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行政經理糖尿病改寫下半生 靠「雨遮重生」成業餘修傘師

副刊版 2021/02/25

分享:

許多人退休都有想過度過,像仔女長大成人,就可以退休安享晚年。本身是珠寶出口公司行政經理的甘維俊(Joseph Kam)也不例外,早已計算女兒大學畢業,自己也剛好60歲,可以正式退休;但沒料到退休前幾年,竟然確診糖尿病,當健康比工作緊要百倍的時候,Joseph寧願選擇早放工做運動,而退休後也隨心,做自己喜愛的工作--「雨遮重生」。

糖尿病可以說是改寫了Joseph的下半生。「我原本很健康,但試過兩、三天無大便,看腸胃專科給瀉藥,又看中醫,仍然見頭暈、口乾、脷藍色、想嘔、無胃口、消瘦。醫生話感冒,叫我驗血糖,我沒有等到化驗所開門去驗,已去了急症室。」

Joseph說他去到急症室,護士已即刻給他輪椅坐,怕他暈倒,原來他因患糖尿病而不自知,出現了嚴重的併發症--酮酸中毒。結果他留院4日,並且開始了5個半月的注射胰島素生涯。

「出院後我無上班,我要調整我的作息生活,醫院要做的程序搬回家自己做:早上篤手指,看血糖幾多度。然後食幾多分量的早餐,之後運動,幾時又食第二餐,跟着又篤手指,好彩在嚴厲管制自己的飲食、運動、血糖後,可以一路減藥。」就算後來他恢復工作,也要求公司讓他提早1小時放工,讓他回家做運動,不然他會辭職。

之後,全港九任何有關糖尿病的課程,Joseph也去報讀。「香港復康會和美國史丹福大學舉辦了一個慢病自我管理課程,我取得了組長的認可資格,可以和另一組長去教人如何自我管理慢性病,不單只是糖尿病,高血壓也可以。」

患病後,Joseph只覺今是而昨非,以前零運動,但現在風雨不改,會急步行起碼1小時;以前飲食沒有理會糖份卡路里,現在會計算分量才食。「其實我每餐都可以食得好飽,隔幾小時就可以食一次,不會覺肚餓,血糖也不高。」結果自我管理有成績,初患糖尿病的Joseph,有3年零9個月不用食任何藥物或打針。但經過這蜜月期,他仍然要吃少量的口服藥物控制病情,但已經是不幸中之大幸。

業餘維修雨傘變專家

2012年退休後,Joseph其實一切隨心,希望好好享受退休生活。他有去社企做義工,但發現只是在典禮時做「布景板」,無事可為,並不是他那杯茶。

一次偶然機會下,遇到老師傅,他便拿了兩把雨傘去給他維修,乘機在旁偷師。之後打風落雨執起一些雨傘去自學維修,第一次能夠完成修復覺得很開心。後來他有朋友因為拆雨傘布來做環保袋及雨褸,於是有五、六十把雨傘可以維修,但Joseph只有一個人實在兼顧不下,於是他就開班教人,2016年開辦了第一次的「雨遮重生」全科修傘工作坊。「我喜歡落手落腳去做嘢,覺得維修雨傘很好玩,總共教了60幾次,培訓了超過2,000個業餘修傘師。」Joseph更在Facebook開設了一個「雨遮重生舊生會」,記錄了工作坊的內容及短片,讓學員毋須做筆記,也可在社交媒體交流心得。

2018年,「雨遮重生」成為香港理工大學活齡學院「反斗奇兵」的得獎項目,於是他利用獎金推行「區區有遮整」的計劃,在全港設立了5個壞遮修理站,有齊工具,如果需要修理雨傘便可以使用。「試過有合作團體建議不如收$300學費,上堂送工具,但我不會和他們合作,因為我不想在這個世界多幾十人買了工具後,最後不用時又送去堆填區。」因此Joseph只會建議學員,如果學完半年後,發夢還想買工具,那時候才去買也不遲。

Joseph努力推廣「雨遮重生」,除了因為他成長的年代,物資短缺,丟掉一件物品之前會想清楚是否仍可用,他更希望能傳承古老工藝,發揮鄰里互助的精神,當然最後能減廢,幫地球一把就最好啦!

