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三萬呎高空救人

副刊版 2021/02/22

分享:

空姐給人的印象就是可以免費去旅行,但實則在機上經常要挑通眼眉,留意乘客的情況。

「由於我經常要飛十多小時的長途機,有不少坐窗口的乘客,不飲水、不去廁所,一起身就暈低,每月都會遇到一單。」Grace說最難忘是2019年杪,當飛機準備起飛,機艙電話響起,她已心知不妙,原來有位女乘客昏迷。她即時看看機艙內有沒有醫生,並且通知機長。

「剛好坐在那位女士前面是一位醫生,但嘗試心肺復甦都無醒到,於是機長將飛機泊在一旁,有救護人員將病人抬下機,又有入境處職員上來做登記。」結果那班機因此延遲了個多小時才起飛,但她仍心繫乘客的安危,於是拜托機長詢問病人情況,結果6小時後傳來好消息:乘客甦醒無事。「很開心能救到一個人,後來她也有寫信多謝我們。其實不需要多謝,這是我們的責任所在。許多人以為我們在飛機只是斟茶遞水,其實我們經常要面對這些突發事情。」

不過,有時暈倒也不一定可以救回。同一年,Grace執勤,負責擔任機艙事務長的Grace好友接到電話後,走去了解就沒有再出現,原來有一位30多歲的黑人乘客,又是一起身就在走廊暈倒,之後就算機艙服務員輪流不停做心肺復甦,也救不了。「那個畫面令人很傷感。由於那位乘客來不及去廁所,因此過身時膀胱放鬆賴尿,走廊地下全濕。我不少同事跪在地上幫他做CPR(心肺復甦),褲和絲襪都濕了。」Grace說她的好友很難過,不能釋懷。「她不斷問:『我做錯了甚麼?點解我救唔到佢?』我安慰她說:『你無做錯,你要做的已做晒。』但她仍然原諒不到自己。雖然Grace自己並沒有親眼目擊,但她也從未試過在飛機上有人過身,心裏也很難過,因此回到家一開門,就擁着女兒不停哭,就算今天只是重述這件事,Grace也說來激動,禁不住流淚。

「因此坐長途機,一定要行,要飲水,愈多愈好,補充水份,兩、三小時要走一走。」Grace說她以前服務的航空公司規定,每一小時要給水乘客。「如果見暈,我們得到機長批准會給純氧氣。如果是易暈又無帶藥的糖尿病患者,我們就會給橙汁、蘋果水給他們補充糖份。」Grace說,通常飛機上一半機會都有醫生,遇危急機長也會第一時間找就近的機場降落,因為救人要緊。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梁靜詩

Grace 說她初入行時,試過被日本醉酒乘客拖着落飛機,怎樣都不肯放手,說要和她結婚。她不知如何反應,當時只懂喊,最後由同事解圍。(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