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模特兒到寵物暫托家長 張丹蕾:感受到毛孩的忠誠

副刊版 2021/03/03

分享:

近年不少人領養寵物,動物義工功勞不少。模特兒張丹蕾(Dana)5年前已成為慈善機構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寵物暫託家長,現更是前綫義工,見盡動物界的慘事及感人事。「你若曾是狗狗的主人,牠就會對你忠心,可惜很多人不懂得珍惜這份感情。」張丹蕾付出愛和關懷,為毛孩尋到可託付終生的家,就是Dana最溫暖的回報。

張丹蕾(Dana)現為JamCast旗下模特兒,倫敦藝術大學畢業,主修時裝設計,2018年曾成為Elle Girl,也為ViuTV拍過劇集《黑市》、《男排女將》等節目。Dana說自幼已喜歡小動物。「那時在英國唸書,放假回港會去狗場做義工,當時機構實在太多拯救回來的個案。但發現有一個問題:狗太多,義工人數負荷不到,某程度上只可照顧狗狗的日常生活,關於牠們的心理或其他訓練,相對沒那麼完善,尤其一些具攻擊性或者特別驚慌的狗,就沒有足夠人手去逐隻關心或處理。」

Dana說狗狗大部分時間困籠,若義工人數較多,能帶牠們外出散步,雖只有半小時牠們已相當開心。「其中一隻,因有行為問題估計已困籠逾3年,有時代入牠們想,做『浪浪』也許更有自由。」

Dana表示,寵物暫託家長也是貓/狗義工的一種,只是崗位有別。「動保每一個崗位都好重要,包括拯救、照顧、馴化訓練、領養等,環環緊扣而缺一不可。」作為寵物暫託家長,Dana的職責就是改善狗隻可能衍生的行為問題,例如經常感到驚慌,因此她要教牠們規矩,甚至花時間馴化,增加被領養的機會。「這點暫託中心較難做到,因要跟狗隻一起生活全天候照顧,或者患病的毛孩、仍要餵奶的初生貓狗、大肚媽媽等,都需食藥、打針、灌食、洗傷口等等。」

變身前綫動物義工:見證公屋繁殖場慘事

年半前,Dana再由暫託家長變成前綫的動物義工,見盡不少慘事和感人事。「有的貓被捕獸器夾至見骨,也有被車撞傷的。試過去過一個公屋的貓狗繁殖場,幾百呎有逾30多頭貓,衞生環境極惡劣,有的病至奄奄一息。求助人正是場主。因感到情況失控,就找動物義工來收拾殘局,還想要我們放低些錢。跟組織商量過後,交了一些錢就接走那些貓,有的已救不到,救到的再分派至不同的義工友人。所以買貓時,想想牠們的爸媽可能是長期被關籠的,為繁殖而生存,過着慘淡的生活。」

當然,也有深刻而感動的事,她說:「記得那時入狗場做義工,有隻好乖的四眼唐狗,原是畜養的門口狗,後來牠的主人搬家扔下了牠,但那狗依然傻傻的守候着原地等他們回來,一直靠鄰居給的菜頭菜尾過活。狗真的好忠心,你曾經是牠的主人,牠就跟着你,可惜很多人都不懂珍惜這份感情。」

另外,Dana說之前有兩隻小唐狗,餅印似的相依為命。「其中一隻像是生瘤,很虛弱,所以有人舉報。其後漁護處很快到來,身體有問題的一隻被他們捉了上車,另一隻原本可以逃走,但這個有情有義的小朋友,再驚人都好,二話不說也跳了上車,總之不會分離。最後兩隻被義工贖回,可惜患病的一隻都離開了。」

動物單純:因一餐溫飽而滿足

目前Dana有4頭貓託養在家,極耗心神地為牠們尋家,其中一頭小貓也滿有故事。「是我大概上年10月捉的,之後都很快找到領養人。可惜最近小貓診斷為FIP腹膜炎,此病從前是絕症,現在有藥可醫,但治療費極昂,且打針過程漫長(共計要打84針)。領養人經濟上不能負擔,故無奈放棄。當貓貓確診腹膜炎,很多醫生都會建議安樂死。但隻貓是我捉的,都有感情,那我不如接牠自己照顧。幸得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支持,包括昂貴的醫療費,所以現在可替貓打針,但也相當困身。」

Dana說當了寵物暫託家長後,人生觀也有一定的改變。「與其說我幫動物,其實牠們亦教曉了我很多東西。動物很單純,跟牠們相處,會拋下人類的自私、虛榮、名利。以前我都會追求名牌,接觸動物後,見到牠們為生存而努力,得到一餐溫飽而滿足,反觀我們,是否要珍惜所擁有的東西?」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梁靜詩

初出生的黑貓Dolly,第一日出生已被張丹蕾(Dana)託養在家,同胎的一頭被發現時已被車車斃。(被訪者提供)

這隻叫Clover的狗狗,以前曾患上嚴重皮膚病,但Dana仍對牠不離不棄,甚至不惜花龐大醫藥費也領養了。(被訪者提供)

Dana現職模特兒,曾為ViuTV拍劇。(被訪者提供)

Dana家中自養的老狗睎睎。(被訪者提供)

這頭花貓叫「肚臍妹」,由開眼的一刻已由Dana照顧。(被訪者提供)

家中的幾頭愛貓,雖是暫托,Dana也對牠們寵愛有加。(被訪者提供)

Dana在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狗場和貓舍當義工的情況。(被訪者提供)

Dana在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狗場和貓舍當義工的情況。(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