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密歐不是Roger 國際音標代碼有規矩

評論‧世情 2021/03/01

分享:

老戲骨吳孟達因肝癌離世,令人惋惜。他和周星馳合作無數,《逃學威龍》中有一場作弊橋段。話說在考試中,周星馳掏出大哥大向吳孟達求助,吳孟達將蘋果、香蕉等拋向教室窗門,意思為蘋果(apple)選A,香蕉(banana)選B。日常生活中例如電話銀行服務,為免說英文單字母對方聽錯,香港人習慣用A for Apple,B for Boy,C說成Cat,D讀Dog之類。近日興講移民英國,如果在當地長居,拼出英文名、電郵等,是不用A For Apple,又或者B for Boy之類的,要用上一套國際拼寫音標代碼標準。

這套代碼標準在香港亦通用,當駕車被交通警截停查車時,大家也聽過警察和電台溝通,讀車牌、身份證號碼時,A讀成Alpha、B是Bravo、C是Charlie等代號,作用也是為了避免讀到發音近似的英文字母,混淆聽錯了。我們平常用,對方聽得明就可以,國際間軍事機構、民航通訊就必須用統一的標準,機場控制塔與機師對話,以及民用無綫電通訊都使用這一套。它叫做「北約音標字母」(NATO phonetic alphabet),正式名稱「國際無綫電通話拼寫字母」(International radiotelephony spelling alphabet)。

65年前今天,即1956年3月1日獲北約正式採用。全套如下:A(Alpha)、B(Bravo)、C(Charlie)、D(Delta)、E(Echo)、F(Foxtrot)、G(Golf)、H(Hotel)、I(India)、J(Juliett)、K(Kilo)、L(Lima)、M(Mike)、N(November)、O(Oscar)、P(Papa)、Q(Quebec)、R(Romeo)、S(Sierra)、T(Tango)、U(Uniform)、V(Victor)、W(Whiskey)、X(X-ray)、Y(Yankee)、Z(Zulu)。

在20世紀初,受早期無綫電技術及無綫電干擾問題通訊錯誤,飛行開始使用特定詞來表示那些容易混淆的字母。1927年,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ITU)開發制定首套音標字母,以不同城市作為代號,如Amsterdam, Baltimore, Casablanca, Denmark, Edison, Florida……等,以一個指定的城市代表某個字母,一般商業航空都使用。

不過,在軍事方面,不同國家又有自己一套,如二戰時美軍採用叫「Able Baker alphabet」的一套字母標準,以Able, Baker, Charlie, Dog, Easy, Fox, George, How……等代替字母,之後英軍亦用。由於使用ITU音標字母的國家不一定說英語,即使說英語的國家也有不同口音,於是不少國家搞出自己的音標字母。

民航組織 統一用北約音標字母

二戰之後,進一步衍生對一套通用音標字母的需求,尤其國際民航業。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IATA)修訂出一套最合乎英、法及西班牙語一起用的26個選字,代替26個英文字母。選字包括人名、地名、常用字等。據說經過逾30個國籍的人反覆測試,包括讀音、理解度等而制定,1951年11月起於航空業界實施。它和今天採用的有少許分別,例如用Coca不是Charlie,用Gold不用Golf,Metro不是Mike等。至於各國軍事及北約,卻仍然使用「Able Baker alphabet」。後來,聯合國屬下專責管理和發展國際民用航空事務的機構,國際民航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ICAO)討論並接納了一套修訂建議,正式統一為今天的「北約音標字母」,1956年3月在北約成員國生效。數年後,國際電信聯盟亦正式採用,即是除了軍事、民航,亦應用於民用業餘無綫電通訊。

除了Alpha、Bravo、Charlie等,喜歡看戰爭電影的朋友,可能對Roger或Roger that不陌生,有時一名軍官透過無綫電下達命令,另一頭的士兵聽完回覆Roger that,即收到的意思。為何不是John that、Peter that?據說1920年代後,已有人用Roger代替R,而Roger和Receive(收到)的字首都是R,Roger that在二戰期間大量採用,成為軍隊溝通常用語,於是更紅,甚至《牛津英語詞典》也收錄,同樣解作「收到」。其實,在現今全球通用的「北約音標字母」中,R以Romeo(羅密歐)代表,而非Roger,但Roger或Roger that似乎已經深入人心,有時連魅力沒法擋的羅密歐也只好讓一下。

數字軍用術語 內地民用普遍

說說中國,軍事應用術語道理一樣,0至9十個數字在軍事上廣泛運用,各軍兵種無一例外,特別在炮兵通訊經常用到,方向多少?距離多少?座標多少?弄不好打到自己人頭上。解放軍士兵來自全國各省區,地方口音不同,很多人會把1和7講得差不多,6和9亦容易聽錯,加上戰場環境很嘈,所以必須改良部分數字發音。軍語使用作了改動:1唸(ど/yao)、2唸(兩)、7唸(拐)、9讀(勾)、0讀作(洞)。3、4、5、6、8讀音沒變,依舊讀參、肆、伍、六、八,例如……007,讀成洞洞拐,112就是yao yao兩。數字軍語現在內地民用也很普遍,如緊急電話號碼「110」一般讀成「yao yao零」,而非「壹壹零」,如果有人讀成「yao yao洞」,此人多半當過兵。

日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騰貝格(Jens Stoltenberg)說,北約正考慮把中國納入其正式總體戰略文件,以認真思考如何因應中國及其軍事崛起。他又指中國崛起,對跨大西洋安全造成後果,西方緊密盟友必須加強聯繫,北約可能與澳洲和日本等非北約成員,締結新關係網。事實上隨着中國崛起,多年前已有聲音說成立「亞洲版北約」對抗中國。

美國新任亞洲政策高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最近撰寫文章,提出透過擴充由美國、日本、印度和澳洲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The Quad),形成「亞洲小北約」對抗亞洲區內「軍事威懾」。有報道指出,英國政府對加入類似圈子有興趣云云,但美國迄今尚未發出邀請。我即時想,如果歐美與北約和中國公開鬧翻了,不知道中國還會不會採用「北約音標字母呢」?

內地亦曾經有聲音提出,不要再直接套用外文縮寫作為中國軍隊用語,例如Radar譯為雷達,Sonar譯作聲納。這些主要是美國和西方軍隊創造出來,然後通過刊物或媒體傳播到其他國家,人家跟着用。這種聲音認為這些習慣一直下去,只會造成愈來愈多外文縮寫詞,卻沒有中國話。我覺得部分用語中國化也OK,但國際間通用如民航通訊之類則宜保持統一,始終不是政客各有各講,或者前後不一。今天Roger,明天Sorry sir。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