中國政府着力保護環境的決心。

人行撰綠色金融報告 創先河

2018年,中國政府為修訂國家憲法作好充分準備,把「生態文明」作為重要內容納入其中。除了經濟和社會發展外,國家的政治和政策框架亦已把生態健康列為重要議題。

中國人民銀行於2015年出版的《構建中國綠色金融體系》同樣值得關注,當中詳述了為環保目標集資而對金融體系進行改革的方式和因由,屬全球中央銀行撰寫的首批同類報告,開創先河。這份報告更是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共同編製,反映中國在推進綠色金融的過程中,採取了高水平的國際視野,意義深遠。

如今綠色金融已成為把資本導向低碳、零碳及有利環境持續發展項目之代名詞,當中需要龐大的資金作後盾,原因是全球大部分經濟活動所依賴的電力,均來自化石燃料,這些燃料碳排放高,是導致全球暖化的主因。

要轉型至綠色經濟,無疑需要政策的牽頭,意味政府需擔當主導角色。中國所行之道,是由政府透過法律上可行的監管框架,釐定強制目標,無法遵守的企業將受到懲處。另一方面,自由市場經濟體則較依賴市場誘因邁向減碳目標,從而進行環境監管。然而,眾所周知,無論哪一種情況,若欠缺清晰而貫徹的政府政策和誘因,光靠市場力量,均無法改變大局。

事實上,綠色金融是一項橫跨不同界別的挑戰,牽涉不同行業和市場形形色色的實體投資,所推行的相關政策改革,需透過國內和國際層面,由政府把外在的負面環境影響內化(internalise negative environmental externalities),鼓勵該等內化行為,並調整大眾對風險的認知度,以促進綠色投資。

評估綠色基建 金融業待增進知識

何謂「把外在影響內化」?很顯然,與再生能源、轉廢為能等主題相關的基建項目,往往耗時甚久,但對環境影響深遠,金融服務業現時對評估這類資產的專業知識尚未充足,有待深化。

目前,投資回報率下限仍是評估綠色投資的主要標準。要鼓勵各界大額投資於綠色項目,政府和相關專業人士必須設法提升回報,即在財務回報以外,增添非財務回報或社會回報,例如降低氣候變化風險、減少污染、改善公眾健康等,當中牽涉大量創新的工作。上市公司須披露ESG(環境、社會和管治)方面的資料,也同時向投資者展示公司如何應對相關風險(包括氣候變化相關風險),勢必成為未來發展的趨勢。

即使市場參與者或許尚未充分了解其背後的重要意義,但中國已就採納和實行生態文明政策列明行動大綱。據此,中國在聯合國2015年的會議上積極推動通過《巴黎協定》,這項由多國達成的協定,以把全球氣溫升幅限制於攝氏2度以下為目標,並致力將其控制於攝氏1.5度之內,務求紓緩氣候變化所產生的負面影響。

2016年,中國作為G20領導人峰會的東道主,把綠色金融定為會議的重要討論議題。

目前,中國最新的碳中和承諾,目標把氣溫升幅上限定為攝氏1.5度,對於這個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而言,是一個十分進取的目標。於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中(2021至2025年),國家將着手開展實現此目標的第一階段工作,而各後續計劃亦將朝實現碳中和的方向邁進。

拓新能源燃料轉型 改革發電業

中國當務之急,是盡快從高碳排放燃料轉型至低碳燃料,以天然氣取代煤,之後再以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取代天然氣,此外亦需開拓如氫能和生物能源等其他新能源。中國需在未來40年改革發電行業及工業,由於國內58%的電力均來自燃煤,此舉無異是一項重大的經濟和社會變革。

要玉成其事,代價是多少?在當局公布承諾後,清華大學的氣候變化研究所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實現該目標所需總額高達174兆人民幣(約26兆美元);要改革發電行業及工業,估計需於2020至2050年間投放138兆人民幣,相當於中國每年國家生產總值的2.6%。

完成未來10年的減碳任務後,中國必須在2030年起把每年的碳排放量再減少8%至10%,無論以任何標準衡量,均屬驚人數字。為大幅減少車輛的汽油和柴油消耗,當局須同時推廣使用電動交通工具,並發展「循環經濟」,在生產過程把資源回收重用。

香港在這方面的任務更見重大,就是從國際金融中心轉型為亞洲區綠色金融樞紐。展望未來,香港需順應內地及國際的綠色發展趨勢,透徹了解亞洲相關的監管制度,並培育精通相關專業知識和人力資源的人才,協助社會達到從「啡色」經濟邁向「綠色」經濟的全面轉型。

這項工作需要深諳「可持續發展101」的人才,他們的專業範疇不限於科學、工程學和自然保育,還有金融、會計、規劃、設計及建築、專業服務和公共行政學科。今日年輕一代嚮往美好的環境,期望開創新潮流,以滿足的心靈體驗和精神享受為重,以物質生活為輕。中國從減碳角度着眼,制定新的發展方向,值得各方借鏡,而此舉也為中國的未來發展開啟新的篇章。

中國的當務之急,是盡快從高碳排放燃料轉型至低碳燃料。(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陸恭蕙 香港科大環境及可持續發展學部首席發展顧問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