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無尤

副刊版 2021/02/22

分享:

女性當上高層,首先切忌victimize自己,即老是覺得自己被迫害或是受害者全因自己係女人。作為女性,有此思想已不要得,因為它會蒙蔽你對事情的判斷,把人家指正或批評都看成「佢哋蝦我係女人!」,而看不到自己客觀上的錯失、盲點和不足。若再把此victimize自己的心態形諸外,一有機會就委屈地向人講:「我成日被委派要啃晒啲豬頭骨,只因我係女人!」這類說話只會說明一些事:

一、公然這樣說,即亦等如公開地暗示(或抱怨)她覺得上頭的工作委派或分配有問題,甚至有性別歧視,你猜上頭聽了這番公開話,會如何解讀?斷估不會覺得她說得合宜、得體吧?!一個人,若連這樣的工作處世智慧都貧乏到如斯地步,那身處高位可謂已是俾多咗佢。

二、有此扭曲心態的女性,根本已非大將之材,做實事和做大事的人都知道,績效說明一切,在自己管理和領導下,績效亮麗又有效率,已是實力的證明,其他根本不用多說。Loser心態,才在自己被比下去時,victimize自己、諸多藉口去自我開脫為何唔掂;而loser中之loser,就是把自己的唔掂歸咎於自己係女人。

三、若成日講到自己身處高位,卻要受到性別歧視,那人家自然會問:「委屈到咁,乜你唔識say no㗎?」「咁你做乜仲唔走呢?」說此話博到同情的機會率近乎零。一些自暴其短的說話,還是不說為宜。

講句公道話,女性在香港有很多發揮機會,我認識很多卓越的香港女性領袖,都異口同聲表示,並不同意「女性就是要被分配去啃最難啃的工作」這類說法,至少在她們身上無發生過。其中一位女友人說得好:「若去到自覺如此受歧視或委屈的地步,卻又毫無招架能力,那就是個人問題,與人無尤。」作為香港女性,每逢聽到這些自我victimize的說話,就只想對當事人說:得你係咁咋,好多女性唔係,你唔代表我哋。仲有,只有將自己份工做得唔好嘅人,先會講到自己咁委屈。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