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借庫紓困 近水救近火

評論版 2021/02/22

分享:

本港經濟仍遭新冠勒至窒息,失業率攀至7%,創16年高位,個別行業如建造業,失業率更達10.7%,總體失業及就業不足達37萬人,預計這還未反映大型「保就業計劃」結束後的倒閉潮;日前統計處亦公布,本港零售額連跌23個月,按年下挫24.3%,總銷貨量下滑25.5%,是有紀錄以來最大年度跌幅,可見勞工市場需求明顯放緩。

多個政團建議設立有時限「失業援助金」,縱使估計只涉約100億元公帑,遠低於「保就業」的800億元,但仍遭政府拒絕。從公共財政角度看,是次財政預算案將出現3,000億元的歷來最大赤字,財政儲備只剩8,000億,即約13個月政府開支,不難理解財爺要「睇餸食飯」。

現實而言,普羅大眾要錢過年,而過年亦是打工仔交稅之時,可是不少基層僱員縱使有勞動力,卻面對失業或停薪留職等短期經濟困難,手停口停,同時未必可以及時另找工作或獲得應急資金。要拯救打工仔,又要平衡政府負擔,可取道每一位打工仔的強積金小金庫:面對這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影響日常生計,政府實在要再三考慮強積金的特殊功能,緊急修例,容許政府在特殊期間,准予有需要的打工仔有限度由自己的強積金庫「借庫」,以強積金累算權益作抵押取得貸款,或在一段時間內暫停供款,紓緩短期經濟困難。

不動用公帑 一家便宜三家着

「強積金借庫方案」既能協助有需要打工仔周轉生活,亦毋須動用公帑儲備便可支援市民,更易獲跨黨派支持,完全是「近水救近火」,可謂「一家便宜三家着」。

「強積金借庫方案」與「借糧」的概念相近,也是「沒有現例,情理之中」,可是特區政府過往定性強積金為市民退休「三大支柱」,受《強積性公積金計劃條例》規定,每個糧期供款一次,亦不可抵押。由市民觀點看,強積金在此困境仍是「有得睇、無得食」,短期生活需要未解決,何以談退休。

非常時期用上非常方法,由公共政策角度解困,「強積金借庫方案」可讓失業或短暫停薪留職、並擁有強積金帳戶的人士,申請以強積金累算權益作抵押,由政府或銀行予以貸款作應急之用;同時,必須與借款人訂明還款年期,假若無法還款,則按一貫方式向借款人追討,與「借糧」概念相近。

此外,若果將此借貸合理地封頂,例如5萬元:即1對失業夫婦加上1對在學兒女,1個家庭便可獲10萬元「借糧」周轉,起碼可讓申請人多堅持三數月生活,亦不致承擔過高風險,更不會導致「退休無錢洗」。這方案將即時受惠264萬僱員和21.5萬自僱人士。

市民鬆綁自救 非殺雞取卵

近日各大建制政黨亦多次建議政府,要創新地善用強積金救民,不過政府仍堅持這是殺雞取卵,亦會令強積金累算權益流失,失去滾存增值的機會,削弱強積金制度完整,難以達致勞動人口退休儲蓄的政策目標云云。從道理上看,沒有人希望借貸渡日,有需要人士也是無可奈何,政府再談長遠退休,極甚離地,「強積金借庫方案」不是先使未來錢的「殺雞」,而是讓基層市民留得青山在的「鬆綁自救」。

「強積金借庫方案」涉及修訂《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法例應先容許累算權益成為抵押品:在政府訂定的特殊情況下,可將強積金部分累算權益的抵押權,交還予方案的申請人。從法例觀點上,政府需提出修訂,修改現行《條例》第16(1)條所列明「強積金僱員累算權益不得作為抵押的標的」的限制;換言之,就是令僱員可以以其強積金部分累算權益作出抵押,以獲取貸款。

拯救失業人士 訂資格防濫用

同時,政府應以「日落條款」方式修例,將此特殊安排聚焦拯救目前受疫情影響的失業人士,亦需訂立申請資格,例如必須連續失業或就業不足特定月數,以防濫用。在這些建議條例修訂附加保障下,強積金並不會背離原來的長遠政策目標。

由持份者的角度,強積金背後的主要利益持份者,應該是與財經及庫務局對口、負責管理資產總值約9,690億元的基金機構。基金收費約1.46%,業界推斷服務提供者坐享逾141億元收益。不過在此修例建議下,貸款計劃既不會動用強積金累算權益,亦不會影響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支柱的功能,更不涉及僱主額外負擔。

若由政策局的政策範疇看,這方案確是有點在財庫局頭上動土,去拯救在勞工及福利局的管轄範疇。不過由政治研判,其實建制派多個政黨亦先後提出涉及市民借用強積金的方案,建制派3大政黨,即經民聯、民建聯及工聯會,加起來已佔現時立法會42票中的24票,修例理應暢通無阻。

「強積金借庫」方案在「政、法、理、情」4方面兼備,如果政府要獲得民眾和政黨的掌聲,除了公共行政的知識,還要一點政治的勇氣。

「強積金借庫方案」既能協助有需要打工仔周轉生活,亦毋須動用公帑儲備便可支援市民。(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楊文鋒 為正策士成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