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聘請「遮遮」 為照顧患病愛犬

副刊版 2021/03/04

分享:

張敬軒的早餐post,前一陣子成為了城中熱話,他的家傭「遮遮」也忽然紅起來,更被軒仔封為早餐界KOL,就連她煲粥煲到爆煲,也成了大新聞。但張敬軒坦言,公開這些暗黑早餐的目的不為公審,只是希望為大家帶來歡樂,他說:「我覺得能夠逗大家開心是種福氣!」他更道出聘請姐姐的真正原因。

張敬軒自去年10月聘請了一名外傭「遮遮」之後,便開始在社交平台跟大家分享他的早餐周記,帖文記錄這位工人姐姐為他炮製的「健康清淡早餐」,為大家帶來不少話題,而自此軒仔走到街上,別人都會好奇問他吃了甚麼早餐,他表示得到大家的關心,感覺幸福無比呢!

無意公審姐姐

而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其實這個姐姐是請回來照顧我父母的,因為她懂得說國語,在台灣工作了20年。我一聽到台灣,心想食物很好吃,廚藝應該不錯吧!但原來她在台灣是照顧患病臥床的老人家,她第一天來上工我就開始吃白粥和麵包,吃了個多月,某一天我想我這樣吃下去生命會否有危險呢?然後我突然有天發現,今天又是腐乳,我究竟吃了多少天腐乳,我再吃這些發酵食品會否生cancer呢?由那天開始我就拍照post上網,告訴大家這是我今天的早餐,但整件事其實是尋開心,我不是要拿她來公審,我只是覺得很好笑,我覺得她很有趣。」軒仔還稱讚工人姐姐節儉慳家,會挑選價錢較經濟的食物:「有天她買了一堆牛角包和一堆鬆餅回來,那些鬆餅你由港島區拋到元朗也不會散,我不知道她從哪裏買回來。」

為患病愛犬請5工人

原來軒仔高峰期共有5個工人姐姐,他坦言,自己的起居很簡單,若非家中有寵物,他根本毋須聘請工人。只因為自已經常不在家,擔心寵物缺乏照顧,而最重要是因為大狗「細佬」患病,前年更病得嚴重,除了需要工人24小時輪流看守,更因為體重80多磅的細佬不能走路,每次出外看醫生時上、落車,需要4個人才能把牠抬起。軒仔說:「牠感到痛的時候會一直叫,我和兩、三個工人就輪流幫牠熱敷和抹身,然後牠突然間在家打一個乞嗤,就會整個客廳都是血,需要工人姐姐幫手處理,還要送牠到寵物醫院急救,但要4個人合力才能抬牠上車。」軒仔視細佬如兒子,為了牠,更特別買了一架七人車,還在內安裝了急救設備,但因為細佬年紀大,所以軒仔決定不為牠做任何積極的治療。

細佬去年離開之後,軒仔的另一隻愛犬「肥妹」亦患重病,肥妹屬哥基品種,患上了一種「DM」症,即等同人類的漸凍症。「牠現在不能走動,所以要兩個工人24小時照顧牠。有時你會覺得牠們很可憐,有病不懂得說出口,所以我跟爸爸媽媽都一樣,對小動物比對人還好。」

搞笑是表演者使命

這幾年大家都會發現軒仔不時走搞笑路綫,又扮女人又惡搞藝人,當中軒仔其實有個使命。「年輕的時候,你會較多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但近年我的想法轉變了,我覺得我是一個entertainer,我要令大家開心,無論我自己開心與不開心也好,又是那一句,我令到別人開心,別人開心我就開心,這就是我這幾年工作的心態。」而軒仔的早餐post出發點就是這樣,只為大家帶來多一點歡樂,當他看到留言說「笑死我了」、「我今天在公司其實也不太開心,但看完你的post我感覺好了很多」他就滿足,他說:「我覺得能夠逗大家開心其實是種福氣!」

---------------------------------

凡事有好有壞

香港人抗疫已經一年多了,娛樂事業受到重大影響,所有的宣傳活動甚至演唱會都要被迫取消,張敬軒慨歎過去一年實在艱難亦很漫長,縱然他是少數能夠舉行演唱會的歌手,可惜事後有職員及觀眾確診,令軒仔難以釋懷。軒仔表示演唱會期間每日的心情都很忐忑不安,更是他入行20年以來,狀態最差的一個演唱會,因為每晚都擔心致失眠,令他聲綫變得沙啞。但有一件事卻總算為他帶來點點安慰:「我走到後台遇到一位搭台的哥哥經過,他說張生多謝你,我問他甚麼意思,原來他已經在家坐了一整年,所以他的子女知道他有工開都很高興。」

疫情為軒仔帶來了遺憾,還有已經整整一年沒有跟父母見面,所有的節日都未能一同度過,因此他新一年的願望,只想疫情可以盡快過去,可以跟家人朋友好好聚一聚。但從另一角度看,又有否一些正面的信息?他說:「我覺得都頗多,如果不是這個疫情,我相信整個娛樂界大家不會找尋其他出路,你發現原來很多人烹飪很了得;如果不是這個疫情,我又不會有時間開到婚紗店,所以我想所有事情都會有好有壞。」

不排除有天轉行

開餐廳、會所,現在還經營婚紗店,張敬軒不斷在歌唱事業以外發展其他生意,有歌迷抱怨他把唱歌變成副業,對此軒仔有所解釋:「我自己不是這樣想,音樂上我這兩、三年的確放慢了腳步,是因為我突然間覺得我的工作沒有安全感。由小到大媽媽教我做人一定要好像杯水一樣,要懂得變,盛在甚麼容器你就是那個容器的形狀。如果有一天市場不再需要我,我就要為自己去找下一個章節。」軒仔更大爆他入行以來的一個習慣,原來他每天都看報紙求職版,他要知道自己的學歷及社會經驗,今時今日可以找一份甚麼工作,以及工作的收入能否養活自己。他說:「我可以去見marketing或者酒店大堂的副理,因為我很喜歡服務別人,我的朋友來到我家開party時,我從來都是waiter招呼他們,我的快樂是由別人的快樂而來,我見到別人開心我就開心。」

此外,軒仔認為自己也能升任Shop Display Manager一職,以婚紗店為例,店內所有傢俬及裝飾都是他一手一腳搜購回來,就連每件物件如何擺放都是他的主意。懂得未雨綢繆的他,表示入行前所考取的會計牌也沒有放下,以防有一天需要用到,軒仔說:「可能在這行太久了,我覺得很泡沫,你今日有不代表你明天擁有,反而自己真真正正拿在手的一門技藝才最實際。」

作者、責任編輯:梁靜詩

原來張敬軒每天都看報紙求職版為轉行鋪路,他入行前所考取的會計牌並沒有放下,以防有一天需要用到。(湯炳強攝)

軒仔不時在社交平台跟大家分享工人姐姐為他準備的「健康清淡早餐」。

軒仔去年開個唱期間,因為擔心疫情而導致失眠,更影響表演水準。

去年「遮遮」帶同麵包現身張敬軒演唱會。

大狗「細佬」去年4月因患病去世。

軒仔的哥基「肥妹」不幸患上了「DM」症,即等同人類的漸凍症。

軒仔認為自己能升任Shop Display Manager(店舖設計經理)一職,因為婚紗店內的傢俬及陳設全由他一手包辦。(湯炳強攝)

疫情嚴峻,因此軒仔父母已經一年沒有來港跟兒子見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