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移民? 為何多人「心動」卻不「行動」

評論版 2021/02/24

分享:

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日前撰文,評論港人移民風潮,並分析說不認為會有很多香港人申請BNO「5+1」簽證移民英國。其實香港人不論男女老幼,向來都有個大部分人都喜歡的共通話題,就是討論移民。

香港本來就太多人,擠迫而缺乏生存空間,而且受特區邊界的地域所限,無法如倫敦、北京等其他正常大城市般向外擴充發展,鬱結已久。過去100年,香港地界都未曾具規模地增長過,主要只是久不久有些填海。既然擴充地界不是一時三刻可成之事,如何減少香港人口,或是讓沒必要每日在香港生活的港人移居外地,便成了筆者和很多朋友茶餘飯後的話題。

香港究竟有多擠迫?在無疫情的正常情況下,周末隨便一個郊野公園山邊的巴士站,已經可以有200人同時在等巴士;銅鑼灣商場一家大小食飯等位泊車等45分鐘也是常態,假日的旺角街頭更是水洩不通。以街頭所觀察到的人數粗略估計,如香港不「加快造地」,香港應該要走一半人口,餘下的人生活才可以有合理的空間舒適度。而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資料顯示,香港近年經歷這麼多風風雨雨,2020年香港的總人口下降46,500人,僅不足百分之1。

不欲棄「港式生活」安全便利

為甚麼那麼多人「心動」,但卻一直未有「行動」去移民?其中主要原因,是擔心目的地不能提供「港式生活態度」,以及不想放棄以前在香港居住那種安全和便利。數年前,有不同的學者提倡過要在廣東或海外覓地「建設新香港」,這其實也不是新鮮事:君不見在溫哥華機場一落飛機,列治文(Richmond)富人區便看見繁體中英對照的招牌、指示、港式餐廳和銀行,人人口講廣東話,恍如到了香港一般,還有寬敞的生活空間!

但這樣的90年代加拿大「新香港」,發展成功嗎?「新香港」在過去10年,每年是從香港移民過去的人數多,還是從當地回流的人數多?所以陳智思估計不會有很多香港人使用英國的新政策移民英國,亦有其依據。

無論如何,現時香港人移民的方式和目的地就是多了選擇。傳統想法上,較高收入的專業人士,其實過去想走隨時都可以走(例如上文所述的溫哥華),而當他們到今日仍決定留在香港,固然就不會純粹因為一些政策的變動而改變想法;會因為英國放寬香港人移民收入和職業等條件選擇移民的,應該以較高學歷(起碼要識英文)和中等收入(2020年第三季香港人每月入息中位數為19,000元)的人士為主,而不是「傳統精英」。

港人移英 恐要大幅減薪

以現時英國經濟之差,如果說文職同一工種,香港人去到英國後可能要減薪3至4成,搶手的醫療護理業可能要承受更大的減幅(例如英國公營醫生入職月薪未夠港幣30,000元,香港醫管局現時聘請的醫生,新入職起薪點卻超過月入70,000),所以以收入算,還是中等收入階層的香港人會較多選擇移民,因為機會成本比較低。

除了移民外國,政府一向有着手研究如何增加香港人「生存空間」,當中的重頭戲就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經民間和地方由下而上(bottom-up)多番推廣後,近期終於開始多有中央協調、由上而下(top-down)、較為具體的經濟融合措施公布。

香港人與廣東省內人口的交流,例如旅行和安老,其實一直都互動頻繁,不是新事物。過去幾年的宣傳,加上交通及工作模式的發展,也進一步造就了一些民間活動、商貿往來等,這些毋須法律或政策改變已可通行無阻的範疇,從一開始就已經一直發展。真正從香港政府層面去開放的新政策,近年則主要是社會福利署推出的生果金「廣東及福建計劃」。

「廣東計劃」 僅1.9萬人申請

但社署的數據顯示,到去年年底為止,僅約1.9萬香港老人申請「廣東計劃」,而現時常居於內地的香港人口則有11萬左右,年齡層未知,但與筆者上文所說的「減一半人口」仍相距甚遠。

如此一來,究竟香港有甚麼獨特優勢,令到90年代的加拿大,和近年香港政府「廣東計劃」都未能吸引香港人大規模外移,盡管非常擁擠,大部分人終於仍是寧願留下來?這才是我們今年在疫情結束後、理論上「移民潮」開始前,需要更深入研究的問題。

英國早前公布,向港人開放BNO居留「5+1」簽證申請。(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香港都會馬球隊創辦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