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喊》謎底終揭開 焦慮要自我放開

評論版 2021/02/24

分享:

昨天新聞說,世界名畫《吶喊》《The Scream》留下的謎終於解開,收藏這幅畫作的挪威奧斯陸國家博物館,透過字迹分析對比鑑定,確認隱藏在畫中左上角雲彩位置的神秘字句,是原作者挪威表現主義畫家孟克(Edvard Munch)本人所寫,他寫上:「只有瘋子才畫得出來」(Could only have been painted by a madman)。

名畫《吶喊》字句 引藝術界遐想

話說《吶喊》作於1893年至1910年間,共有4個不同版本,藏於奧斯陸國家博物館的這幅是第一幅,最珍貴的,1994年曾經被盜,後來尋回。畫作刻着的字句,在藝術界引起諸多遐想,一直未能肯定誰人刻上,分分鐘有可能是別人,甚至對孟克心懷不滿的畫廊觀眾蓄意破壞也說不定,為了搞清楚,博物館花了很多年查證,現在終於有個說法。

有人說《吶喊》是達文西的《蒙娜麗莎》以外,最具名氣的畫作,這個自然見仁見智,但大家對《吶喊》的感覺應該差不多,它強烈表達出內心焦慮、恐慌,成為類似表達的代表作,迄今仍影響着今天我們。即使大家對它無印象,由它引伸出來的骷髏頭形象,出現在《Scream》(奪命狂呼)系列荷里活恐怖電影的「骷髏面具」,街頭抗議者的標語牌上,政治漫畫的再創作,或者也曾接觸過。還有就是那個「尖叫者」的表情符號,大家也send過給人吧。

《吶喊》中,黃、橙、紅3色相輝映的雲彩下,一個沒有頭髮、男女莫辨的人,抬起兩隻扭曲的胳膊托住骷髏般臉孔,瞪大雙眼,嘴巴大張,看起來痛苦、驚恐不已。鮮明的顏色與誇張的綫條,將強烈焦慮恐懼情緒形象化。據BBC曾經報道,孟克於1892年一篇日記寫下《吶喊》靈感來源。他與朋友迎着落日在奧斯陸峽灣散步,一陣憂鬱襲來,感到霎時天空變得血紅,像鮮血一樣掛在上面,刺向藍黑色的城市,他站在那兒焦慮得不停發抖,感覺到大自然那劇烈而又無盡的吶喊。

很多人看到《吶喊》,都以為捂住臉蛋,瞪大雙眼、嘴巴大張的人在吶喊,但有專家認為實乃會錯意。曾經是大英博物館孟克畫展的策展人說,孟克曾在另一幅罕見的黑白版《吶喊》上題詞道:「我感覺在大自然中處處能聽到大聲吶喊」(I felt the great scream throughout nature)。這句話清楚表達了孟克的繪畫意圖,畫中人是聽到大自然中的吶喊,而不是自己在吶喊,他正在對大自然的吶喊作出反應。

孟克的日記還曾寫道,伴其一生的焦慮,是其創作之源,他一直受到深刻焦慮之苦,也始終試着透過藝術,表達這種焦慮感。他出生於貧困家庭,母親與姊姊在他年幼時患病去世,妹妹小時候被診斷有精神病,他父親陷入悲憤精神出問題,宗教思想亦狂熱,影響自幼多病的孟克相信,家族悲慘遭遇是神的懲罰,他自己亦受精神困擾曾入院治療。

人人都會有焦慮,有心理學家說過,幾乎所有焦慮都源於一個小問題,那就是絕不允許自己出半點錯。在那個寧死不能錯的背後,藏着一顆驚魂不定、不堪一擊的心。社會學家舒瓦茨(Barry Schwartz)在研究中發現兩種價值觀截然不同的人:最佳選擇者(Maximizer),傾向於窮盡所有可能的選項,只為從中挑選唯一最好的選擇;另一種人找到差不多好的那個選擇就完成了,滿足了,叫做知足者(Satisfier)。最佳選擇者辛辛苦苦做出來的選擇,看起來自覺較好,但很多時仍然不滿意。不少心理學研究已證實,完美主義心態,或者生活中不能犯半點錯的心態,是導致焦慮其中一個原因,日子就過得不好,這種情況需要做的,是改變對出錯的態度。

追求完美致焦慮 給自己出錯勇氣

當人還是蹣跚學步、牙牙學語的寶寶時,出錯是肆無忌憚的,摔過多少次,說過多少錯話,跌跌撞撞就都學會了。沒有焦慮,開心成長。有人說孩子會被原諒啊,長大了除了老闆,還怕誰不原諒?只要不是工作上犯錯,身邊伴侶親朋應該都有責任做到體諒,不原諒自己的只有自己,因此形成焦慮,擔心這樣不夠好,那樣子會搞錯,就愈分心愈容易錯。心理學家建議,給自己出錯的勇氣,容許自己在無關痛癢事情上出錯。人放輕鬆,少了牽絆反而思維更清晰,做事更得心應手。

名人如英國哈里王子、美國歌手Lady Gaga都有過焦慮症之類,他們接受了事實,學習放下,繼而在協助其他心理病患者中獲得意義。周潤發進軍荷里活時對自己要求高,焦慮令壓力大患上驚恐症,後來慢慢放下。山友行山時常「捕獲」發哥,可能發哥同樣也開心,因為令人快樂,哪容得下焦慮?

我以前做電視新聞工作,與時間競賽,同時不能出錯,有時也焦慮,一段文看幾次。悟出的應對之道,還是放下,並留空間給自己,例如控制時間,不要搞到最後一刻,因為在那刻,無希望無助自然焦慮心灰,求其便更易出錯。現在寫稿,亦明白永遠有改進空間,沒有完美,但求對得起自己。

藝術界有種講法,《吶喊》畫中的人物頭像與1889年巴黎世界博覽會有關,說他看到會上展出的秘魯木乃伊,臉上有着類似駭人表情。當時同場展出的還有一個巨型燈泡,由以萬計小燈泡組成,是愛迪生的發明。電燈泡作為當時科學的象徵,形狀與孟克腦海中木乃伊頭部的形態融合在一起,就是畫中主人公的臉部輪廓。

木乃伊象徵毀滅、不安,電燈泡則是未來希望。所以說,《吶喊》也可以詮釋為人應該心存希望,而非坐擁焦慮。若覺得這樣說穿鑿附會,那麽就是看東西心態問題,不妨這樣相信,信者得救,焦慮遠走。專家說我們看《吶喊》其實會錯意,其實人在生活中也不必會錯意,常以為他人會mind,無端給自己過分壓力。不必會錯意,但出錯可以;放開,也就脫胎!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