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進化史

副刊版 2021/02/19

分享:

去年二月,醫生身在杜拜(也是紀錄中最後外遊),除授課外,另一重任是搜購口罩,走遍大街小巷十數間藥房,也只能高價買到幾個N95,最終惟有靠醫生朋友幫忙,從當地醫院購得幾盒外科口罩回港應急,實已感激流涕。這邊廂,香港市民大排長龍買口罩,炒價抬高之餘,甚至有人犯險去偷或搶,回想之下實覺可笑。

一年過後的二月,戴口罩的日子,不僅變得恒常化,更加潮流化、商品化。醫生今天就應節戴上紅色底富有賀年色彩的口罩,而在旺市商場就見到色彩繽紛的口罩商店林立,相比去年窘態,已是往事只能回味或不想回味。

口罩進化史不止於此,上星期美國CDC(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更提倡雙層口罩概念,即是在普通手術口罩上再加上布口罩,按他們的研究顯示,戴上合適的手術口罩並蓋上布口罩時,能阻擋90%或以上氣溶膠傳播;倘雙方都戴兩個口罩時,更可阻隔超過95%。但若只戴一個外科手術口罩或一個布口罩的話,就只能阻斷40%的顆粒物。當然,這只是實驗室數據而非臨床數據,但出自CDC及福奇(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口中,在非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定有認受性。

從缺乏口罩到花式口罩再到雙層口罩,而市民也從恐慌搶購到開始接受再到加倍防備,短短一年間已見到口罩的進化史,但在其背後,全球已有過億人染病和逾244萬人死亡,在沉重代價下,人類才慢慢開始把口罩融入生活,而口罩實在是疫苗面世前的最佳防衞。

從自私進化至無私,仍是遙不可及的過程。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