---------------------------------

昔日搵工從來不用愁

新冠肺炎疫情下,失業率高企,但對Joseph來說,這大半生搵工從來沒有問題,而且許多時候是工作來找他。「我中四那年,未讀完書,同學在《新報》做校對,他不做,就叫我不如你去兼職啦!」碰巧《新報》就在他家隔鄰,好像度身訂造般。後來,他要應付會考辭職不幹。有次,《新報》前上司要入醫院做手術,叫他來頂替,自問未夠班,但上司卻話:「我話你得就得啦!」這句說話,往後在Joseph的職場生涯都經常出現。

及後有同學去旅行社工作,他便好奇問請人嗎?結果他又順利進入了旅行社,一做便做了幾十年。「70年代,遊客錢是很容易搵的,不用帶錢返工,一開工就有人給你錢,是份筍工。」因此,今天當他乘車經過葵涌貨櫃碼頭時,見到有過千架旅遊巴停泊,實在驚嚇,就想:「如果我年輕幾十年,遇到這疫情,就會無飯開,如何養妻活兒呢?」

後來89民運後,他接待的美國客少了,於是他就轉職做地產經紀。「那是90年代初,剛好嘉湖山莊第一期開賣,就請了百多人,那時候的樓價相宜,大家會通宵睇樓,試過連續100日不停有人買樓。」而他一個月也有20幾萬的收入,可以說:錢非常易賺。

後來他又被人邀請去美國學習售賣蝴蝶餅出名的連鎖店Auntie Anne's的經營模式,然後引進來香港。「因為我做導遊時面對美國客20幾年,開口就是美國英文,但我說我未去過美國,又不懂揸他們的車,但老闆在當地租了架車讓我試揸,結果我在那裏留了8個星期,學習如何製作蝴蝶餅。」

某天晚上,在珠寶公司工作的朋友,見他在舖頭工作這樣辛苦,就說不如你來珠寶公司幫忙啦!Joseph又是那句:「我唔識喎!」「我話你得就得啦!」結果,Joseph又轉行去了珠寶公司工作。

總結半生職涯,一直都很順利,不用刻意找工作,他認為原因之一在於市道好。「還有不要得罪人,不然同學怎會來找我,又或者老闆要請人為何會想起你呢?」當然自己也要有實力,才會有那麼多機會。

---------------------------------

教育基金只想盡快給女兒

Joseph育有一女,讀幼稚園時要交千多元學費,但到了小學中學的9年免費教育,他就將那些學費儲起來,讓她在讀大學時使用。「我老婆會將那些學費、利市錢作非常低風險的投資,如買公用股,但我不識,所以全交由她負責。」

今年69歲、已退休9年的Joseph,自住樓宇已供完,女兒又有給生活費,又有兩個車位收租,可以說沒有經濟負擔,因此他只想盡快將教育基金轉給女兒,從沒想過身邊要有多些金錢在手。「就算她搵多少錢都還在供樓,我希望她手頭金錢較充裕,如果想買第二、三層樓,就可以有錢去買了。而且我兩腳一伸,錢都是給她的,為何不早一點給她讓她運用呢?」

事實上,Joseph對金錢看得很開,去年女兒結婚,他甚麼也不要:不要禮金、不要酒席、過大禮也不用,襯家最初打死也不相信。「我不是賣女是嫁女,只想一切順順利利,那些繁文縟節、宗教儀式都不需要,甚至不擺酒也可以。」結果因為疫情,飲宴也取消了。

圖片:程志遠、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何小雲、張頌婷

成為業餘修傘師後,去年Joseph更向廠家訂制了一批不銹鋼駁斷遮骨套,省卻大家尋覓用料的煩惱,令維修過程更方便快捷。

雨傘的零件其實很細小,像學習如何縫傘珠,Joseph便自製了放大版,方便教學。

雨傘的零件其實很細小,像學習如何縫傘珠,Joseph便自製了放大版,方便教學。

維修雨傘也需要不少工具,圖為遮架彈弓固定器,是Joseph自己研發的,簡化了更換遮骨的程序。

理工大學活齡學院與尊賢會合辦的「反斗奇兵」基金,頒發獎狀予「雨遮重生」,以肯定Joseph的理念。

當年穿着制服做導遊的Joseph。

昔日Joseph(圖右)與一班兄弟,在嘉湖山莊售樓。

當年Joseph(前排左二)做珠寶行業,也要坐「玻璃監」,即是全舖均是被玻璃圍住,職員不可隨便進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