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與芯片 中美「互卡脖子」利器?

評論版 2021/03/01

分享:

美國與蘇聯冷戰始終沒有打起來,很大程度得益兩國核武器能相互保證毀滅,這種準備戰爭的「恐怖平衡」避免了真正戰爭,因為誰敢動手必定一起輸。今天中美博弈,較量重點已由核武器換成科技與經濟。美軍F-35隱形戰機此時推遲投產,惹起中美稀土角力疑雲。中美相互卡脖子之下,兩國都有意擺脫依賴對方,做好最壞打算,中美準備脫鈎又能否避免真正脫鈎?

中國受了芯片遭美國卡脖子一年的氣,近期一則消息令人議論紛紛,中國是否也有了反卡美國脖子的利器?

美F-35押後投產 事關華限稀土出口?

美軍新年決定無限期推遲F-35全速量產。F-35是史上最貴天價武器項目,至今已投資3,980億美元,造了600多架,但尚處於初始作戰測試和評估階段。F-35原定不遲於今年3月全速量產,此舉會代表各項技術已經成熟和達標,可以盡情生產其餘約2,600架,誰知卻臨門失機,突然變得無期。

盡管F-35押後全面投產的原因,較大程度相信是,如美國國防部所講的疫情影響與「技術挑戰」,但事件背後不排除有中國因素。外國傳媒近日「巧合」地傳出,中國考慮以國安為由,限制稀土加工技術出口,同時設法弄清楚如果限制稀土出口,會對美國F-35以及其他先進武器生產有何影響。此外,中國因為美國去年對台軍售,宣布制裁的美企之中,亦正有F-35製造商洛歇馬丁。

拜登盼美增應急力 減對華依賴

消息一出,美國的反應也是實實在在。美國傳媒指,總統拜登準備簽發行政命令,指示華府有關部門,重審稀土等關鍵物資供應鏈,並分析美國相關製造業的應急能力。命令會要求當局1年後提出改善建議,包括美國可以採取甚麼外交行動,以確保供應鏈不受「可能變得不友好或不穩定國家」支配。

稀土不像黃金亮眼奪目,也不像石油顯而易見,但戰略價值絲毫不低。稀土是名字難讀、看上去幾乎都是清一色銀白的17種金屬元素統稱。每一種稀土都有獨特電磁物理性質,對生產現代電子元件至關重要。由智能手機、電動車、風力發電機組,到X光機和導彈,都少不了稀土元素。稀土也廣泛用作打磨材料、金屬加工材料、瓷器玻璃生產材料和煉油催化劑,關係多個產業。

F-35作為歷來信息化程度最高的飛機,需要的稀土尤其驚人。即使稀土僅以輕微分量,散佈於各電子元件之中,美國國會研究報告指出,1架F-35需要用上417公斤稀土。這相當於F-35空機重量的3%。

稀土雖然不如其名般稀有,世界各地包括美國皆有蘊藏,但全球約60%稀土出產都來自中國。稀土自然形態也不會以元素方式存在,稀土礦必須經過提煉方能變成有用材料,而全球80%稀土提煉產能都在中國。美國所用稀土當中,同樣有80%從中國入口,並佔中國向各國出口稀土總量超過30%。

美國原是全球稀土行業領導者,其失落王座的過程始於1980年。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與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當年修改規例,將部分稀土的副產品納入核子原材料之列,交易需要接受審批和監管,因此成本大增,美國稀土生產和提煉逐漸減少。

這邊廂,中國當年只是IAEA觀察員,毋須接受機構監管,可以接替美國生產和提煉稀土。美國國會1980年更向中國開出貿易最惠國待遇,打開了中美貿易和科技交流大門。美國、日本、法國等原稀土大國企業,其後都受中國勞動成本低、環保標準較寬鬆,加上國家有所補貼吸引,將開採和提煉稀土技術轉讓中國。

開採污染嚴重 長綫效果待商榷

中國稀土工業開始時只是從西方學習,後來成功將勤補拙,青出於藍。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文章指出,中國1983年才獲得首項稀土技術專利,但中國勝在政府資助成立了5所國家稀土實驗室,而美國只有艾奧瓦州埃姆斯實驗室(Ames Laboratory)間中研究稀土技術。中國掌握稀土技術專利數量,在1997年已經超越美國,至今專利數量相信更超過其他國家總數。

今天中美鬥爭形勢複雜,中國研究打稀土牌是底綫思維的表現。拜登雖有意就一些議題與中國合作,但也明言會與中國「極度競爭」。中國亦早已認定不應對拜登政府抱有幻想,需要為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做好準備。考慮到美國稀土供應依賴中國現狀,對美實施限制會有一定即時效果,並不排除以稀土卡脖子反制芯片卡脖子。

不過,打稀土牌的長綫效果值得商榷。盡管中國是全球稀土業龍頭,其他國家並非全無產能或技術可以補位。中國過去揮動稀土大棒,長遠結果反而是相對削弱了自身業界地位。2010年中日釣魚島爭端,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與中國漁船相撞,日方一度拘押中國船長詹其雄。中國反制措施包括暫停向日本出口稀土,短綫上衝擊了日本工業,但也使日本下定決心將稀土供應鏈多樣化,加強與澳洲等其他稀土出口國家合作。

中國無疑也對此有所察覺。事實上,開採稀土環境污染問題嚴重,中國近年積極推廣環保,加上世界稀土供應鏈出現調整,現時全球稀土約60%採自中國這比例,已經遠遠低於2010年的98%。假如事非萬不得已就對美國打出稀土牌,很可能只會驅使美國加快減少依賴中國稀土,也犯下特朗普迫使中國決心芯片自立同樣的錯。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近日也在降溫,形容稀土武器已是老話題,希望這「永遠是後備力量,而不被全面激活」。

各做最壞打算 反可避全面脫鈎

中國在做最壞打算,尋求擺脫美國卡脖子,那邊廂美國其實也有相同計劃。美國政治氣候令拜登對華易硬難軟,他只是希望不跟隨特朗普作風,但整體仍是與中國鬥爭。美國軍方與國安部門、政界與智庫都在警告稀土易遭卡脖子下,拜登肯定會設法減少依賴中國,哪怕這大計需要時日,未必可在自己任內完成。歐盟尋求戰略自立於中美以外也是如此,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上周表明,必須結束過分依賴入口稀土現狀。

中國尋求抽身美國芯片,美國意慾擺脫中國稀土,兩國似乎都為中美脫鈎做好準備。然而,最壞打算也許恰恰有助避免最壞情況。

中美一旦無法再以芯片、稀土互卡脖子,這些就不再是鬥爭武器和籌碼,也無法再以「脫鈎」來試圖迫使對方就範,反而可更專注於脫鈎的壞處。畢竟中美脫鈎遠遠不只是芯片和稀土兩個行業的事,美國商會2月警告,若中美全面脫鈎,單計飛機與半導體工業,美國已會有35萬人失業,1,340億美元損失。這種規模已不只是經濟問題,牽涉社會國家全局穩定,而中國損失肯定同樣不可接受。這種經濟與民生的「世界末日」,也許就能如核戰陰霾阻止了美蘇打仗一樣,使中美共同致力避免最壞局面。

每一種稀土都有獨特電磁物理性質,對生產現代電子元件至關重要,關係多個產業。(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